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压力催生加息预期 中国可能先于美国加息

在央行最新一次加息后,大多数分析人士较为悲观。澳新银行大中华区经济研究总监刘利刚的观点就比较典型:“央行选择在这一时点加息,表明3月份通胀率很可能高于市场预期,央行货币紧缩的进程显得更加果断和坚决,央行已经采取全方位的手段来紧缩货币政策,以达到控制通胀的目的。”但是,与多数市场人士的判断有所不同,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则较为乐观,对数据的理解颇为正面。  他认为,本次加息和前几次明显不同的是存款和贷款利率的上调幅度比较接近,过去几次多年期的存款利率上调幅度明显大于贷款利率上调幅度,而且各期存款利率都仅仅上调了25个基点,超过1年期的存款利率上调幅度小于过去几次。他因此判断:“这显示央行对通胀预期的担心有所降低。”新开工项目投资和零售增速的房款以及3月份PMI没有出现过去历年的大幅度季节性上升,中金公司认为,这些现象显示政策调整正再取得预期效果。  彭文生认为,未来通胀将逐步降低,继续加息的可能性也会降低。彭文生还表示,“3月份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并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回收了大量流动性,但是银行间利率比美欧出现大幅度攀升,这显示央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是正确的。4月到期央票依然较多,不能排除央行再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性”。

在4月中旬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公布之前,央行4月6日再次上调基准利率。  “现在央行压力很大,如果继续紧缩,中小企业资金成本压力很大,会对企业和就业产生冲击;不紧缩,通胀压力又很高。”一位接近央行决策层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细微不同  本次加息是金融危机复苏以来的第四次加息,依旧与上次加息一样,果断迅速,没有多少犹豫。  央行上次宣布加息是在农历春节后的第一个工作日,CPI数据出台之前;而此次加息时点选择在清明小长假后的首个工作日,也是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即将公布之前。  不过,与前次加息相比,也有明显的不同之处。一是存款和贷款利率的上调幅度比较接近,过去几次加息多年期的存款利率上调幅度明显大于贷款利率上调幅度。  二是基准利率期限结构变化趋向平均。此次各期存款利率都仅仅上调了25个基点,多年期存款利率上调幅度没有超过1年期的存款利率上调幅度。  在贷款利率调整过程中,只有一至三年借款利率达到30个基点,其他多年期贷款利率上调幅度甚至小于一年期贷款利率上升幅度。  而在上次加息中,各年期利率变化出现强烈的结构性,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上调幅度最小,仅有25个基点,但其余期限加息幅度高达30~45个基点,其中三个月定期存款利率上调35个基点,5年期定期存款利率上调了45个基点,达到5%的高位。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表示,这显示央行对通胀预期的担心有所降低,此次加息后负利率进一步降低,5年期存款利率已高于当前通胀率。  “此次加息有一些细微的变化,如存款利率与贷款利率调整幅度基本一致,所以与2月份的加息相比,此次加息仍然针对通胀,但是力度在减弱,政策意图更为小心谨慎。”央行一位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通胀高峰将至  此次加息时机是在第一季度经济数据发布之前推出,符合惯例。这意味着3月通胀将会居高不下,可能超过5%,如果一旦此数据公布之后,货币当局如果没有相关“动作”,将会受到外界诟病。  “在高通胀数据出台之前,央行必须有所动作,3月25日刚刚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现在只有加息。”前述央行人士表示。  在近日举行的“资本市场20人论坛”上,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3月CPI估计在5.3%,5月继续上升,然后到6月、7月创新高,顶点应该是在6%左右。  “下半年的通胀会有一定的回落,但是要期望回落到4%以下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毕竟是在全球货币超量发行的背景下。我们原先预期今年CPI在4.6%左右,但由于近期一些事件的发生,如日本核泄漏等事件影响,预期今年CPI将在5%左右。”李迅雷说。  不过,在通胀冲顶后,将会平缓回落。民生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滕泰认为,目前这轮食品通胀跟2007年食品通胀完全不同。2007年食品涨价源于猪肉价格上涨,而这一轮是蔬菜价格上涨。猪肉涨价周期长达12~15个月,而蔬菜涨价周期仅为3~4个月,所以这轮CPI高峰已经过去。  加息临近尾声?  今年开始,中国推行了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组合,但是实际推行了相对收紧的调控政策。而先导指标显示国内经济正在回落。尽管3月官方PMI
指数从2 月份的52.2
升至53.4,但事实上远低市场的预期。从历史上看,春节假期后,3 月份的PMI
指数往往出现回升。过去6年的数据显示3月的数据比2 月平均高出3.5
个点。而今年1.2
个点的反弹增幅相当有限,这实际上反映了紧缩政策的效应。  国泰君安表示,由于PMI在3、4月份的回升均为季节性因素,5月份以后的经济仍将面临大幅下滑的风险,再次上调贷款利率从时间上看似已无可能,因此未来加息或将步入尾声。  “我自己感觉,今年货币政策控制的确有点过急。”法国巴黎亚洲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对本报记者说。“现在有一种担心,如果紧缩政策过急过长,可能造成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项目出现资金断裂,对经济造成冲击。所以尽管未来还会加息,或者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但我认为下半年银行贷款条件将有所松动。”陈兴动表示。

在央行加大公开市场回笼力度、上调央票利率及上调存款准备金率一连串动作之后,市场普遍预期今年货币紧缩政策可能提前。而1月信贷飙升和21日超出预期的CPI数据更引发了市场关于近期加息的传言。分析人士认为,今年加息时点可能提前,一季度加息可能性增大。但目前,数量型工具仍是央行最有效也最为倚重的调控工具。

通胀压力催生加息预期

21日公布的超预期的CPI数据,使得市场预期利率工具将不日出台。

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哈继铭认为,2010年一季度经济也将保持强劲增长,CPI同比涨幅接近3%,2季度末接近5%。因此,连续半年的实际负利率局面将出现。在这一局面下,加息有助于显示央行对抗通胀的决心,降低居民通胀预期。一季度加息的可能性增大。

申银万国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认为,2009年12月份数据显示,出口、物价上涨超过预期。前者降低了经济增长的后顾之忧,后者加大了经济过热的忧虑。两者都会使得宏观紧缩尤其是货币紧缩提前。

此外,被视为基准利率调整风向标的央票利率近期连续上行,也强化了加息预期。分析人士表示,央行连续使用公开市场微调手段,表明货币当局继续对通胀与过热风险做出反应。

中金公司报告认为,过去加息和1年期央票利率之间存在先后现象。2004、2006年首次加息均出现于1年期央票利率持续快速上升并超过1年期存款利率后。按照目前央行提高央票利率的节奏,1年期央票利率仅需1个月时间即可与1年期存款利率持平,届时加息可能性增大。

存在先于美国加息可能

2009年,在美元贬值和全球流动性泛滥的背景下,大量套利资金涌入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和新兴经济体。热钱进出频繁加大金融风险,因此有观点认为中国不会先于美国加息。但随着经济回暖和物价走势的变化,不少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存在先于美国加息的可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综合研究室主任陈道富认为,是否加息主要取决于国内宏观形势,不排除中国先于美国加息可能。“在资本账户管制的条件下,中国的货币政策有一定程度内的自由度”。陈道富表示。

中金公司报告也指出,目前中国加息的效果较过去显著。小国加息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引发的输入型通胀不会产生显著影响,反而会招来热钱流入。但中国在本轮金融危机以来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大幅上升,自身政策对于全球的影响也日益增大。1月12日,中国宣布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导致其后几天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明显下跌,国际农产品价格也应声回落,通胀预期有所缓解。这充分显示了中国不同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泰国等新兴市场,甚至也不同于两年前的中国自身。

“不过,目前数量型工具比价格型工具更有效。”陈道富表示,“对于企业来说,贷款的可得性比获取资金的成本更为重要。”

兴业证券研发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董先安认为,央行动态微调的工具宁可继续使用数量型调控,采用公开市场操作或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等数量型工具。

李慧勇表示,考虑到国家已经提前上调准备金率,短期内再出台严厉的紧缩政策的可能性不大,加息或者上调准备金率最快可能要到3月份才会实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