穆迪“评级大刀”挥向17家金融寡头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6月27日表示,个人客户存款持续外流不利于希腊银行业的信用评级。穆迪资深分析师Nondas
Nicolaides称,基于上周与希腊银行的讨论和公共资讯,穆迪预计,自2011年年初起,希腊银行业存款外流量约为8%。他指出,存款进一步外流给银行造成流动性风险,希腊银行减少其对欧洲央行回购融资的依赖将面临更多挑战。  Nicolaides表示,存款加速外流是希腊银行的主要风险之一,也是希腊和欧洲当局失控的一大问题。若短期内存款持续减少逾35%(略等同于银行系统的流动性资产和欧洲央行的融资量),将导致银行资金严重短缺。我们认为,希腊存款外流是出于对希腊主权债务违约的担忧。一旦希腊无法通过财政紧缩的计划,导致国际援助资金无法到位,甚至引发主权债务违约,希腊银行存款会进一步外流。而债务危机的缓解,会导致外流的存款回流希腊的银行系统。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2月16日将评级大刀挥向美国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巴克莱资本等17家大型金融或证券机构,称其评级存在调降风险,其中9家金融机构位于欧洲。
在穆迪的评估报告中,瑞银集团、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的评级可能被连降三级,高盛、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和花旗集团的评级可能掉两级。同日,穆迪还基于欧洲地区性主权债务危机的风险,调降了一些欧洲保险机构的评级。穆迪说,有99家金融机构的独立信用评级、109家金融机构的长期债务和存款评级、66家金融机构的短期评级,均被置于降级观察名单。穆迪在较早的信用状况记录中指出,许多全球借贷者正苦苦挣扎在恶化的政府融资、不确定的经济前景以及高涨的融资成本之间,情况不容乐观。
穆迪表示,市场导向是做出此次大范围评级调降或调降预告的唯一指标。目前资本市场正面临巨大挑战:融资状况更脆弱、债券息差持续扩大、监管负担增加及经营环境更困难。这一系列挑战,加上投资信心匮乏、内部关联性和风险透明度不够等金融机构固有的弱点,将大大降低这些金融机构远期盈利和实现增长的可能性。
彭博首席经济学家迈克尔麦克多尔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评级机构是基于欧洲债务危机的变化趋势,尤其是站在主权评级面,做出评级或评级预测的;如果预测进一步转化为实际降级则表明情况恶化。此外,欧洲央行最近启动的长期再融资操作也可能是银行业评级遭降的原因。
尽管降级行动在市场预计之内,但其仍可能会对银行长期的借贷成本和抵押标准等运营产生实质性影响。麦克多尔说:这将导致下行风险和不确定性的上升,尤其是对于那些最容易受到影响的银行来说,可能会被波及。而在银行内部来说,可能导致进一步的裁员行动,而今年以来宣布的裁员人数已达1.1万人次。
麦克多尔说,欧洲央行最近在欧洲范围内对银行系统推行长期再融资操作方案,希望防止流动性危机进一步恶化为更严重的主权危机,满足银行今年的再融资需求。然而,这种急救方案可能只会让银行承担更多的潜在风险,因为银行手中的债券有极高的违约风险。这一方案可能会令本来就问题不少的银行业雪上加霜,增加评级被调降的可能。
多数金融机构对穆迪的警告不予置评。花旗银行发言人乔恩达尔特说,花旗拥有强大的资本保障和资本结构,流动性和准备金均十分到位,并不存在被调降的实质风险。某香港证券公司金融分析师安托思表示,在今后两年内,这些大型银行可能都不会恢复元气。当前的经济形势对于任何一家想提高资本的银行来说,都非常困难。
另外两大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和惠誉会否跟随穆迪评级脚步备受关注。标普发言人理查德努南说,公司正在为全球银行业评估制定全新的标准,并将从11月开始按照新的标准进行评级。惠誉公司于2月13日开始对2011年第四季度全球大型银行进行评级工作。
点 评
穆迪对17家拥有国际业务的银行和证券公司评级进行重估,体现了主权债务危机与银行及金融机构危机的相互作用。当前,不仅欧元区银行,美国、英国各银行均持有大量的问题国家债券,欧债危机导致银行资产的质量出现问题。欧洲央行实行两轮再融资操作,表明银行业已紧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对银行实行监管,的确可以避免银行倒闭重组。然而,这种监管本身是对银行信誉的打击,对银行资产的安全构成影响。
从理想角度来说,评级机构应该起到预警性和先行性,要先于市场,解决市场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但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评级机构往往后知后觉市场的侦察兵反倒成了跟从者。三大评级机构在出现金融危机时都会对以往过分高估的评级进行修正,但往往矫枉过正。危机时期的低估必然对市场信心产生严重影响,在反映市场走向的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资本市场的动荡。

法兰克福6月25日 –
熟悉讨论情况的一名消息人士表示,欧洲央行周四维持希腊银行业者紧急融资限额不变,因德国央总裁持反对意见。

奥门新萄京 1

图中为50分欧元硬币。REUTERS/Dado Ruvic

一名知情消息人士表示,欧洲央行决策者连续第二日维持紧急融资上限不变。而在以前的许多周,该央行一直稳步提高这个上限。

奥门新萄京 ,希腊央行可能没有请求提高紧急融资上限,尽管希腊银行业的现金储备逐日萎缩。储户担心希腊走向违约,持续从银行取走资金。

如果未进一步提高紧急融资上限,希腊银行业还能坚持多久,目前尚不清楚。随着改革换资金谈判的时间所剩无几,这也增大了希腊政府的压力。

希腊银行业者表示,由于预期能达成协议,最近几日存款外流势头有所放缓,上周五预约取款的部份储户周一没有全数提走。

只要欧洲央行在必要时提高紧急流动性上限,希腊银行业者仍有符合条件的抵押品从该国央行得到紧急流动性。5月中旬,他们拥有约400亿欧元这样的抵押品。

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周四对使用紧急信贷救助希腊银行业者提出最为严厉的批评。他表示,这些银行不应继续买入希腊政府的短期债券。

魏德曼称,“欧元体系不应为希腊提供过渡性融资,即使预计其将来可能得到援助资金。”

他在法兰克福的记者会上表示,“当被市场拒之门外的银行买入同样境遇的主权债,向紧急流动性援助求助就会引发严重的货币融资担忧。”

本周稍早,爱尔兰和德国政界人士也表达了类似的担忧。

**慎重表态**

德国央行的反对虽很有份量,不过仍无法独自阻挠扩大对希腊银行业者的紧急流动性援助。目前这项援助规模约为890亿欧元。

希腊执政党–左翼激进联盟党已经拒绝了国际债权人的改革要求,称之为“勒索”,而此时避免债务违约和退出欧元区的危机谈判进入关键阶段。

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还身兼欧洲央行管委,该委员会每天进行电话沟通,讨论扩大紧急流动性援助。如果有三分之二的多数委员同意,则可能限制这种融资。

一位参加央行总裁会议的消息人士最近对表示,其他委员对这些紧急融资援助也有疑虑,不过他们一直小心翼翼不愿直言,不希望有人指责他们导致希腊财政崩溃。

现在情况可能发生了变化,一些国家通常都会追随德国央行的步伐。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