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料:铝价走高 铝门企业面临成本压力

工信部副部长苏波日前在参加某行业内部会议时透露,因电解铝产能已经过剩,国家发改委将会同8个部门近期下发通知,对拟建当中的电解铝产能一律叫停。据透露,为了保证该政策的顺利实施,文件下发后国务院还将派检查组进行督办。如果这一通知得以实施,将停建的项目包括:陕西有色榆林新材拟建60万吨,新疆信发拟建40万吨,宁夏锦宁拟建40万吨,中电投青铜峡拟建22万吨,中电投黄河上游拟建17万吨,邹平高新拟建40万吨,东兴铝业拟建20万吨,霍煤鸿俊拟建35万吨,中铝广西拟建25万吨。  实际上,这并不是国家首次叫停电解铝项目建设。此前的2009年,国务院颁布实施的《有色金属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明确提出,要严格执行国家产业政策,今后3年内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改扩建电解铝项目。但分析人士指出,在需求拉动和地方政绩冲动两个因素下,电解铝项目投资扩张冲动根本没有得到有效控制。  一方面,国内铝需求涨幅平均每年15%,去年更是达到了20%,此外中国铝系列产品也由“净进口国”转为了“净出口国”,而电解铝也在2010年4月份开始净出口。两方面因素影响造成了价格的上涨,对未来利润转好的预期强烈,驱使较多资金流入电解铝行业。另一方面,各地政府的政绩冲动也同时加速了电解铝行业的扩张。知情人士说,目前国内电解铝新建或者扩建的名目较多,多借助新材料、下游加工、技改等名义进行电解铝生产,逃避了国家限制电解铝过剩产能过快扩张的约束。如果上述叫停政策落实,将会对电解铝领域产生不小的冲击。

继水泥业产能过剩被叫停之后,同样产能过剩的电解铝项目,近日也被国家有关部门叫停。

年年喊控制,年年上台阶——这正是近年电解铝行业产能控制陷入的尴尬局面。

拟建项目被叫停

“从政策层面来看,这回上面是动真格的了。”河南一家电解铝企业老总感叹。但他进而评论:“可是这一轮控下来,恐怕依然没多大效果。”

近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八部委联合叫停拟建的电解铝项目,相关通知即将下发。

自2005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就已明确表示要控制电解铝的新增产能。彼时全国电解铝产能刚超过1000万吨。2009年,国家发改委再度重申:三年内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改扩建电解铝项目。然而,电解铝产能又越“控”越多,至2010年已突破2000万吨。

据悉,此消息是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在一次行业内部会议上透露的,这一通知将导致高达700多亿元的电解铝拟建项目流产。

今年4月中旬以来,工信部等九部委紧急叫停电解铝拟建项目,同时取消地方对电解铝行业的优惠政策。表面看起来,这一政策成为迄今为止抑制电解铝产能最严厉的政策。但笔者获知,在控制各省及自治区电解铝产能的名单里,被业内认为未来几年电解铝产能将迅猛扩张的新疆,却未在明确限制之列,这给新一轮产能限制的实际效果打上了大问号。

早在2009年,《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的通知将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多晶硅、风电设备列为六大产能过剩行业,要求在2009至2011年不再核准新建、改扩建电解铝项目。

风雨欲来

电解铝产能过剩的主要原因是:现有电解铝企业分散、规模小,国内铝土资源保障程度不足,原料价格上涨,加之节能减排政策的强势推出,最终导致国内电解铝产能过剩。

电解铝行业过快增长,挑战着国内能源、环境、基础原材料的承受能力;带来的激烈竞争亦令企业叫苦连天。今年,国内电解铝价格再度徘徊在成本线附近,一些电解铝厂亏损经营。

“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与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由于电解铝直接与地方政府的GDP有重要的关系,所以地方政府比较热衷电解铝项目的投资。”北京卓创资讯有限公司电解铝行业分析师郭峰12日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2011年4月初,工信部副部长苏波在参加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时,率先透露了即将严控的消息,“我们正在草拟一份全面叫停电解铝项目的方案”。

据统计,2011年全国拟规划建设的电解铝项目达44个,合计产能超过2000万吨,金额超过700亿元人民币。目前国内拟建的电解铝项目主要集中于西部地区,尤其是像甘肃、新疆、内蒙古等电力成本较低省份的电解铝项目占全国电解铝项目的51%。

消息放出,业内普遍持观望态度。广西一铝厂负责人表示,对政策能否执行到位没有信心。他“根据以往经验”认为,最终很可能是折衷,即拟建项目不能都上,建成预期的一半。

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我国电解铝产量为1565万吨,但全行业产能为2100万吨。2011年我国电解铝产能将达到2460.2万吨,较2010年增长17.8%。

随后,工信部、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下发了一个紧急通知,强调严格控制拟建电解铝项目。《通知》指出,自下发之日起,各地要立即叫停拟建电解铝项目,坚决制止任何扩大产能的新建项目的违规审批;同时强调,各地一律不得违反法律法规和产业政策进行各类招商引资,要认真清理对拟建电解铝项目自行出台的土地、税收、电价等优惠政策。

郭峰表示,“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利润相应也受到挤压,比如,电解铝成本在16000元/吨,利润只有200元/吨。”

据工信部统计,目前全国拟建电解铝项目23个,总规模774万吨,总投资770亿元。到2010年底,全国电解铝产能2300万吨,实际产量1560万吨,设备利用率仅70%。而2010年1-11月铝冶炼行业利润104.41亿元,销售利润率仅3.59%,远低于工业行业平均水平。

关键在于叫停的执行力度

工信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在接受笔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这次之所以拿电解铝行业开刀,一方面是迫于节能减排压力,高能耗的电解铝行业自然在控制之列。另一方面是由于国内缺电矛盾日益突出。“既要保证经济增长,又要保稳定,以有限的资源发展经济,就只能控制电解铝的投资了。”

“电解铝行业的大量上马已经造成社会上的电解铝大量闲置,企业自身利润日益减少。”河南省某电解铝企业的相关人士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业内知情人士透露,对电解铝严格限产的问题,“是由张德江副总理亲自向温家宝总理汇报,并最终敲定的”。

本报记者了解到,由于节后需求旺季的来临,电解铝价格开始回暖,年后像河南、广西等省份已经重启以前减产的产能,因为“节后的铝价格高位徘徊会使电解铝厂有一定的利润空间。”

一位接近工信部人士告诉笔者,这次政策的强硬在于,要限制的770多万吨拟建产能指标已被分解到了各省,“工信部、发改委手中实际上掌握着一份不公开的内部名单,对各个省规划的项目作了点名,明确了这个项目能上,那个项目不能上”。

但是节后电解铝厂陆续恢复减产产能却又造成了电解铝行业的产能过剩,电解铝市场重新走向失衡。

从2009年开始,国家发改委就明确表示,三年内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改扩建电解铝项目,但各地基于地方利益驱动,以新材料、下游加工等各种名目设立电解铝厂,电解铝越“控”越多。“以前上面对各种巧立名目的项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点名。但这次限制明确了项目名单,地方想要钻空子、假立名目建电解铝项目几乎不大可能了。”前述人士称。

“因为资源和成本优势,电解铝企业纷纷在西部设厂,比如,在西部一度电大约2毛,而在东部沿海城市一度电大约5毛,甚至更高。”郭峰认为。电价等成本高企是影响企业业绩的重要因素,电力成本占到电解铝生产成本近40%。

尽管有关部委准备“严查死守”,但这一政策仍比最初的设想缩水。据参与政策制定的一位有色协会铝部人士透露,新政出台前,最初拟定的基调是“叫停”拟建产能,“清理”在建产能,但在制定过程中发现,对在建产能的清理很难实现,只好放弃。

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表示,铝业高速扩张带来的产能、产量持续过剩的压力不容忽视,一吨电解铝用电一万度左右,随着环境压力逐渐突出,作为耗能大户,电解铝必然是节能减排工作的重点。

而被放过的这部分所谓“在建产能”,据中粮期货研究员梁丽娟估计,约300万吨,涉及陕西有色榆林新材料、新疆信发、宁夏锦宁铝镁新材料、中电投、邹平高新铝电公司、甘肃东兴铝业、霍煤鸿俊、中铝广西等八家公司。“这些产能不在国家叫停的拟建产能之列,属于在建产能,预计今年有一半会变为实际产能。”她说。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今年电解铝的在建产能会超过这一数字,达到五六百万吨。

分析人士指出,政府叫停700亿元的电解铝项目一方面将会缓解电解铝的产能过剩,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落后产能淘汰和节能减排的要求,最终可能使电解铝价格上行。

前述接近工信部的人士称,从限制拟建产能的名单上看,“比较成型的、地方政府已经批的项目都没有包括在内,所以实际被限制的只是那些仅停留在意向阶段、不成型的项目。此外,中铝的部分拟建项目也受到影响”。

郭峰认为,“国家八部委联合叫停拟建电解铝项目的关键在于后期的执行力度,如果执行到位,加之对电解铝的需求是刚需,预计在此文件公布后2到3个月内,铝价走高的态势会初步显现。”

新疆“隐忧”

受700多亿元的电解铝拟投资项目流产消息刺激,近日,焦作万方、云铝股份等电解铝板块上涨。

新疆,是下一阶段电解铝产能发展最引人关注的地区。新疆被业内认为会在未来几年掀起电解铝建设高潮,这次没有出现在此次限制产能的内部名单之列,很出人意料。

相关链接:

“新疆的产能规划非常疯狂,目前在规划的就有上千万吨。”多名接受笔者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表示。目前在新疆的电解铝产能规划中,仅东方希望集团一家就已计划建设超过300万吨的电解铝项目,其中80万吨在建。河南神火集团也有100多万吨的规划;中铝也与当地政府签署了战略协议,产能规划上百万吨。此外,湖南双排铝厂、山东茌平信发铝业集团、中电投等企业亦纷纷在这里布局。如果这些产能规划全部实现,新疆的电解铝产能很可能迅速突破1000万吨大关。

对门业影响

电解铝未来的竞争集中在上游电力价格,而新疆的主要优势是丰富而便宜的能源。梁丽娟说,在新疆,煤炭成本非常低,风电也颇具优势,但这部分电力在当地用不完,又没法传输到内地。所以,在新疆规划建设电解铝的主要目的,就是把目前白白被释放掉的电储存到电解铝里。

受700多亿元的电解铝拟投资项目流产消息的刺激,国内铝价都表现出了回暖趋势,“作为以铝为主要原料的铝合金门窗企业来说,这无疑是一大打击”飞宇门窗老总在接受九正建材网小编采访时表示,铝价的上涨给本来就处于成本压力的铝门企业发展带来更大困难。

新疆地方也把电解铝产业的发展视为带动区域经济,拉动就业、GDP和税收的重要一环。当地普遍实行“煤电铝”联动的模式,即利用煤炭资源优势建成自备电厂,再建电解铝厂。

随着铝价的上涨,铝合金门窗产品也将会跟着上涨,“企业不可能全部转嫁原材料上涨的成本压力,以铝门为主的生产型企业经营将变得更加困难。”飞宇门窗相关负责人表示。

熟悉情况的业内人士告诉笔者,“新疆经济要发展”是当地政府和发改委等部门交涉的重要筹码。“发改委对新疆四家公司的拟建或在建项目亮了绿灯,包括山东茌平信发、河南神火集团、湖南双排铝厂、东方希望集团,每家各80万吨。”不过,四家企业能否继续扩张产能尚不确定。

上述人士透露,除了有低成本的煤炭优势,这四家企业将联手在昌吉自治州的准东煤田五彩湾矿区建设煤电铝一体化基地。几家集聚的优势在于——如果各家自备电厂的电走国家电网,上网费很贵,加上运输成本高,会抵消新疆的资源优势。“所以它们希望这些自备电厂能够连起来,形成一个脱大网运行的小电网。如此一来,电力成本大大降低,约合0.1元。”而内地铝厂的电力成本通常在每度0.4元或0.5元以上。

由于成本低,这些电解铝厂一旦建成,会对内地相对高成本的铝厂带来很大冲击。“电解铝产能向能源有明显优势的新疆等地转移,长远而言其实符合行业布局变迁规律。但国家政策的落脚点还在于要控制发展节奏,不要一哄而上,要结合当前国内市场消费能力的增长而同步发展。”五矿有色一位分析人员向笔者表示。

同时,多位行业内人士也对在新疆可能引发的环境问题表现出担忧。电解铝厂主要涉及氟的排放,建火电厂又涉及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的排放。“在一个小区域搞这么高产能的集中建设,环保究竟能不能达标?会不会影响当地居民的饮用水?”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贸易人士质疑。

据新疆当地媒体报道,新疆自治区托克逊县曾因环保因素否决过三个大型电解铝项目。

2010年,有三家投资在200亿元以上的企业前来洽谈投资电解铝,但这些项目属重金属高污染型,不仅会对地下水产生严重污染,每年耗水还高达4000万立方米。虽然三家企业一旦落户会给托克逊县带来每年20亿元税收,县委县政府商议后予以否决。

由于最富野心发展电解铝的新疆并没有在严控名单之列,业内普遍认为,此次调控的影响力比较有限。“新政的最大作用是令地方和中央达成了某种共识,暂时控制一下发展节奏。但总体而言,电解铝产能增长的趋势仍不可避免。”前述五矿有色人士分析称。

梁丽娟认则认为,“接下来最关键的还是要看电解铝主产区河南和山东限电的情况——一旦限电现象严重,供应面在瞬间出现实质的短缺,就可能对价格上涨产生支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