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公司化探路 昆明公车改革调查

“目前公车改革试点工作基本成功,2011年将向全市推广。”昆明市纪委党风室主任季志远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经过近一年的“公务用车非货币化改革”试点,昆明市委将可能成立公司化的经营主体,在全市范围实行公务用车“有偿租用制度”。  2010年12月1日,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市委书记仇和在一份《网安信息专报》的文件办理单上,就公车改革模式批示:请(有关同志)推进全面试点。  向来为公民所密切关注和诟病的公车改革问题,国内已有辽宁辽阳弓长区的公车改革、浙江杭州市进行的公务用车改革、北京市主要集中在郊区下辖镇的公车改革试点,但均“无果而终”。而昆明这一次的“市场化”探索,能免于前车之鉴吗?  有偿租用怎么租?  2010年12月30日,昆明市五华区政协办公室主任王剑波照例填写了一式两份的派车单,交到车队里,车队调度员杨勇明马上安排了一辆小车。不久,司机将3位政协领导送到目的地开展调研工作。  类似的流程每天频繁往复地在这个机关大院上演着,这样的派车方式看上去似乎与许多事业单位的车队派车方式并无两样。然而事实上,每家单位派一次车,其行车地点、里程数、用车人、经办人都会记录在案,作为月底结算的依据,这将避免公车使用无度的现象。  五华区全区政府工作人员1250余人,按照昆明市政府规定的单位用车经费配额,每人每月400元,这些费用将统一打入各单位的公车专用银行卡上,由各单位自行安排使用。公车专用卡不能提取现金,也无法挪为他用。这种经费配额制度,也被称做“定额包干制”。  当然,有些部门如果想用车自由一点,公务用车可以选择打出租车,也可以私车公用,选择公交车也可,费用同样可以从公务用车经费配额里报销。  与参与试点的其他三个区一样,五华区在2010年1月组建了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这个机构颇似社会上的汽车租赁公司。一般地,各单位月底会接到一份机关车队发来的结算账单,各单位有关人员要在次月初前往车队结算处刷卡交费。  每年节省2050万  昆明公车改革的试点,源于多起公车私用事件。2009年4月,仇和在电视电话会议上就公车管理问题提出:一是要进行公车私用情况排查,二是加强源头治理。此后,相关部门开始酝酿这项改革。  前后经过近7个月的调研后,2009年12月25日,昆明市委办公厅下发了《关于主城四区党政机关实行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的实施意见》。2010年1月15日,在主城四区(五华区、盘龙区、官渡区、西山区)启动公车改革。随后不久,各试点区的总计920辆公车除执法部门用车外,全部进行移交封存。5月份,462辆公车经过评估后对外公开拍卖。  公车改革试点近一年,效果如何?季志远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主城四区近3年公务用车购置使用费除执法部门外,年平均支出4640万元。实行定额包干后,四区2010年公车预计支出2580余万元,如果车队能通过有偿租用实现自给自足,那么四区年均总计减少支出近2050万元,年均下降35%。  用同样的算法,西山区2010年定额包干经费总计480万元,比2006~2008年交通费年平均支出节约49%。  对于昆明市公车非货币化改革领导小组来说,现在摆在面前尚不能向公众作出交待的是,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的运行能不能靠各单位的租车业务来自给自足?对此,季志远表示,“目前尚不能给出答案,须再等3个月,计算全年的运行成本,才能知道。”  据介绍,公车改革前,昆明市的公车一律按照财政拨款14000元/辆的养护费标准支付;而实际上这笔钱各单位都不够用,各单位都要通过挪用其他方面的费用来补贴车辆经费,平均每辆车实际支出25000元。  每辆车超出限额近1万多元的成本,往往来自于使用过程中的不可控因素。季志远说,事实上,公车改革最大的成效是解决了公车私用的问题;而从长期来看,也将很大程度上解决公车成本过高的问题。  公车服务市场化探索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尽管政策规定比较明确,但在执行层仍然有一些擦边球可打,比如有区委办、区人大办、区政府办、区政协办、区纪委办,分别保留2辆接待专车。这种情况的处理尺度,相关执行部门并不好把握,而且遇上的是“权力部门”,这碗水能否端平?此外,对于县处以上的干部配车改革,未来将如何在全市推行?  此外,私车公用当中发生了交通事件,或者车坏了,或者出现损坏怎么办?目前有关部门实行的原则是:不主张私车公用,不主张由单位来安排私车公用。在这一方面,相关的管理办法与配套制度尚不健全。  尽管如此,季志远认为,目前的公车改革总体上相对顺利,将于2011年在全市推广,时间表尚不具体,但“估计在上半年”。“本来我们市级机关组织这项工作,应该在2010年11月启动。”季志远说。

核心提示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出2012年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提出今年要细化“三公”经费的解释说明,中央部门要公开车辆购置数量及保有量。公车改革探索已走过18个年头,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上涨势头却难以遏止。因此,进一步深化公车改革,成为各界关注的一个重要课题。那么,破解公车改革困局有何良方?

今年初,云南昆明在西山、五华、盘龙、官渡4区启动“党政机关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试点工作。近一年时间过去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试点区超过八成的公务员选择私家车、公交车、自行车、步行等方式,自行解决公务出行问题。

  各地公车改革试点可归纳为3种模式

从“公车私用”到“私车公用”

  “屁股底下一座楼”,这是群众对公车的形象比喻。据财政部2011年初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每年公务用车购置费支出增长率在20%以上,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超过1000亿元。

920辆公车封停上缴,其中462辆被拍卖

  2009年5月,杭州市出台车改方案,其核心内容是:市局(副厅)级以下一律取消专车,实行货币补贴,大部分公车向社会公开拍卖。经过几年实践,杭州的公车改革获得较好的社会评价。然而,各地的情况不同,杭州的改革并不一定适合其他地区。

“以前办公务肯定用单位的车,但这一年很多时候都是私车公用,或者挤公交。”日前,昆明市官渡区文明办副主任张玉洁告诉记者,她的许多同事也跟她一样,普通公务出行由乘坐单位的公车变成了开私家车、坐公交车、骑自行车,或者步行。

  这些年,各地进行的公车改革试点方式不一,效果也不一。

张玉洁还记得,去年底听说区里要试点公车改革的消息时,“有些意外,也很困惑:公车没了,往后办公事要怎么出行呢?”

  各地公车改革试点,大致可归纳为三种模式:一是货币化改革,发放车贴补助;二是集中化改革,即把各单位分散管理的车集中到一个部门统一管理;三是规范化改革,即通过单车核算、节假日封存、安装GPS等方式加强监控与管理。

根据昆明市委、市政府的要求,试点区除公检法、国安、医院、学校、自收自支事业单位、差额拨款事业单位、有特殊标志的行政执法车辆外,由区财政全额保障的区级党政群机关、参照公务员管理单位、具有行政职能事业单位的乡科级(含乡科级正职)以下在职公务人员都被纳入试点范围。试点工作还覆盖到基层单位,主城4区共有9个街道办事处被纳入其中。

  “应该说,这三种模式积累了一些经验,但都不是十全十美。”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副秘书长沈荣华说,货币化改革的关键是如何确定一个合理的车贴标准;集中化改革的局限在于它更适合中小型城市;规范化管理在某种程度上治标不治本。

1月15日,试点工作启动,列入试点的所有公务用车全部停止使用,并登记造册,统一上缴。据统计,主城4区试点单位共上缴各类公车920辆,涉及221家单位5344人。

  有关部门正在制定公车改革指导意见

为承担各单位的公务交通保障任务,各区分别留用不超过100辆公车,组建起4个区级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目前,西山、五华、盘龙、官渡区级机关公务车队分别留用公车60辆、65辆、60辆、73辆。

  公车改革的基本方向应该“坚持市场化、社会化,采取适度、公平的货币化手段,改变传统的公务用车运行机制和提供方式”。在近期的一次工作会议上,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副局长尚晓汀说。

据介绍,五华、盘龙、官渡3区车队服务保障覆盖范围较广,只要是公务出行,都可使用,因此车辆使用频率较高。五华车队日均出车20台次,盘龙车队日均出车35台次,官渡车队日均出车50台次。“而西山车队则以应急抢险和重大活动服务保障为主,普通公务出行我们都提倡公务人员乘坐出租车、公交车,或者步行。”西山区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陆永俊说。

  沈荣华透露,按照中央部署,有关部门正在制定全国公务用车改革指导意见,目前正在征求各方面意见。在此基础上,待时机成熟时,将出台具体的中央国家机关公务用车改革方案。沈荣华认为,公车改革的根本方向是公务用车服务社会化,具体来说就是大规模压缩公务用车的总量,除了核准的领导专车、必要的工作用车、机要通信用车之外,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必要的公务用车可通过公交、出租车、公车服务中心租车、私车公用等社会化途径解决。

昆明市纪委党风室主任季志远介绍,各区上缴的920辆公车除258辆用于组建公务交通服务车队、66辆原值划拨执法部门、134辆报废外,其余462辆在今年5月间被公开拍卖,占上缴车辆总数的50.2%。最终,拍卖成交441辆,占应拍车辆数的97.13%。车辆拍卖成交总价合计1654.98万元,为评估保留价的157.24%。拍卖所得全部收归区财政,主要用于改善民生项目建设。

  在此基础上,公车改革和管理还应坚持“透明化”方向。“包括有多少辆领导专车、工作用车、机要用车,每年公务用车的花费是多少,要细化、说清楚,接受监督。”沈荣华说。

定额包干取代货币化改革

  “应采用GPS等先进技术全程跟踪公车使用情况,严禁公车私用,一经发现,就要严肃处理;同时,应欢迎社会和媒体在一定范围内监督公车的使用。”全国政协委员庄威说。

每月人均400元,预计每年可节省车费逾2000万元

  展望公车改革的前景,庄威坦言难度依然不小。“推进公车改革,既要有妥善的政策方案,更重要的是要有攻坚克难的决心和勇气。”他说。

“实行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能从机制、制度、管理和监督上纠正公务用车配备使用方面的一些不正之风和腐败现象,能有效减少奢侈浪费。”季志远这样解释昆明公车改革的初衷和意义。

  部分城市车改政策

“传统的货币化改革,也就是发放现金乘车补贴,治标不治本,容易出现‘拿了补贴,公车照开’的现象,反倒会增加财政负担。群众也会有质疑,认为我们是在变相解决公务员的福利问题。”季志远说,通过反复考量,昆明此次车改决定实行非货币化改革:由各区财政局统一制作单位实名制公车专用卡,由区财政按季度将定额包干经费核发到卡上,各单位根据实有人数核至各科室,而不会发放到个人手上。公车专用卡定额包干标准为每月人均400元,主要用于私车公用时在指定地点维修、加油,购买公交IC卡,租用区机关公务交通车和其他社会车辆的费用支出。超支不补。

  杭州
2010年1月1日启动,除公检法等部门外,其他所有市级机关不留公车,所有人员参加公车改革,按级别发放“车贴”,市局(副厅)级干部每月车补2600元。

据介绍,定额包干标准,是以各区党政机关近3年车辆运行费支出平均数作为测算基数得出的。定额包干经费与留用车辆运行费支出,不得高于近3年车辆运行费用支出的平均水平。

  昆明
2010年1月15日主城4区启动试点,上缴各类公车920辆,258辆用于组建机关公务交通服务车队,462辆被公开拍卖,成交价1654.98万元收回区财政。同时,各区财政局统一制作实名制公车专用卡,按季度将定包干经费核发到卡上,每月人均400元,用于私车公用时在指定地点维修、加油,购买公交IC卡,租用区机关公务交通车和其他社会车辆的费用支出,超支不补。

根据统计测算,实行定额包干后,预计4区公务交通费年支出2588.72万元,比此前3年的平均数减少2051.32万元,降幅达35%。纳入试点范围的单位不允许再审批购置新的公车,因此也将不再产生车辆购置费用。

  广州
2011年6月,广州对全市公务车安装GPS跟踪系统和身份识别系统,分级管理。严禁公务员周末使用公车,如果使用,监管系统将发出警报,一次口头警告、两次书面警告、3次追究责任。经批准后私用的则收取相应费用,每公里1.5~1.7元。

近六成公务员赞成车改

不满意主要集中在包干标准偏低、机关车队服务保障不力等方面

“更为可喜的是,越来越多的公务员开始选择公交车、自行车、步行等方式公务出行。”季志远说。

在为期半年的试点工作结束前后,昆明市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通过组织座谈会、发放问卷调查表等方式,对主城4区公务用车拍卖后公务出行情况和干部群众满意度进行了调查分析;共发放问卷调查表2846份、收回2100份,其中有效问卷2037份。

记者看到,在公务出行主要方式一项中,选取租用机关服务车队车辆的仅占16.45%,而其余83.55%的受访公务员都选择了坐出租车、乘公交车、驾私家车、骑自行车或步行等方式,自行解决公务出行问题。

试点工作开展以来,调查对象认为对自己的公务出行没有影响和一般的占到68.92%,认为有影响的占31.32%;对实行公务用车专用卡定额包干管理工作持赞成态度的占58.02%,部分赞成的占27.34%;仅有14.84%的受访者对试点工作不赞成。

记者注意到,不满意主要集中在包干标准偏低、机关车队服务保障不力等方面。调查显示,认为每月人均400元的定额包干经费能满足公务出行需要的仅占20.23%,不能满足出行需要的占41.19%;各区机关干部职工对车队的服务保障模式感到满意的仅占27.98%,感觉一般和不满意的占69.52%。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公务员表示,“以前经常下乡,现在约车不方便,开家里的车吧,超支的油钱还要自己掏。所以,有的时候想想,能不去也就不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