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人民币离岸市场遭争抢 国际化成周小川新任期要务

棋到终局,大势清晰。  随着中央工作经济会议定调2011年货币政策“积极稳健”,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认为这一措施呼应了对于通胀的重视;与此同时,考虑海外量化宽松因素,明年货币政策亦趋于中性偏紧;对比人民币汇率变动,他更为看好人民币跨境贸易的重要意义。  增长无忧,防通胀第一  《中国经营报》:2010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明年我国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此后,央行启动了年内的第二次加息,年初以来,决策层就意图在抑通胀和保增长之间求得一个平衡。  屈宏斌:从政策层面而言,基本判断就是中国的经济增长无忧,反通胀会成为主要焦点。所谓的增长无忧,就是尽管我们提出了增长目标8%,实际上达到8%~9%的客观条件还是存在,并不必担心增长,相对而言,通胀就会成为一个主要的政策焦点。就货币政策而言,反通胀是主要目标,信贷收缩的政策还会继续。  大家预期2011年M2的目标在增长16%左右,2009年和2010年的目标是17%——这是不是意味着货币政策收缩的力度会比2010年的大呢?我觉得不是,因为你要看起点是什么,去年年初目标定在17%,是因为当时M2的增长是在30%以上,所以准备金率上调、控制贷款、地方政府平台的清理等一系列政策都在做,那么现在有望基本完成目标,原定目标是全年17%的增长,现在的月度同比增长是19%。而从目前的19%调到16%,动态的看这种调整的力度,相对于去年并不是特别大。  《中国经营报》:你表示保增长无忧背景下需一心一意抗通胀,但随着增长放缓,出现中国式滞胀的担忧已经出现,你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屈宏斌:我认为不是增长越高越好。经济超速增长的代价是什么呢?就是通胀、资产泡沫的增加。我们需要一个可持续的增长,从中国经验来看,超过10%的经济增长的年份,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风险和问题:或者是资产泡沫,或者是食品价格快速上涨,要不就是资源瓶颈;反过来讲,8%以下的增长就是过冷,可能会产生就业的问题,8%这一数字是基于历史经验。简单来讲,中国过去十年,经济增长平均在9.8%,基本上可以看作中国潜在增长的参考值,偏离9.8%太远都会有问题。  人民币结算五年或达三分之一  《中国经营报》:谈到通胀,其实还是和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的悖论相关,你如何看待中国明年的汇率政策?  屈宏斌:中国的经济增长比贸易伙伴要快,相当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劳动生产率增长也比贸易伙伴快,那么相应实际汇率随之也相应上升,这是个基本原理。实际汇率上升有不同渠道,其中一个就是名义汇率的升值,当然,人民币也升值了一部分。另外就是对内物价上升,也就是对内贬值,中国这两个渠道都在发生作用。中国政府只能对名义汇率有所控制,实际汇率的控制还是要靠市场来实现。短期来讲,基于明年各种因素综合考虑,最有可能人民币相对美元的升值的趋势还会继续,但是升值幅度是一个比较缓慢的过程,升值3%~5%之间的概率较高。不过,我认为市场对人民币汇率的关注只纠结于数字,是“看见了树木,没有看见森林”,实际上人民币汇率的变动相对于人民币其他方面的发展是个小事,更重要的更值得市场关注的是人民币跨境贸易启动。  《中国经营报》:关于跨境贸易,包括汇丰在内的国际机构都投入很大热情,香港对此也寄予厚望。你觉得今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屈宏斌:作为国际化的一部分,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作用不断扩大,2011年会有更多期待。经过一年多的政策上的铺垫与试点,无论政策、企业、金融市场层面,各种客观条件已经具备,2011年我们将看到人民币跨境贸易会以惊人的速度去扩大。我觉得这是一件大事,相对于汇率几个百分点的变化,意义要深远的多——目前的趋势如果持续的话,我们估计完全有可能在五年之内,中国用人民币结算的份额在总体结算的份额,扩大到三分之一。三分之一是什么概念?意味着那是每年会有接近相当于两万亿美元的进出口贸易额是用人民币结算,也意味人民币会成为在全球贸易中最广泛使用的三大货币之一。  《中国经营报》:现在人民币结算数量远远低于你说的三分之一,那你做出上述结论的根据是什么?还存在什么障碍?  屈宏斌:大背景来看,中国2009年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中国的整体贸易、进出口贸易加起来是全球第二大国,经济总量也是第二大国,但同时几乎所有95%以上的跨境贸易,都是在用其他国家的货币结算。全球最大的出口国仍然用别人的货币来计算自己的进出口,在全球金融史里面,可谓史无前例。到金融危机发生为止,中国一直都存在“人民币是中国人民的货币”这个概念。现在我们想通了,有必要让人民币走出去,也认识到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是严重滞后,与中国目前贸易的地位的经济地位是不匹配的。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正在进入“提速期”。

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在进一步加快。昨日南都记者从汇丰银行提供的数据中获悉,2012年全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累计为2
.94万亿元人民币,是2009年试点初期36亿元人民币的近817倍。汇丰中国工商金融服务部总经理何舜华预计,2015年人民币将成为全球三大跨境贸易结算货币之一。

3月19日,巴西投资银行Banco BTG Pactual
SA宣布将在海外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该债券将成为巴西公司公开发行的首只人民币债券。该行新闻发言人Leandro
Buarque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行此次人民币债券的发行总量为10亿元人民币。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主任张茉楠[奥门新萄京,微博]表示,人民币结算快速增长是近年来中国政府有意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成果之一,而人民币升值也带来了人民币结算数量的攀升。不过,她表示,未来人民币贬值预期将对人民币国际化造成负面影响,建议尽快实行汇款市场化。

除了人民币债券发行受追捧,人民币与外币的互换规模也在不断扩大。3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了中新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由原来的1500亿元人民币扩大至3000亿元人民币。稍早前2月份,台湾继香港之后成为第二个能够开展人民币清算业务的大型市场。

跨境人民币结算占贸易额16%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尚达曼日前在第52届ACI国际金融市场协会全球大会上表示,积极支持人民币离岸市场在亚洲区域的发展。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香港、新加坡、伦敦、台湾等越来越多参与者加入离岸人民币市场,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接受度已经从贸易结算延伸到了投资领域,而国内利率市场化和其他金融改革正在展开,尤其是央行行长周小川的留任有利于中国利率、汇率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金融改革政策保持连续性与稳定性。

“现在客户主动要求通过人民币结算的比例在明显加大。”佛山市简一陶瓷有限公司外贸经理伍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在其完成的外贸结算中,人民币的比例越来越大。

“结合中国对直接投资的流入和流出的开放,人民币完全可兑换的‘机会窗口’显现,有望在五年内实现完全可兑换。”汇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微博]3月18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乐观预计。

昨日,汇丰向南都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四年中,中国人民币跨境结算增长迅猛。其中,2012年全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累计为2
.94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的2 .08万亿元增长41
.3%,自2009年试点以来,人民币结算占中国内地进出口贸易额的比例已速增长至约16%。

离岸人民币市场竞争激烈

“大家主要看中的是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伍先生对南都记者表示。汇丰银行的调查显示,人民币结算比例的增长主要有四大原因,包括人民币结算具有“降低外汇风险”的作用、日常业务运营带来更多便利、交易对手方要求以人民币结算以及人民币可能升值的动机。

新加坡增加货币互换规模、伦敦准备与中国达成货币互换协议。

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主任张茉楠则认为,人民币贸易结算在过去三年的激增,主要与国家战略主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区域化有关。她指出,过去几年,人民币在离岸市场建设以及结算系统建设方面速度非常快,此外,在香港发行点心债等创新举动也加快了人民币供应量,对人民币结算起到促进作用。

中国人民银行与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了中新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后,截止到目前,中国签署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中,规模居前三位的分别为中国香港、韩国和新加坡。

而汇丰全球调查的数据也显示,在境外企业对跨境业务人民币结算益处的认知上,香港和英国的比例最高,分别达72%和56%,美国和德国则均为44%,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略低,分别为39%和33%。

“新加坡作为全球国际贸易与金融中心之一,积极支持人民币离岸市场在亚洲区域的发展,并愿意作为人民币新产品的试点,以协助提高人民币在亚洲区域的流通性,方便企业与投资者筹集人民币资金,以及支持离岸人民币与亚洲货币市场的结合。”尚达曼表示。

对此,张茉楠认为,自汇率改革以来,中国人民币基本呈单边升值趋势,人民币成为保值升值资产,对于很多国家来说,增持人民币的意愿加强,这是人民币结算激增的另一个重要原因,目前这些国家与中国联手建设人民币离岸市场的意愿较强。

新加坡的这一举措不排除是在争取成为人民币离岸业务中心增加砝码。而与之竞争的最大对手则是伦敦。

2015年占对外贸易总额三分之一

伦敦金融城发布的报告显示仅2012年前6个月,伦敦与贸易相关的人民币业务实现大幅增长。其中,贸易服务增长了
390%,信用证增长为 20 倍,进出口融资增长了 19%。

而在对目前尚未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机构的调查上,汇丰调查显示,50%计划在5年内使用,其中,有30%计划在3年内使用人民币;从地域上来看,则以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为主,尤其令人意外的是,英国的企业也表现出这一意愿。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则称,
1月24日,英国央行总出纳索尔曼在向伦敦货币市场协会执行委员会发表演讲时称,英国央行原则上已经准备好与中国央行达成互换协议。如果这一协议得以实施,将有助于伦敦转变为主要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

汇丰中国工商金融服务部总经理何舜华表示:“广泛的认知度为人民币在全球使用率的提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而央行近期的一系列简化和完善跨境人民币业务的措施对人民币国际化的深入发展更是一大利好。”

对此,屈宏斌对记者表示,新加坡与伦敦离岸人民币业务属于起步阶段,目前伦敦离岸人民币市场的流动性和深度还相当有限,香港仍是主要市场。“预计未来伦敦市场会逐步增加人民币业务。”他说。

今年7月份央行刚刚下发了《关于简化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和完善有关政策的通知》,该通知简化的跨境人民币业务流程包括经常项下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银行卡人民币账户跨境清算业务、境内非金融机构的人民币境外放款和发行人民币债券业务等。

伦敦和新加坡对于离岸人民币交易市场争夺,间接反映了人民币业务越来越多地受到重视。

“2015年人民币将跻身全球三大跨境贸易结算货币。”何舜华表示,以人民币结算的贸易额将有望占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的三分之一。据悉,根据汇丰的调查,其客户中,超过一半预计在2013年人民币跨境业务会有所增长,而29%的客户更是预计增长会超过20%。73%的客户预计人民币跨境业务在未来五年内将继续增长。

目前香港是唯一的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来自香港金管局数据显示,香港的银行2012年年底人民币存款近7000亿元,较年初增长5%;全年经香港银行处理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交易金额达2.6万亿元,较2011年增长超过30%;
2012年在香港发行人民币“点心”债,总额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

贬值预期或成国际化障碍

这些数字背后产生的衍生利益成为各方争夺人民币业务的主要动力。

不过,张茉楠也对南都记者分析称,随着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的推进以及离岸市场建设的加快,部分企业通过虚假贸易进行人民币套利已经成为影响实体经济发展的隐患。她指出,5月份以来,监管层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加大监管力度。

2月6日,两岸货币清算机制运行,台湾首批金融业者正式开办人民币业务。
当天,台湾多家银行出现多年来难得一见的排队现象,为了抓住商机,台湾银行业者纷纷推出各具特色的优惠政策争抢人民币业务。

但同时,张茉楠也对南都记者表示,当前人民币国际化持续推进的最大障碍在于人民币的贬值预期。“近期亚洲多国货币均出现贬值。而如果这种预期加剧,将导致人民币价格大幅波动,从而导致贸易对手担心汇率的稳定性而放弃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

3月,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银行行长李礼辉在全国两会上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中国银行台北分行的人民币清算业务总金额已达到102亿元人民币。

“在此之前我国的人民币国际化主要是靠国家意志推行,目前汇率管制仍没有放开,采取盯紧美元的方式,虽可以短期令人民币贬值减缓,但是对于长期发展不利。应该更具前瞻性,放弃政府主导的中间价,让市场决定货币价格,自己寻找平衡点。”

据商务部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2012年两岸贸易总额1689.6亿美元,台湾贸易顺差954亿美元。贸易额的总量和台湾的贸易顺差,都将给两岸银行业带来可观的清算业务量。

南都记者 陈颖 实习生 林子超

“我想未来扩展台湾人民币市场更多是支持海峡两岸贸易发展,规模会视人民币结算而定。”屈宏斌对记者表示。

可兑换“机会窗口”显现

“在成功推行国有银行股改上市等重大金融改革后,预期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成为周小川新任期的主要任务。”

如果说人民币业务的扩展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市场机会,执掌央行十年之后,周小川留任央行行长,则可以看做存在“政策窗口”。

“在成功推行国有银行股改上市等重大金融改革后,预期人民币国际化可能成为周小川新任期的主要任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副所长巴曙松[微博]表示。

自2002年担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以来,周小川推动的金融改革带动了新兴的资本市场陆续崛起,包括放开了一些利率的管制,取消了人民币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也因此,他被海外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但其本人并不喜欢这个称呼,在公开场合他通常是以“推动人民币的跨境使用”来表述央行所做的事情替代“人民币国际化”的说法。

这一路径在周小川留任后被业界预计将在政策上维持其延续性。

从2010年试点开始实施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以来,截止到2013年1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业务累计为2.94万亿元人民币,较上年的2.08万亿元增长了41.3%,人民币国际结算的扩大是人民币走向国际的重要过程和手段。

“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超乎预料,并且在未来还会加速。”屈宏斌预测,至 2015
年中国三分之一的贸易量将以人民币结算,这将使人民币成为全球三大贸易结算货币之一。”

大量的人民币贸易结算之外,与人民币投资相关的业务也正出现明显的增长。

“2012 年人民币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近两倍,而对外人民币投资则增长了
50%,因而汇丰认为,这表明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接受度已经从贸易结算延伸到了投资领域。”屈宏斌表示。

即使在人民币业务刚刚起步的伦敦,伦敦金融城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可交割外汇产品的日均总交易额总计增长了
150%,人民币即期外汇产品增长了150%,日均交易额达 17 亿美元。

人民币即期外汇产品的强劲增长表明,离岸人民币市场流动性正在提高,投资者对于人民币外汇交易信心不断增强,离岸市场日趋成熟、多样化。

“中国贸易不平衡的状况已得到改善,并且人民币汇率也越来越接近均衡水平。有证据显示,中国的利率市场化和其他金融改革正如火如荼地展开。通过进一步扩大
QFII 和 QDII
额度以及取消对个人投资者跨境资本流动的限制,将为开放资本账户铺平道路。而结合中国对直接投资的流入和流出的开放,这些举措将推动人民币在五年内实现完全可兑换。”屈宏斌说。

3月13日,周小川就“货币政策与金融改革”有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公开表示,今后要推动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但因为资本项目可兑换也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所以我们还是按逐步实现的提法来把握。”

3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收盘报6.2118,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2716,为1月16日以来的新高。这也是汇率波动幅度空间调整以来,人民币汇率再度创下历史新高。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汇率的市场化改革正是其中重要一环。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抑制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动的有效手段之一就是提高汇率的弹性。这也是开放资本项目的前提。“对不同国家汇率弹性的一些实证研究表明,汇率弹性的提高不但没有增加资本流动,反而能减少资本流动和流动的不稳定性。”马骏向记者解释,目前很多资本项目半开放或基本开放的国家都采用各种经济手段来限制短期资本的流动。

“这些手段包括征税、外汇头寸限制、准备金、最短持有期限限制等。这些政策共同点就是要提高资本频繁流动的成本,以减少其对金融市场的冲击。在各国不同的金融体制环境下,各种政策的有效性很不一样。”
马骏补充道。

显然,在人民币国际化的路途上,监管体制的完善有时甚至比达成目标更为重要。

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对记者表示,当前国际形势较复杂,全球实施宽松货币政策令人民币升值压力较大,而国内促进经济增长与防止通胀是存在矛盾的,怎么化解两者矛盾而使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推进,很多工作需要去做

屈宏斌认为,中国必须建立起一个更加有力的制度和监管框架,以改善市场效率和控制金融风险。而在完全开放资本账户之前,中国必须先完善国内金融体系

“人民币国际化不能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事实上,只有人民币结算量增加后,有了内在需求,人民币国际化才能顺理成章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与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以及资本项目开放等相关联,而国际化步伐不能超越目前的这些条件。”庄健建议人民币国际化分步走。“中国可先跟周边比较密切国家与地区的贸易加快试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