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地指标的巨大缺口仍在于地方的不合理使用

在国土部日前派出调研组在各地经过实地调研后,国土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9日表示,调研结果表明,在“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发展愿望强烈,各地均出现用地需求高涨的态势,土地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各地国土资源管理方面出现了苗头性、倾向性问题。“31个省(区、市)全年用地需求总计达到1616万亩,远远大于年度计划指标670万亩。”董祚继说,调研组调查发现,31个省(区、市)都反映计划指标不足,多数反映下达指标只能满足需求的1/3。  目前的数据显示,有8个省份今年的用地缺口超过40万亩,像新疆用地需求预计将达120万亩以上,是2010年的近2倍,是2009年的近4倍。董祚继透露,许多地方一方面反映指标不足,另一方面又大量存在批而未供、供而未用、粗放滥用的现象。  他表示,一些地方把有限的指标主要用在保本级建设和保GDP增长上,没有保障基础设施、民生工程和救灾重建,不仅扩大了用地需求,而且增加了重点项目和农村建设违法用地;另外一些省份把指标全部或大部分留在省里,表面看可以统筹使用,却降低了市县节约使用指标的能动性,加剧了指标紧张和与基层的矛盾。

摘要:在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纲看来,现行国土管理的症结在于,地方政府层面只有国土部门才对用地指标负责
一方是中央力保的18亿亩耕地红线,另一方是地方经济发展冲动催生的庞大用地需求,二者之间的矛盾越来越难以调和。而地方国土部门作为用地指标的主要负…

近年来,一些地方在城市建设中出现“摊大饼”现象,“新城”变“鬼城”引起社会关注。昨日上午,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表示,除中心城区…

      
在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纲看来,现行国土管理的症结在于,地方政府层面只有国土部门才对用地指标负责

近年来,一些地方在城市建设中出现“摊大饼”现象,“新城”变“鬼城”引起社会关注。昨日上午,国土资源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表示,除中心城区功能过度叠加、人口密度过高或规避自然灾害等原因外,不得设立城市新区。

      
一方是中央力保的18亿亩耕地红线,另一方是地方经济发展冲动催生的庞大用地需求,二者之间的矛盾越来越难以调和。而地方国土部门作为用地指标的主要负责者,已经成为这种矛盾的集聚地。

“不符合规划 不予以批准”

      
上周末,一年一度的全国国土资源厅局长座谈会举行。此次会上,地方除了照例诉苦“缺地”之外,也对现行国土管理制度中的权责安排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昨日,国土资源部就近期下发的《关于推进土地节约集约利用的指导意见》举行通气会。国土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在会上表示,将严格管控城市新区用地。

       国土部:

董祚继表示,目前城市新区扩张问题较普遍,也比较严重。“去年我们进行了全面的摸底调查,发现全国391个城市的新区规划人均城市建设用地197平方米,已建成区人均城市建设用地达到161平方米,这远超过人均100平方米的国家标准。”

       地方用地“胃口”难以全满足

他表示,今后确需设立城市新区的,必须以人口密度、用地产出强度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为基准,以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为前提。“我们会在严格掌握标准的前提下予以规范和支持。但是第一必须符合国家标准,第二必须符合土地规划和城市规划。”

       作为“十二五”的开局之年,地方投资的热情更加高涨。

董祚继介绍,去年以来国土部配合发改委等部门,研究了《城市新区设立审核办法》。这意味着今后新区的设定一定要符合规划,凡是不符合的一定不予以批准。

      
广西壮族自治区国土厅厅长肖建刚称,过去十几年未修过一寸铁路,从前年开始,全区在建24条铁路,修了26条公路,还有港口、码头、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建设。每条铁路,都是上万亩的用地,因此,用地矛盾非常突出。而广西的发展现在仍是投资拉动型,2009年投资5000亿元,2010年7000亿元,2011年10200亿元,平均每年增加2000亿元到3000亿元。大量投资,需要大量用地、用海。

而国土资源部门将按照该《办法》,制定新区用地扩张与旧城改造相挂钩的方案,促进新旧城区联动发展。

      
来自国土部的最新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安排新增建设用地总量670万亩,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75万亩。这种规模已是近年来的高峰,但似乎仍难以满足地方的实际用地胃口。

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说,比如县市级别的地方新区建设由地方批准,不需要报到中央来批。“这个意见会对未来地方有约束,但是恐怕难以有效遏制城市建设的‘跨越式发展’。”

      
今年两会期间,国土部31个调研组对全国31个省(区、市)179个县(市)进行实地调研发现:“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发展愿望强烈,势头强劲,土地供需矛盾日益突出。

陈国强认为,一些地方有“发展冲动”和“攀比心理”加之规划缺少延续性,甚至部分地方通过多种灵活的做法如分片区实施绕开监管,因而对新城开发的事后的监管与督查同样重要。

      
调研显示,31个省(区、市)全年用地需求总计达到1616万亩,远远大于年度计划指标。调研组调查发现,31个省(区、市)都反映计划指标不足,多数反映下达指标只能满足需求的1/3。

建设用地安排将考量“供地率”

      
但并非所有需求都能被满足。在此次厅局长座谈会上,国土部规划司司长董祚继表示,近年来国家已逐年增加了建设用地计划指标,但继续增加计划指标的难度已非常大。一些地方土地开发强度已经达到20%~30%甚至更高,如果继续扩大建设用地,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不允许。

近年来,一些地方出现“批而未征、征而未供、供而未用”的现象。董祚继透露,针对这些现象,国土部门将制定促进土地有效利用的政策。

      
今年早些时候,国家土地副总督察甘藏春也已强调,中国按需保证供应建设用地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未来的现代化建设,我们土地的供应只会是日趋紧张,不会缓解,这个紧张过程一直伴随着中国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全过程。

据董祚继介绍,国土部门会将实际供地率作为安排新增建设用地计划和城镇批次用地规模的重要依据,“对近五年平均供地率小于60%的市、县,除国家重点项目和民生保障项目外,暂停安排新增用地指标,促进建设用地以盘活存量为主。”

       地方国土部门的“夹板气”

与此同时,国土部门将严格执行依法收回闲置土地或征收土地闲置费的规定,加快闲置土地的认定、公示和处置。

      
在现行的管理体制下,地方国土部门一方面要垂直接受国土部的领导,同时又要为地方政府服务,地方国土部门夹在中间很难做。

此外,董祚继表示将逐步减少新增建设用地计划和供应。“东部地区特别是优化开发的三大城市群地区要以盘活存量为主,率先压减新增建设用地规模。”

      
“土地上出了事儿,就全是国土部门的问题吗?”在此次厅局长会议上,黑龙江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孙纲尖锐发问。他坦言,这些年,中央对地方用地指标的管理,基本是失控的状态。而这种局面,由国土部门一家来承担责任,实在勉为其难。

据董祚继介绍,北京市正在进行的城市规划修编中提出了“减量”规划的新思路,而深圳等城市近年来早已以存量用地为主,划定了生态保护红线。

      
“现实的情形是,地方政府有了项目,就跟国土部门要地,用地有保障,国土部门就干得好,用地无保障,国土部门就要挨批。地方在贯彻年度计划时是拿着项目要计划,而不是按照计划上项目,这就把国土部门置于极其被动的境地。”孙纲说。

那么在新增建设用地减少,将对楼市住房供应产生何种影响?对此,中国房地产学会副会长陈国强认为,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之下,可以调整不同功能用地的比例。“如提高住宅用地比例,或者在既有的用地规模下,提高容积率,可提供的房子就增加了。”新京报讯

      
在孙纲看来,目前的症结在于,地方政府层面只有国土部门才对用地指标负责。因此他呼吁建立“共同责任机制”,最关键的是要想出足够的手段引起地方党委政府的重视。

责任编辑:刘菁

       此外,正在进行中的地方换届也引发对违规用地现象抬头的忧虑。

      
国土部副部长汪民4月份即公开表示,由于追求“十二五”开门红这种倾向和换届效应,一批项目,包括重大基础设施、战略性新兴产业、社会民生、现代服务业等项目将在2011年全面布局、集中开工,个别地方“零约谈、零问责”的工作目标难以保持,2011年土地违法反弹风险加大,形势不容乐观。

      
此次厅局长座谈会上这种担忧依然没有消除。厦门市国土局副局长王耀辉表示,这次领导班子换届了,新一任领导是不是具有依法依规用地的思路,恐怕是地方土地管理工作能不能搞好的关键。

      
国家土地督察上海局局长高向军也表示:“对新任政府主管领导恐怕得加强土地管理相关政策法规的培训才行!”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