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凯诺科技高送转被否 二股东力挺疑为出逃

2011年4月7日,凯诺科技(600398.SH)的一纸公告让此前闹的沸沸扬扬的中小股东临时提交高送股方案尘埃落定。公告显示,虽然该方案获得其他中小股东的支持,但在大股东的反对下仍然以流产而收场。  “高送股临时提案”流产风波之后,公司第二大股东陈学利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这个临时提案之所以能在股东大会上讨论,背后最大的支持者是公司第二大股东陈学利。从2009年第四季度开始进驻公司,随后不断大规模购买公司股份的二股东并未获得理想收益。  在力挺此次临时分红提案背后,陈学利意欲何为?  大股东否决方案  2011年4月2日,凯诺科技股东大会如期召开,市场广为关注的中小股东临时提交的每10股送10股派现1元(含税)分红方案未获通过。  该临时高分红方案,虽然获得了包括中小股东共有3256.40万股的支持,占参加本次会议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17.76%,但大股东的反对最终导致该分红方案流产,凯诺科技的年度分红方案仍为“10派1”。  一位参与当日股东大会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其他股东向公司管理层发问时,此前曾发出倡议书提议中小股东赞成高送股分红方案的律师受托人苏方元却始终一声不吭,在股东大会结束后其就未和公司高管做任何后续交流,便匆匆离去,很是奇怪。  4月7日,记者多次拨打苏方元电话,但对方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无人接听。  该人士进一步透露,公司董事长陶晓华在股东大会上向投资者表示,凯诺科技不具备10送10的硬性条件和操作条件,即使10送10的方案被表决通过了,即使大股东投了赞成票,交易所也不会同意。  “当该方案被否决后,参与股东大会的中小股东表现都比较平静。”该人士对记者表示,此前支持该高分红临时提案的二股东陈学利并未出席股东大会,而是委托律师投票。  高送转前传  虽然中小股东临时提交的高送股分红方案未获得通过,但该临时方案出台的过程却广受关注。  2011年3月10日,凯诺科技公布年报显示,去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1.46亿元,同比上升12.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614.91万元,同比上升8.77%,年度可供分配的利润总额为7.16亿元,每股含未分配利润1.10元。  2011年3月18日,凯诺科技股吧中的一封“公开征集凯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表决权的倡议书”的帖子受到众多投资者关注。  倡议书由自称是凯诺科技众多股东之一的广西嘉合律师事务所律师苏方元发起。其在倡议书中表示,如公开征集到的凯诺科技股东持股数超过该公司总股本的3%,其将在2010年年度股东大会行使以下股东权利:书面向董事会提出《关于2010年年度利润分配临时提案》,提议凯诺科技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0元(含税),同时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红股10股。  3月24日,凯诺科技公告称,董事会收到截至3月22日由股东代理人苏方远接受委托共计持1975.4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6%)的股东向公司董事会书面提交的《关于2010
年年度利润分配临时提案》:提议凯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2010年12月31日的总股本6.47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1.00元(含税),同时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红股10股,董事会同意将上述临时提案提交公司2010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继凯诺科技(600398,收盘价5.53元)、劲嘉股份(002191,收盘价9.10元)、紫金矿业(601899,收盘价7.04元)等公司的股东提议修改利润分配方案后,四川长虹(600839,收盘价3.96元)的第一大股东也加入了这一群体。

股东大会前夕提案突生“变数”的戏码,已是第三年在徽商银行上演,这也再次暴露出徽商银行管理层与部分股东之间的意见分歧。

四川长虹今日发布公告称,2011年5月25日,公司董事会收到第一大股东四川长虹电子集团《关于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度利润分配及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的临时提案》,提议“本年度四川长虹不发放现金红利、不送股;以2010年12月31日的总股本28.47亿股为基数,实施资本公积金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5股,共转增7.12亿股,转增后公司总股本为35.59亿股”。而之前的四川长虹的分红方案则是以2010年12月31日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送1股转增1股。

股东大会前夕提案突生“变数”的戏码,已是第三年在徽商银行上演,这也再次暴露出徽商银行管理层与部分股东之间的意见分歧。

资料显示,四川长虹电子集团持有四川长虹8.49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3%,且在股东大会召开的10日前提出上述提案,因而四川长虹董事会同意将该临时提案提交2010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

近日,徽商银行公告称,该行已收到两家股东提出的调整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董事会已同意将该项关于调整利润分配的临时提案列入2017年股东大会议程。

奥门新萄京,至于修改的缘由,四川长虹表示,经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公司2010年度合并报表实现归属母公司所有者净利润为2.92亿元,其中母公司个别报表2010年实现净利润4.85亿元,截至2010年度末,母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4.85亿元,资本公积为27.28亿元。根据公司章程的有关规定,2010年公司法定公积金累计额已超过公司注册资本的50%以上,因此2010年可不提取法定公积金。所以大股东在综合考虑公司未来发展的基础上,并结合公司的经营状况和具体情况,提出了上述修改方案。

这两家股东分别是持股4.02%的股东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及持股4.38%的股东Wealth
Honest Limited,均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上海中静旗下企业,也被称为中静系。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凯诺科技和劲嘉股份均发生过类似情况,两家公司的二股东分别要求将分红方案改成“10转10派1”和“10转10派4”,不过上述两份提案均被否决,而且均被市场质疑提议动机是为了刺激股价。业内人士指出,四川长虹此次更改,有些不一样,一来提出方案的是第一大股东;二来新的方案也比较务实,获股东大会通过的概率自然高些。不过最终结果还是要到6月8日才能见分晓。

据了解,中静系与徽商银行董事会的分歧由来已久,这也是中静系连续第三年临时另提与原提案相悖的股东大会提案。

(搜狐家居石家庄站编辑刘建硕转载)

中静系提出“新版”利润分配预案

根据徽商银行此前公告,该行原定的2017年利润分配预案拟采用股票股利与现金股利相结合的股利分配方案,为每10股送1股,共计送红股约11.05亿股,派发现金约为2.76亿元。

该行董事会认为,这一预案充分考虑了全体股东的利益以及该行实际运营需要,符合该行及股东整体利益。

对此,股东中静四海和Wealth
Honest认为2016年、2017年现金股利均应满足“占当年经审计净利润的30%”这一条件,因此提出了现金股利分配总额为36.71亿元的利润分配方案,其中包括2016年度需补分的现金股利人民币13.87亿元,以及2017年度现金股利人民币22.84亿元。

上述股东还提出,考虑到银行加强资本管理的重要性,而徽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在过往三年呈下降趋势,对36.71亿元分批完成派发,其中,2.76亿元应于2017年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中静集团提交的临时提案通过后一个月内完成派发,新增的33.95亿元根据核心资本充足率变动情况分批派发。

在提案中,股东同时给出了认为原利润分配预案不合理的理由:首先,减少现金分红会打击投资者信心,影响徽商银行下一步补充资本,甚至影响日后在A股上市;其次,现金分红减少,与徽商银行净利润逐年递增的趋势相悖;再次,原预案拟订的送股方案,不会增加股东投资价值,反而会有损股东利益。

现金分红是否过低各执一词

上述股东在临时提案中提出,原利润分配预案提出的“每10股派现0.25元”较2016年度的“每10股派现0.61元”下降了59%,较2015年度的“每10股派现1.59元”下降了84%。而且,徽商银行在2013-2015现金分红占当年净利润比例的平均值为31.57%,2016年、2017年该行现金分红的比例分别降至9.81%、3.63%。

对于这一问题,徽商银行在回复《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经测算,原利润分配方案的分红回报达到约18.6%,远高于2016年的分红回报,并不存在大幅下降。“按照董事会提请的分红议案测算,我行近三年以现金方式累计分配利润合计占最近三年年均可分配利润的约40%,远高于证监会对上市公司30%要求。”

另一方面,上述股东还提出,“每10股送1股”的送股方案不会增加股东投资价值,反而有损内资股个人股东及H股全体股东利益。按照他们的计算,对内资个人股东而言,每10股需缴纳0.25元的个税,正好等于原定分红预案中的现金股利,等于说扣减个税后能拿到的现金为0;而对H股股东而言,按照10%税率缴纳所得税后,每10股实际拿到的现金为0.125元。整体来看,送股后该行内资股个人股东及H股全体股东实际拿到的现金反而比不送股时要少。“因此无论送股还是转增股本,都没有实质意义,应取消送股,仅进行现金分红。”

徽商银行对送股方案的质疑回应称,原分配预案充分考虑了全体股东的利益以及公司运营的实际需要,尤其受到了个人股东和H股股东的欢迎,他们更倾向于股票股利分红的方式。

董事会与中静系分歧由来已久

据了解,此次对原分红方案提出异议的中静四海和Wealth
Honest,连同中静新华、中静新华香港和Golden
Harbour共5个徽商银行股东,统称中静系,均由上海宋庆龄基金会控股,后者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

自2015年起,中静系频频增持徽商银行股份。在其股份不断增加的过程中,徽商银行H股公众持股量也不断逼近红线。

截至2018年5月31日,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通过中静系间接持有徽商银行共16.12%的股份,较该行第二大股东皖能集团的持股比例高出5.23个百分点。而公众持股量仅有15.66%,距离港股最低公众持股停牌线15%只有一步之遥。

随着中静系股权逐渐增加,徽商银行与中静系的分歧开始显现,而今年也是中静系连续第三年临时另提与原提案相悖的股东大会提案。

2015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夕,中静系对原拟提交股东审议的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提案表示不满,临时增加终止该方案的提案。该临时议案最终未获通过。

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召开前夕,中静系临时提出全新的分红方案,核心内容与今年的临时提案一样,“要求徽商银行维持2013-2015年约占当年净利润30%的派现水平”,该方案亦未获通过。

截至目前,徽商银行H股公众持股比例已连续5个月接近港交所规定的15%停牌线。徽商银行曾公开解释,H股公众持股量持续处于较低水平,是该行主要股东持续增持H股所致。从公告来看,
“主要股东”矛头直指中静系。

此外,今年2月,徽商银行决定终止筹划近3年的A股IPO计划,彼时该行称仍需与个别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

徽商银行在公告中称,董事会将不会撤回已提呈股东周年大会的原利润分配预案。今年的两个利润分配方案谁会获得通过,尚待股东大会审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