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金利斌身后:包头小贷危机接力

编者按/
4月25日、5月9日,本报曾连续报道包头巨商金利斌自焚引发的包头民间金融地震。“不能非法集资、不要暴力收贷、不要大额放贷”曾被内蒙古金融办主任宋亮视为小贷公司经营底线。但包头商人金利斌的死正揭开小贷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单笔规模达到4000万元的小贷合同、3分利的非法吸储、地下小贷牌照流转仅需300万元等等。在监管缺位之下,小贷公司的非法吸储以及大额放贷的金融风险正在被放大。在肯定小贷公司丰富当地民间融资渠道的同时,金利斌揭开的包头小贷乱象给当地金融秩序的影响不容忽视。  包头商人金利斌自焚事件余波未平,其留下的12.397亿元巨额民间债务正牵扯出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  据一位接近公安系统的知情人士透露,涉及到金利斌债务的小额贷款公司(下称小贷公司)可能多达50家,不少小贷公司向金利斌放款的时间正是包头市惠龙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惠龙公司)资金链最为紧张的2010年下半年。  6月10日,《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数家小贷公司与其他债权人正准备联名通过法律途径来追回金利斌的借款。此前,这些小贷公司因为信任金利斌,放贷多以信用方式,金利斌自焚身亡后,贷款收回无望,又面临被吸储户逼债的困境。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其中一家小贷公司放给金利斌的贷款超过1000万元。由于害怕被股东和储户追债,此前一直未敢去公安机关报案登记,但如今在巨大的逼债压力之下,他们连度日都需要靠亲戚接济。  “找谁追讨,怎么追讨,我们正在跟律师商量。”该债权人告诉记者,他们正在汇总金利斌的借款证据,试图追讨自己的权益。  金利斌引发的包头市小贷危机仍在蔓延。  惊现单笔4000万元的小贷合同  据记者从前述知情人士处获得的一份隆兴小贷未盖章的借款合同蓝本显示,该公司至少与金利斌有过一次4000万元、一次2000万元的借款往来。作为全国首批小贷公司试点的省市之一,内蒙古在小贷公司的发展方面一直走在前列,截至今年第一季度,内蒙古已经拥有322家小贷公司,与浙江、江苏等经济发达省份分列全国前三。包头又是内蒙古民间金融最为活跃的城市之一,截至目前,包头市登记成立的小贷公司约60家。  高速发展的小贷公司背后风险随着金利斌的自焚开始显现。  最先浮出水面的是隆兴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隆兴小贷)与金利斌的巨额债务往来。  据记者从前述知情人士处获得的一份隆兴小贷未盖章的借款合同蓝本显示,该公司至少与金利斌有过一次4000万元、一次2000万元的借款往来。  记者在该合同蓝本中看到了包括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固定资产借款合同、保证合同、抵押合同、质押合同等几项主要内容。其中流动资金贷款借款合同中明确表明,借款人为内蒙古福禾豆业有限责任公司(金利斌的主要资产,下称福禾豆业),贷款人为隆兴小贷。  这一合同中确定的抵押信息记者从国土资源部网站上4月15日的公开信息得到了证实。国土资源部网站上的公开信息显示,福禾豆业在2011年1月27日至4月26日间,将位于土默特右旗沟门镇沙兵崖村110国道南侧的20.177公顷土地抵押给隆兴小贷。抵押金额为4000万元,该地块的评估价格为9207.88万元。  隆兴小贷以上单笔合同高达4000万元,而按照银监会《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相关规定,同一借款人的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小额贷款公司资本净额的5%。在此标准内,可以参考小额贷款公司所在地经济状况和人均GDP水平,制定最高贷款额度限制。  目前,一般省市设立的最高贷款额度“不得跨越200万元”。商务部国际经济技术交流中心扶贫处处长白澄宇告诉记者。  包头市工商局企业注册信息显示,隆兴小贷的法人为杨月明,注册资本金为1亿元,公司所在地为包头市钢铁大街33号。显然,隆兴小贷轻松将有关放款额度规定跨越。

摘要:
金利斌疯狂借贷的同时,也带动了一大批借贷人的疯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用自己的房产、汽车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再借贷给金利斌。而有银行职员更借职务之便,高息吸储再转手借贷给金利斌,只是为了获得高额的利息收入包头巨商不堪12亿高利贷自焚
1债主闻讯猝死4月13日,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自焚身亡。然而,随着这个在包头商界举足轻重、民间传说资产高达40亿元的商人的身亡,其身后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浮出水面,包括商业银行、农信社、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多或少地牵涉其中,金利斌的倒下,在民间金融活跃的包头引发了一场金融余震。传月还利息两亿54岁的于成飞(化名)得知金利斌死亡消息时正在吃饭,闻讯后一口饭喷出,心脏病发,家人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凌晨去世。他是上千名为金利斌和惠龙集团融资的民间借贷人之一。金利斌的突然身亡,让众多债权人和股东措手不及,巨大的恐慌开始在人群中蔓延。据相关媒体报道,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14亿多元。当初,债权人凭借对金利斌的信任,借出了高额贷款,也获得了不菲的利息回报:借贷1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每月2分利;借贷1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每月3分利。这显然比存在银行里的利息高出数倍。于是包头民间向金利斌贷款的人越来越多,从公务员、餐馆老板、教师,再到超市里卖菜卖馒头的,从数百万元到几万元不等,金利斌的民间借贷几乎囊括了包头市各个阶层。几千万上亿元的借款者,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并不罕见。“惠龙这几年来实际上平均每年高息融资都在两三个亿,每天需支付的利息就得500万元。”对惠龙集团颇为了解的包头市工商联副主席马为民说。而坊间传闻,金利斌每月偿还的利息甚至高达两亿元。一银行职员藏匿金利斌疯狂借贷的同时,也带动了一大批借贷人的疯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用自己的房产、汽车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再借贷给金利斌。而有银行职员更借职务之便,高息吸储再转手借贷给金利斌,只是为了获得高额的利息收入。据知情人士透露,一笔500万元的贷款来源于当地某农村信用社的一位职员。“她以每月1分2的利息吸纳了近千万元的存款,再以3分利贷给金利斌。”在得知金利斌身亡后不久,该职员意识到借给金利斌的钱收回无望,在被众多借贷人上门要债之时,她选择了藏匿。典当行否认借贷包头的民间借贷十分兴盛,当地盛传有不少典当行也是惠龙的大债权人。在金利斌死后的两个多星期内,出于恐慌,包头市各大典当行遭遇较为集中的兑付。一位债权人透露,位于包头市东河区的包头时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曾向金利斌借贷了一笔6000万元的资金,以及担保了一笔7000万元的资金。5月4日,该公司副总经理赵艳茹对这两笔款项予以了否认,她承认公司有一位债权人借给了金利斌6000万元,但强调其是个人行为。

包头巨商自焚引发金融余震  其身后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浮出水面  4月13日,包头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自焚身亡。然而,随着这个在包头商界举足轻重、民间传说资产高达40亿元的商人的身亡,其身后高达12.37亿元的巨额民间债务浮出水面,包括商业银行、农信社、典当行、担保公司等多家金融机构或多或少地牵涉其中,金利斌的倒下,在民间金融活跃的包头引发了一场金融余震。  传月还利息两亿  54岁的于成飞(化名)得知金利斌死亡消息时正在吃饭,闻讯后一口饭喷出,心脏病发,家人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凌晨去世。他是上千名为金利斌和惠龙集团融资的民间借贷人之一。金利斌的突然身亡,让众多债权人和股东措手不及,巨大的恐慌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据相关媒体报道,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14亿多元。当初,债权人凭借对金利斌的信任,借出了高额贷款,也获得了不菲的利息回报:借贷10万元以下的债权人每月2分利;借贷10万元以上的债权人每月3分利。这显然比存在银行里的利息高出数倍。  于是包头民间向金利斌贷款的人越来越多,从公务员、餐馆老板、教师,再到超市里卖菜卖馒头的,从数百万元到几万元不等,金利斌的民间借贷几乎囊括了包头市各个阶层。几千万上亿元的借款者,在金利斌众多的债权人中并不罕见。  “惠龙这几年来实际上平均每年高息融资都在两三个亿,每天需支付的利息就得500万元。”对惠龙集团颇为了解的包头市工商联副主席马为民说。而坊间传闻,金利斌每月偿还的利息甚至高达两亿元。  一银行职员藏匿  金利斌疯狂借贷的同时,也带动了一大批借贷人的疯狂。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用自己的房产、汽车作抵押,向银行贷款,再借贷给金利斌。而有银行职员更借职务之便,高息吸储再转手借贷给金利斌,只是为了获得高额的利息收入。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笔500万元的贷款来源于当地某农村信用社的一位职员。“她以每月1分2的利息吸纳了近千万元的存款,再以3分利贷给金利斌。”在得知金利斌身亡后不久,该职员意识到借给金利斌的钱收回无望,在被众多借贷人上门要债之时,她选择了藏匿。  典当行否认借贷  包头的民间借贷十分兴盛,当地盛传有不少典当行也是惠龙的大债权人。在金利斌死后的两个多星期内,出于恐慌,包头市各大典当行遭遇较为集中的兑付。  一位债权人透露,位于包头市东河区的包头时代典当有限责任公司曾向金利斌借贷了一笔6000万元的资金,以及担保了一笔7000万元的资金。  5月4日,该公司副总经理赵艳茹对这两笔款项予以了否认,她承认公司有一位债权人借给了金利斌6000万元,但强调其是个人行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