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将成世界铀市场需求主力

核能仍是我国应适度发展的能源  访核电专家、国土部油气战略研究中心岳来群博士  索寒雪,周丽敏  日本福岛核危机事件牵动了世人神经,在日本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德国和中国政府相继针对核电发展释放了“谨慎发展”的信号。未来,中国的核电发展将走向何方?长期研究中国核能发展的岳来群博士对本报记者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中国经营报》:针对日本大地震所引发的核危机,很多国家的环保志愿者都举行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反对核能。你如何看待中国核电未来的发展趋势?  岳来群:从长远思考,中国的能源结构仍有不断优化的必要。较长时期内,煤炭在我国能源生产结构、消费结构中仍将超过65%。迫于全球性“碳减排”的压力,我国应继续努力以其他能源代替煤炭,在这些用之替代的新能源中,核能仍将是我国应适度发展的能源。中国的核电发展不能因噎废食。  《中国经营报》:此次日本核电事故发生后,3月1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柏林宣布,暂停2010年通过的延长核电站运营期限计划3个月。这是日本大地震引发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爆炸和放射物泄漏事故后,德国政府在延长核电站运营期限问题上做出的重大政策转向,中国也采取了相应的行动,充分考虑核电的安全发展问题,你如何看待德国政府和中国政府采取的相应措施?  岳来群:中国是日本核危机事件发生后,第二个采取最严厉措施的国家,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核电在总发电量中所占的比重很低,自此彻底冻结核电发展似乎不合适。  《中国经营报》:你曾参与过重要的核能资源研究,你认为中国核能要想健康发展,应该在哪些环节上给予持续重视?  岳来群:未来我国核能的发展应重视:其一,发展速度应与我国的核技术、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应对能力相匹配;其二,核电站的布局也要更合理,论证要更详细,上马要更慎重;其三,安全第一,人的生命第一,核能的发展应注重安全,核安全的科研、技术开发研究要加快,防护措施要高效、到位;其四:对于突发事件的全民应对能力要着力培养。  国际上曾发生过几起核泄漏事件,为此核电发展停滞了近20年。目前,我们更应该注重方式,不要激进,在核电站数量发展的同时,要注重质量的保障。  《中国经营报》:通过本次日本核事故,大家更多地记住了放射性物质铀,中国的铀产量并不大,并且核燃料循环在中国发展还处于初期,对此你如何看待?  岳来群:开采铀资源需要很严格的环境保护措施,在国外,一些铀资源开采环节会导致脱发等辐射反应,我们需要把这部分环保防护工作做好。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在大力发展核电,若干年后将产生大量的核废料,这些核废料将如何处置,这一问题也应提前思考、应对。解决核燃料循环的问题,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技术和资金。

“世界铀价及供需基本格局是否因日本福岛核事故产生波动?”、“如何使天然铀价格保持在合理的水平?”、“铀资源市场未来的走向和趋势是什么?”、“未来十年,中国将在世界铀资源市场扮演什么角色?”这是福岛核事故后,很多人关心的话题。记者在日前举办的第七届中国核能国际大会上找到了相关答案。

摘要:近日,关于我国内陆首家核电站即将在湖南开建的消息甚嚣尘上。尽管相关公司已经澄清,但发展内陆核电再次在争论中走向舆论的风口
–>

事故引起必然波动

 近日,关于我国内陆首家核电站即将在湖南开建的消息甚嚣尘上。尽管相关公司已经澄清,但发展内陆核电再次在争论中走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多个国家暂停或者重新审视核电的发展,给国际天然铀市场带来“波动”。

本报记者 冯丽妃

据业内人士提供的分析数据,国际天然铀现货价格从今年2月底的69.75美元/磅下跌到4月底的55美元/磅,下跌15美元/磅,主要的下挫发生在福岛1号核电站核事故之后。

一只南美洲的蝴蝶轻轻扇动了几下翅膀,却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引起一场龙卷风。而在中国,令人始料未及的是,最近几年困扰国人的雾霾正使得本已搁浅的内陆核电发展计划再次被提上议事日程。

而据今年3月份的统计显示,世界从事铀资源勘察与开发的上市公司的股票变化情况为:平均股价下跌24.5%,有些专营铀资源开发的公司股价下跌情况更严重一些;而不以铀资源开发为核心主业的综合性公司股价下跌的比例比较小。

近日,关于我国内陆首家核电站即将在湖南开建的消息甚嚣尘上。尽管桃花江核电公司已经澄清,该核电项目只是在当地开展科普宣传工作,而不是“即将开工”,但发展内陆核电再一次在争论中走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福岛核事故对核电长期发展起到警示和推进作用,致力于长期发展核能的国家将更加重视核安全与核安全规划;更加重视核电技术的先进性,特别是核安全方面的技术保障、选择三代及更先进的堆型将是各国核电发展的大趋势;更进一步加强对核电工程建设和核电运营的安全监督,加大集中管控力度;加强核应急体系的建设与完善,不断开发和改进核应急技术。”中广核铀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振兴表示,“人类应对和分析反思事故需要一定的时间,所以天然铀需求规模将随之受一定程度的影响。”

支持发展内陆核电的人认为,作为一种清洁能源,发展核电可缓解煤电引起的污染,而反对者出于安全性考虑,认为发展核电无异于饮鸩止渴。

核行业全球市场和咨询服务供应商Ux咨询公司的分析数据显示,福岛事故之前和之后,对2020年世界核电装机容量的预计存在8%的落差,也就是这次事故着实削减了世界核电的发展规模。

核电挺进内陆,到底是拒还是迎?

供需格局及趋势不变

内陆建站之争

“但福岛核事故不会改变世界天然铀需求的基本格局。”周振兴指出。

在日前于京举行的“水与能源”科普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王亦楠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因为二氧化碳减排、治理雾霾而选择发展内陆核电,无异于饮鸩止渴。

据了解,日本现有55座商运的核反应堆,全年耗铀8200吨,约占全球需求的12%—13%。如果日本当局因核危机长期关闭福岛1号核电站6座反应堆,大约减少铀需求量不足1000吨,即使再加上德国等国家拟关闭的核电站,对全球天然铀总需求的影响不足5%。而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核电对铀的年需求量约为71225吨。

她表示,一方面我国人均淡水拥有量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1/4,在内陆建设核电站所需的冷却水供应量为火力发电站的数倍。另一方面,核电放射性污染物只能往附近的江河湖泊中排放,这关系着几亿人的饮水安全。

除了以上的短期评估,周振兴认为,在高度重视和大幅度提高核电站安全的前提下,核能发展的大趋势不会改变,因此世界天然铀供应和需求的总趋势和格局不会有大变化。他给出的理由包括:世界在运及在建的核电对天然铀的需求不会有显著变化、新兴核电大国的核电发展趋势不会改变、未来的供需缺口促使天然铀产量进一步提高。

不过,中科院核能安全技术研究所研究员赵柱民认为,控制和驾驭是相对性的概念。没有绝对安全的“已驾驭”事物,与之相应的则是“收益和风险”永远并存。

根据IEAE的报告,全球在运的443座核电反应堆中,75%的反应堆运营时间经超过了20年,25%的反应堆运营时间超过30年。按照核电站的运营周期计算,在运的核电站都没有到达退役的年龄。“所以今后相当长的时间,在运反应堆对天然铀的需求仍然是刚性的。”周振兴表示,“此外,全球在建的核电反应堆的规模、数量没有大的改变。2011年世界在建的65个反应堆主要集中在中国、俄罗斯、印度和韩国。”

“在比较能源形式时,应全面看待能源的收益和风险。”赵柱民说,内陆核电上马时机取决于需求的迫切性或者说能源需求的增长、公众对核电的认识和接受度以及在此基础上的决策。

就天然铀的产量,周振兴指出,新兴核电大国的发展势头不会改变,而且将成为未来天然铀需求的主要力量。但是2010年到2020年,世界天然铀产量与需求之间会存在缺口、而且二次铀源也在减少,所以提升一次性天然铀产量十分必要。“同时,世界低成本铀资源消耗速度加快,加大勘查开发投资、开发高成本铀资源的趋势没有改变。”

“在核电发展规模增长的前提下,适合建核电的沿海厂址是有限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内陆核电重启应是很重要的。”赵柱民表示。

“适当刺激铀资源勘查开发投入、刺激铀矿项目的建设与投产、是满足核电对天然铀需求的重要途径。”周振兴说。

中科院近代物理所所长肖国青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当前我国核电发展相对滞后,远远满足不了经济快速发展的需求。“美国和欧洲内陆核电占到总核电的60%以上,我国内陆面积广阔,发展内陆核电可极大拓宽核电发展空间。”

就价格趋势,周振兴认为,根据天然铀与核电站发展相匹配的原则,未来天然铀价格理性回升并保持在合理的基准水平,即65-70美元∕磅上下有利于铀资源的供应、保障。如果再高,就会增加核电燃料成本,导致核能发展受限。

当然,在专家看来,重视核安全应是永恒的主题。无论是在海边、湖边、河边,都要做到安全管理和防范,保证核电安全运行。

“从目前影响铀价格的成本分析来看,有望保持现货价格的议价,70美元将是长期的协议价格。”Ux公司国际运营副总裁乔纳森·辛泽表示。

原料短缺掣肘

中国角色引来重视

在内陆发展核电,除了安全性方面的争议,作为核燃料,铀资源短缺也是一个不得不重视的问题。

据了解,目前我国已经探明的铀资源储量或者推断的资源量在全球排名第十位,但是未来的发展规模和速度却是世界第一位。“我们当然要谋求对天然铀供应的保障,一方面要在国际市场采购,这将占相当大的比例,另一方面要加大在国内的勘查开发力度和投入。”周振兴说。

王亦楠透露,我国目前已建和在建的43台核电机组已使我国核原料和铀的对外需求度高达85%,远超50%的国际警戒线。“这么高的依存度已成为危及国家能源安全的心腹之患,因为进口铀资源比进口石油的难度还要大。”

“中国将是未来十年世界铀市场的绝对主力和价格影响者。” 乔纳森·辛泽表示。

赵柱民表示,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面临着铀资源稀缺问题。有研究表明,地球上可以开采的铀资源约有1700万吨,按目前的全球核电发展规模,估计能使用约60年。“中国的铀资源还是比较丰富的,但相对于规模化发展,也存在需求缺口。”

福岛事故后,Ux公司对2020年的核电规模分析表明,中国的核电规模几乎占据世界增长幅度的一半,如果去除中国的核电扩张,未来十年世界核电装机规模增长只有15%。

对此,肖国青认为,保障铀资源供应一方面可通过发展与中亚等国的关系进口部分铀矿石;另一方面需要自力更生,通过在国内陆地甚至盐湖和海洋中开拓新矿源,并发展高效利用铀资源的新堆技术,或利用其他核资源发展核电来解决该问题。

对于我国的核燃料循环,乔纳森·辛泽预测,考虑到核电的快速发展,目前中国国内核燃料循环的能力无法满足对燃料的需求程度,再过十年可能出现困难。

赵柱民持类似观点。他告诉记者,解决铀资源短缺“治标又治本”的方法应是发展先进核能系统,特别是第四代核能系统如铅基快中子反应堆、钍基熔盐反应堆以及聚变反应堆。

据悉,Ux公司高度重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已经出版了主要的关于中国的核电状况报告和核燃料市场的分析资料,能增强对中国市场的了解。该公司对我国铀合同进行了总结,同时根据短协议和长期协议、现货市场情况做出的分析显示,2006年到2010年我国共采购铀燃料2300万磅,占据全球铀销售市场的12%。根据该公司的估测,我国对铀资源的需求,2008年占据国际市场的比例是3%,到2020年比例会增长到20%以上。

在争议中前行

对于如何更好地确保国内的铀资源供应,周振兴建议,政府应加大铀资源勘查力度,在加大基础性勘查投入的同时,国内商业性勘查要有成规模的实质性投入。此外,加强与产铀大国与核电大国之间的交流互动,建立更稳定和通畅的供需保障机制和渠道。

今年1月,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4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指出,2014年将新增核电装机864万千瓦,适时启动核电重点项目审批,稳步推进沿海地区核电建设,做好内陆核电厂址保护。

“优化核燃料加工各个环节的能力分配与布局,形成相对公平的市场环境;加强核燃料加工和服务商与核电业主之间的密切合作。充分发挥IAEA、WNA及相关组织的作用,搭建更多更有效的合作交流平台,着力提升核电技术水平和安全性,着力开发先进核电技术,进一步降低燃料消耗,节省铀资源。”周振兴表示。

“在重启核电问题上,我们讨论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把核电重启写入工作报告。”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核燃料加工或调整

由此,政策层面再次释放出核电提速的信号。

乔纳森·辛泽指出,当前要确定整个核燃料市场的需求量,最需要准确的市场信号,即价格信号来刺激铀的产量,保证供应。

与此同时,一直备受争议的核废料处理研究也在稳步推进。中科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未来先进核裂变能—ADS嬗变系统”,即剑指核废料安全处置这一世界性难题。

此外,对于核燃料加工,即铀转化、铀浓缩及燃料元件制造,业内分析表示或出现缺口,或者产生一些调整。

该项目由中科院近代物理所、高能物理所以及核安全所承担,目前已在加速器、散裂靶和次临界堆的设计与工程化方面取得多项突破。其中,核安全所作为该系统中铅铋反应堆的主要研发单位,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多功能液态铅铋综合实验平台,完成了诸如设备样机研制、液态金属腐蚀氧控等大部分关键技术的开发。

据了解,根据核电增长基准情景预测,业内预计全球浓缩服务的需求在2010-2030年之间将以每年2.5%的速度稳步增长,需求增幅最大的将是东亚。而在2020年前后,浓缩铀会出现一些供应短缺。

“目前,我国在甘肃建有专门处置核废料的工厂,已具备处置低中高放核废料的技术和能力。”肖国青介绍说。
赵柱民也表示,随着核废料后处理及快堆技术的发展,绝大部分放射性核废料都可重新循环利用,实现“变废为宝”。

对于铀转化,业内分析认为,根据核电发展的基准预测,在2020年之前供需将保持平衡,市场中几乎没有供应裕量。2020年之后,供应将不能满足需求。而可能弥补供需缺口的方式为:降低浓铀尾料的丰度,使用核电运营商持有的部分战略库存,进一步扩大现有转化设施的产能以及建设新的转化设施。但是,由于转化价格受二次供应的干扰、新的设施建设不足、工厂设备老化、事故频发,因此未来价格极易受到突发事件的影响,波动较大。

“面对资源、环境的制约和能源需求,具有洁净、高效、稳定、高能量密度等特点的核电是绿色、低碳能源的战略选择。在中国的电力结构中,核能的占比将逐步增加,成为一个非化石能源的支柱产业。”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曾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元件制造领域,西方国家的元件厂生产能力达到15000吨∕年,俄罗斯达到3000吨∕年,两者生产力之和已经超过世界总需求量的40%。“可以说目前组件制造能满足核电中长期发展需求。中国在燃料组件方面,也根据核电发展,基于整个产业结构进行一些调整。”周振兴介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