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萄京娱乐王亚伟建议新股发行承销商风险共担

在日前召开的“新股估值定价研讨会”上,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称近几年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是“市场化幌子下的垄断机制”,新股发行市场化机制已失效。王亚伟称:“由于新股仍然供不应求,买方是处于一个完全的弱势地位。理论上的自由博弈,在现实中根本运转不起来,市场化的机制基本上已经失效。”“国内由于新股发行供不应求,皇帝女儿不愁嫁,(承销商)根本就不需要维护什么买方机构客户,更谈不上维护非特定的散户投资者的利益。所以,承销商几乎完全站在卖方的立场上行事。”王亚伟表示。  目前新股发行环节,基本都是由卖方所主导,而券商通过影响20%的机构投资者,使得80%的个人投资者最后为其买单。王亚伟坦言,“承销商只有激励,没有约束。你要求承销商做到客观公正、归位尽责,这是不现实的,只能是一种良好的愿望。”  王亚伟建议:第一,询价如有超过20%的询价机构放弃报价视为询价无效。这可防止卖方操纵询价过程和询价结果。第二,主承销商拿出承销收入的50%购买所承销的股票。第三,新股发行采取批量发行、批量上市的方式,把发行的频率降低到每个月一次。这样从公告到发行期间留出一个月时间供一级市场投资者充分的思考比较。这样可缓解新股供不应求的局面,提高询价机构的谈判能力。更重要的是,集中供给还可以抑制二级市场的投机炒作。

  他提及,在监管部门去年发布的《关于深化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主要约束询价对象,让他们更加认真和理性。但新股询价的参与主体,还包括发行人、承销商,对前两者的约束不够,对加强询价对象的博弈力量考虑不足。

  亟待平衡话语权

  建议对询价有效性提出机构覆盖率80%的要求,且主承销商应拿出承销收入的50%购买所承销股票,并锁定一年,同时呼吁批量发行、批量上市

  他建议,新股发行采取批量发行、批量上市的方式,把发行的频率降低到每个月一次。比如说按照深交所未来三年增加1000家上市公司来测算,每个月可以集中安排30家新股同时发行,那么从公告到发行期间留出一个月时间供一级市场投资者充分的思考比较。同时每个月安排30家新股同时上市,在发行后到上市之间,也同样留出一个月的时间供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冷静的思考比较。这样可以在很大的程度上缓解新股供不应求的局面,提高询价机构的谈判能力。更重要的是,可以抑制二级市场的投机炒作。

  “‘公平、公开、公正’的三公原则,是市场健康发展的基石,远比‘效率、效益、效果’的三效原则重要。”王亚伟说。

  “市场化”的幌子

  同时,当前新股发行采取小批量上市的方式,不足以改变供不应求的局面,市场始终处于“饥饿”状态,投资者在饥不择食的状态下,很难货比三家。“就好比一桌菜,明明可以一起端上来,偏偏一盘一盘上,每上一盘就一扫而空,没有条件挑肥拣瘦。”

  出于调节博弈双方力量的考虑,王亚伟提出一方面要约束发行人和承销商的行为;另一方面则提升询价机构的谈判力。

  按其建议,新股询价应覆盖到80%以上的询价机构,方为有效,如果有超过20%的询价机构放弃报价,则视为询价无效,以防止卖方操纵价格。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王亚伟4月8日在深圳出席证监会主办的新股估值定价研讨会时,提出约束新股发行卖方的具体建议,跟他的投资表现一样,赢得掌声。

  而对于承销机构而言,王亚伟并不认为强化
“道德的力量”在现行的市场环境下能对投行起到约束作用。

  王表示,目前的新股发行市场化,即在询价环节实行市场化,在既定的规则下,买卖双方与承销机构,各自为寻求利益最大化自由博弈,行政力量不在干预,并对博弈结果充分认可。但由于仅仅是询价环节的市场,发行审核仍未放开,也这使“市场化并不等于合理化。”

  “国内由于新股发行供不应求,皇帝女儿不愁嫁,(承销商)根本就不需要维护什么买方机构客户,更谈不上维护非特定的散户投资者的利益。所以,承销商几乎完全站在卖方的立场上行事。”王亚伟表示。

  他说,假如按深交所3年内新上市1000家公司来测算,“每个月集中安排30家新股集中发行,在公告到发行,放出一个月的时间,让一级市场投资者充分思考、比较;同时每个月集中安排30家新股同时上市,在发行后到上市间,也留一个月时间,供二级市场投资者冷静思考、比较。”

  第二,主承销商拿出承销收入的50%,按照现在的承销费4%~6%来算,一般拿出承销金额的3%,按照这个询价的结果购买所承销股票的发行数量2%~3%,并且锁定一年。

  此外,主承销商应该拿出大概相当其承销金额的3%,按询价结果,购买所承销股票。王认为,引入这样的风险共担的机制,可以解决在卖方强势的局面下,新股发行出现高价、超募等阶段性不合理现象。

  从约束发行人和承销商的角度考虑,王亚伟建议:第一,规定询价覆盖到80%以上的询价机构范围有效,如果有超过20%的询价机构放弃报价,则视为询价无效。这样可以有效地防止卖方操纵询价过程和询价结果。

  即使在询价环节,由于新股仍然供不应求,询价是卖方市场,理论上的自由博弈无法运转不,市场化机制失效,因此需要修改游戏规则,从调节博弈双方力量方面入手,使各方力量更加均衡。

  事实上,不少机构投资者反映,承销商“不尊重资本市场感受”地提要求的情况时有发生。在新股发行环节,基本都是由卖方所主导,而券商通过影响20%的机构投资者,使得80%的个人投资者最后为其买单。

  【财新网】(记者
卢彦铮)中国最出名的基金经理,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建议监管机构在新股发行的制度安排上,加强对发行人和承销商的约束,对询价有效性提出机构覆盖率80%的要求,且主承销商应拿出承销收入的50%购买所承销股票,并锁定一年。

  “这些上市公司和投行也许没有想过,当以后有一天他们再需要资本市场的时候,却可能因为之前的伤害而被资本市场抛弃。”有基金经理感叹。

  当天的新股估值定价研讨会,被视为监管进一步进行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准备工作。出席会议的证监会官员,均表示对2009年以来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市场化方向予以认可,并强调正视中国资本市场目前“新兴加转轨”的特点。

  而此前的制度改革,近一步强化了对询价机构的约束,加剧了买方的弱势地位。有基金经理对记者表示,现行发行制度实际上是设计了一个“囚徒困境”的棋局:表面看是对买方机构约束力弱,但询价机构只有报高价才能获得配售,因此不得不参与。

  王亚伟说,在新股发行卖方市场的局面下,他也明确反对给予主承销商新股配售权,这将更容易导致暗箱操作。

  “新股‘三高’问题的核心在于:现行新股发行机制设计是以保证可以发售出股票为目的。”一位长期参与一级市场的基金经理道出其中“纠结”。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月8日,在深圳召开的“新股估值定价研讨会”紧密进行,然而就在下午结会前最后一个研讨环节中,华夏基金副总经理王亚伟炮轰新股发行机制的尖锐言论,引起了在座询价机构人士的强烈共鸣。王亚伟认为,问题的核心并不在于询价机构的非理性,而是在买方卖方悬殊的力量对比下,市场化的机制基本上已经失效,承销商“垄断”了新股发行,询价机构更多的只是被动接受。

  因此,王也建议监管机构对新股发行采取批量发行、批量上市的方式。并具体提出,即使不能做到一年两次集中发行,也应该把发行频率降到一个月一次,缓解新股供不应求,询价机构博弈能力弱的局面。

  此前,《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了在新股询价阶段,承销商通过干扰基金经理报价来操纵发行价的情况。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而另一条提升买方话语权的建议更是“语出惊人”。王亚伟认为,在新股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买方一定是处于博弈的弱势地位,因此应该在改变新股一、二级市场的供求关系上做文章。

  对此,王亚伟认为,“这时候需要用行政力量介入来打破垄断,通过修改游戏规则,从调节博弈各方力量入手,使各方力量更加均衡。而不是仅仅做做表面文章,走走过场。”

  王亚伟也有同样看法。他说:“由于新股仍然供不应求,买方是处于一个完全的弱势地位。理论上的自由博弈,在现实中根本运转不起来,市场化的机制基本上已经失效。”

  卖方权利膨胀

  对于近几年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王亚伟尖锐地评斥为“市场化幌子下的垄断机制”。他认为,目前的市场化并不是完全的市场化,只是询价环节的市场化。而即使实现了完全的市场化,也有可能导致不合理的结果出现。

  每经记者 徐皓

  而在短期利益的驱动下,这绝不是卖方所会考虑的。“对风险避重就轻,对舆论前景过于乐观等等——这难免有夸大宣传,误导投资者的嫌疑,这些根源都是有利益的存在。”王亚伟坦言,“承销商只有激励,没有约束。你要求承销商做到客观公正、归位尽责,这是不现实的,只能是一种良好的愿望。”

  王亚伟也在演讲中坦承,“在很多情况下,实际上根本就谈不上询价,询价机构只能做价格的被动接受者。”

  而从根本上实现新股发行的市场化,解决新股发行中估值泡沫、过度包装问题,最核心的还是制度设计的问题。

  事实上,在市场化改革最充分的新股询价环节阶段,买方与卖方之间悬殊的力量对比所导致的“死局”早已为机构投资者所诟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