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所得税法二审维持3000元起征点不变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27日再次审议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草案维持一审时“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个人所得税免征额)起征点从2000元提高至3000元”的规定,同时将个人所得税第1级税率由5%修改为3%。  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洪虎在会上表示,考虑到草案的减除费用标准是在对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水平以及工薪所得纳税人占全部工薪收入人群比重进行测算基础上确定的,也考虑到这次减除费用标准的调整,要与已确定的推进个人所得税综合和分类相结合以及增加直接税比重等税制改革的要求相衔接,建议维持草案这一条的规定。  对于征集到的意见中多数网民要求再提高减除费用标准的意见,经分析认为其主要是希望进一步降低纳税人中中低收入人群的税负,建议结合适当调整税率结构予以解决。法律委经研究,建议将第1级税率由5%修改为3%,这样将加大对工薪所得纳税人中70%较低收入人群的减税力度,使其税负水平进一步降低。显然,起征点维持不变,有利于个人所得税的税收收入大幅增长,但这种对多数民意不予采纳的做法,不利于缓解社会矛盾。

6月30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决定,将个税起征点(减除费用标准)由二审稿的3000元调整为3500元,同时将超额累进第1级税率由5%修改为3%。  个人所得税的法案的修订终于尘埃落定,但长远税制改革成为业内关注焦点。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系统改革将成为方向,然而焦点问题在于如何更好实施这一税制改革是未来要解决的问题。  个税法案创中国立法民调之最  与4月份个税法修正案初次审议不同的是,初次审议案将起征点由2000元提高到了3000元,将现行工资、薪金所得适用的个税税率,由9级超额累进修改为7级超额累进,而1级税率即收入在3000元到4500元之间的纳税税率为5%。  时隔两个月的二审稿起征点原也定在3000元,在通过时再次提高500元,专家普遍判断,这与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个税法修改所做的大规模民意调查有关。  就在4月25日到5月25日,中国人大网全文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最终收集意见多达20余万条,创出了中国立法的民意调查之最。  不仅如此,2011年5月10日和20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还联合召开座谈会,还分别听取11位专家和16位来自不同地区、不同职业、不同收入群体具有一定代表性的社会公众对草案的意见。  从民众的意见反馈来看,主要集中在低收入人群对税负的顾虑,即希望起征点能继续调高。而专家则从系统思维的角度,支持近期修改法律的内容,并从中长期的角度提出了税制改革的建议。  全国人大财经委的专家此前曾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民调不会影响立法进程,但是参与投票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参考公众的这些意见。”显然,委员会参考了这些意见。  据了解,按照原来的草案,适用5%税率的纳税人占全部工薪所得纳税人的比重是70%,调整后,可以使工薪所得纳税人中的70%的人的税负进一步降低。  “新法修改彰显了民意。”一位网友如此评价。  税制改革成方向  全国人大法工委经济法室王翔表示:“本次减除费用标准的调整,除充分考虑到了城镇居民的人均消费支出水平以及纳税人占全部工薪所得的人群的比重,同时还照顾到了与税费改革的方向相一致。”  “我国税费改革的方向,一方面要促进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税负,另一方面要增加直接税在税种中的比重。”王翔说。  这意味着国家已经开始考虑推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而本次的个税法修正案则是在近期修改法律与长远税制改革之间做出的一种平衡。  对此,北京华税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刘天永告诉记者:“在系统改革一时难以实现的情况下,通过近期修法,可以让多数人更早受益,而确立长远税制改革的方向则能最终改变收入分配上的差别待遇。”  的确,在全国人大的本轮征求意见中,除了针对修正案本身的内容外,不少人还就家庭负担等其他内容提出了意见,指出家庭负担的个体差异是造成分配不公的重要因素。而这些意见,最终将等到全面修改个人所得税法的时候一并考虑。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朱大旗则指出,“家庭负担这一因素,只有在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中才能考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