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电电力拟斥资51.95亿元投11个风电项目

风电发展在日本核泄露危机的影响下格外的火爆,只要具备一定基础的地方都在纷纷出台野心勃勃的风电发展计划,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审批乱象。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一位权威人士表示,“目前,在各地上报的总装机容量6000万千瓦左右的在建和规划风电项目中,只有少数项目经过国家统一审批,这些项目的装机容量只占总装机容量的近10%。”由于缺乏与电网协调发展的规划,地方政府审批的很多风电场不时出现风机闲置现象。  不仅如此,据国内最大的风电场运营商国电龙源集团一位人士透露:“地方政府审批风电项目的随意性,产生了一批这样企业。他们拿到项目后,往往转手以高价转让,最后导致真正想投资开发项目的企业付出更高的价钱。”对此,上述权威人士透露,国家能源局正在研究制定有关规范风电项目审批制度的管理办法。该办法首次提出,地方政府在核准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风电项目之前,须拿到国家能源局的复函,否则不予通过。该办法最快将于上半年出台。  此前,根据规定,投资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风电项目须在国家发改委备案后,由地方政府核准审批。为规避这一规定,一些风电场投资商纷纷将所投项目拆分成若干个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项目,便于通过地方政府核准审批以尽快上马,从而形成了“4.95万千瓦现象”。分析人士指出,这一政策有望为目前发展速度过快的风电行业“降温”。

在国家能源局大力整顿规范小规模风电项目时,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却宣称公司拟发行可转债募集资金投资11个装机容量均为4.95万千瓦的风电项目,使得“4.95现象”再度被推向风口浪尖。国电电力公告称,公司拟募集不超过55亿元,用于投资四川大渡河大岗山水电站等16个水电和风电项目,其中11个风电项目总投资51.95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38.90亿元。11个项目均属装机容量为4.95万千瓦的风电项目。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规模风机脱网事故风波未平,国内风电行业或将再遭一记重棒。据媒体报道,国家能源局计划在近期出台有关规范风电项目审批制度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收紧各地方风电项目审批权,严格把关新风电项目。  尽管业内人士预测在风电送出和消纳问题的制约下,国内风电将经历一场“倒春寒”,但风电开发商们似乎并不惧寒,正寻机异地扩张。  风电“被降温”  近日,国电内蒙古能源有限公司派出了一路专业人员,由内蒙古赶赴各地。他们的任务是,物色各地已通过审批核准的风电场、搜集风电场转让信息、并接洽并购事宜。  内蒙古坐拥全国风电资源50%、并欲打造中国“风电三峡”,本区域企业为何舍近求远?上述内蒙古新能源企业相关负责人张力对记者表示,为尽快签署新的风电开发协议,“舍近求远”实属无奈。  “内蒙古部分地区入网容量已经饱和,电量送出愈加困难。”在张力看来,目前新的风电项目建设政策尚不明朗,形势严峻。据介绍,进入2011年,内蒙古自治区已经暂停发放风电项目路条。没有了“通行证”,企业的新风电项目开发的冲动或将被
“扼杀在摇篮中”。  据电监会发布的《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显示,截至2010
年6
月底,内蒙古并网风电装机容量居全国各省份之首,而未收购风电电量也是最多,占全国总未收购电量75.68%。  号称“风电之都”的甘肃,同样也面临着风电送出和消纳问题的困境。据了解,根据规划2011年甘肃新开工的风电建设项目较少,主要是甘肃省已核准的少量新项目,  地方收紧的同时,国家层面也开始严控。据了解,即将出台的办法提出,地方政府在核准5万千瓦以下风电项目之前,须拿到国家能源局的复函,否则不予通过。而根据中国现行风电项目审批制度,5万千瓦及以上规模的风电项目需要国家发改委审批,5万千瓦以下项目则由地方政府自行审批。  企业“曲线”扩张  尽管从国家到地方纷纷开始泼冷水,却难以浇灭企业风电场开发的热情。  “目前风电项目审批工作流程相对简单,核准进度较快,建设周期相对较短,而电网接入系统在项目审查、方案确定及工程建设方面相对复杂,因此风电场建设与接入系统工程难免步调不一。”在张力看来,受到目前风电送出和消纳问题的制约,国家和地方政府纷纷开始在新风电项目审批上做文章,风电开发速度或将暂时被降温,而企业也只好为加快资源储备“另谋出路”。  “面对严峻的形势,既要看到问题,更要抢抓机遇。”张力表示,尽管目前受并网瓶颈制约,但是一旦问题得到解决,风电将迎来新一轮爆发式的增长,因此企业也是枕戈待旦,一方面应把握时机增加风资源储备,做好前期准备以待时机成熟时迅速启动开发;而另一方面通过并购各地在建或已建成的风电项目实现“曲线救国”,变相加快企业发展速度,避开审批程序这道“阀门”,更快实现收益的同时扩大企业整体风电规模。  企业这般热情,在中信证券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杨凡看来并不意外。近日在中欧清洁能源中心举办的一次研讨会上,杨凡指出,过去的几年,在政策和市场的驱动下,国内风电高速发展,曾实现了2006年到2009年连续四年年增长率超过100%。  “目前是风电开发商发展风电的大好时机。”杨凡指出,最近风机招标价格已经降到了每千瓦4000元以下,随着风机价格的下降,风电开发商的收益在不断上升。  据中国国电集团控股龙源电力发布的2010年年报显示,来自风力发电的收入激增67.8%至46.2亿元,经营利润增长64.4%至31.6亿元,占总体经营利润的74%,并计划在2011年乘胜追击,在国家重点规划的风电基地或全国具有风电开发潜力的地方加大开发力度,争取实现新增投产风电项目2000兆瓦。  并网瓶颈将解  “考虑到基数增大、风电接入环境限制等因素,2011年中国风电新增装机需求增速或将放缓,但仍会保持20%的增长势头。”杨凡说。  但他强调,风电并网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态度”问题,目前国家电网已经开始重视风电并网问题,并将加快特高压输电线路建设列入“十二五”规划,因此并网问题在未来两年内就会迎刃而解。  据介绍,为了满足甘肃酒泉风电的送出需要,近期甘肃省与湖南省签订了酒泉风电基地外送的框架协议,将建设酒泉至湖南株洲±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同时国家电网公司也组织全面启动了酒泉风电大规模外送的前期工作。  “由于无法解决风电的消纳问题,在酒泉至湖南株洲±800kV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建成投产以前,预计甘肃风电的发展速度将会下降,尤其是明年新投产的风电装机容量不会太多,但随着该工程的建成投产,预计2013年甘肃风电可能进入新的高速发展时期。”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对此信心十足。  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中国风电发展的顶峰还远远没有到来。  (应被采访者要求,文中张力为化名)

根据此前国家有关文件规定,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上的风电项目由国家统一审批,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风电项目由地方政府审批核准,同时需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备案。企业为了绕开国家审批的繁琐程序以尽快上马,就将大项目分拆成诸多4.95万、4.99万千瓦的小项目报地方政府审核,由此诞生了“4.95现象”。

目前能源局的确在制定规划以规范风电场的运营,但并未有任何专门针对“4.95现象”的政策出台。而国电电力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表示:“能源局现在是鼓励成规模地开发风电,所以我们也向能源局报了几个几十万千瓦的大项目。但说实话,能源局核准的步子还是比较慢,还是省一级核准快。我们现在是集中和分散相结合,把一个大项目分成三阶段向地方政府来报,这样审批又快,也可成片建设,投资方也不用增加投资,应该对国家和企业都是有好处的。”

据该人士介绍,风电项目如上报能源局核准,则必须将土地、电网、环保等方面情况分报国土资源部、国家电网公司与国家环保部等部门审批,审核速度自然不及地方政府。“核心问题还是统一规划的问题,审批反而是第二位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下称“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称,目前规划不统一的原因,是地方政府的风电发展规划远远超出国家的规划。国家规划会统筹考虑风电的消纳和送出,而地方政府仅限于本省,更侧重于资源的开发,自然希望能“多干快上”。

欧阳昌裕告诉本报,目前国家八大风电基地都存在类似现象。“大家只知道一味开发,却不关心风电要到哪个省消纳,消纳多少,如何输送等重要问题,而一个国家的电力系统最多能接纳多少风电是有限度的,超过了只能放弃。”据中电联计算,2015年我国电力系统对风电的最大接受能力约为1亿千瓦,但实际很可能只达到9000多万千瓦的水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