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防部长盖茨“负重”访华

先是胡锦涛主席的访美行程确定,给拥堵中的中美关系打了一针兴奋剂,而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即将访华的消息,则给久已生疏的中美军事关系带来缓和的迹象。  对中美关系来说,2010年是比较堵的一年,无论是经贸摩擦,还是政治分歧,尤其是美国在黄海的军演及希拉里在南海问题上的表态,都让人感到中美关系在“高速公路”上出现了严重的拥堵情况,急需解决。  盖茨似乎是作为及时雨出现的。  生硬地重返亚洲  应该说,在中美关系中,军事关系一直都处于比较滞后的状态。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中美军事关系还成了“替罪羊”,也即,一旦中美关系走弱,军事关系就会显得非常“寒冷”并十分引人注目。  2010年就是很好的例子。先是年初,美国对台军售,使中美关系打了一个寒颤。而后就是美韩军演,美国航空母舰试水中国黄海。一时间,中美关系阴云密布。  美国的亚太战略调整,也是使中美军事关系进一步冷却的重要原因。  就美国的全球布局而言,亚太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一方面,这里是美国的安全屏障,不仅有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这些铁杆盟友,更有俄罗斯、中国这些潜在的战略对手,还有朝核问题这一烫手的山芋。从这个角度看,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加大了美国的亚太安全忧虑,也促使其加快了“重返亚洲”的步伐。  反过来,这种先是就坡下驴,进而咄咄逼人的“重返”方式,也加剧了这一地区的紧张局势。从2010年夏天开始,东北亚地区就成了军演的热浪区。到了2010年年底,美国甚至出动了3艘航母进入这一地区,大大降低了朝鲜半岛的安全系数。  尽管美方一再强调,一切与中国无关,但无论是美国在韩朝对峙中的火上加油做法,还是3艘航母游弋在巨龙身旁,都很难让中国感到舒畅。  另一方面,亚太的经济发展潜力,也使得奥巴马政府不甘心被边缘化。鉴于美国疲软的经济状况,奥巴马政府十分希望能沾上亚太经济发展的光。为此,它需要强化与亚太各国的关系,同时也冲淡一下中国在亚太经济中的话语权。  说到底,中美在亚太的摩擦,还是经济和政治话语权的竞争。  虽然这一切说起来,都好像理由充足,但奥巴马政府此举也有心虚的成分。就中美军事关系而言,与中国的对抗显然是不明智的,军事冲突更是不可想象的,而反恐和防扩散方面的合作,也需要中美保持良好的军事关系。  就经贸关系来说,中国庞大的市场及发展潜力,是美国人不能无视的,如果双边关系搞坏,则美国必然要付出巨大的发展代价,奥巴马的出口倍增计划更将受挫。而事实上,中国与其他国家关系的发展,也使得中国并不过分依赖美国的市场和资金。  正是基于这种认识,美国对华政策的调整成为2011年的一件大事。奥巴马也并不希望自己成为破坏中美关系的“罪人”。  盖茨的任务  这也是美国国防部长盖茨访华的微妙所在。对于盖茨定于2011年1月9日至12日的访华,美国智库军事分析家表示,盖茨的中国之行,显示美国重视同中国建立持久而可靠的军方关系,而两军高层的互动不仅可以推动两军的进一步合作,同时也会促进美中两国关系的良性发展。  盖茨当然是带着任务来的。

奥门新萄京,  在朝鲜半岛突发危机、东北亚局势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中国着眼于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长远考虑,同意美国防长盖茨于2011年1月10日来华访问,促成了中美两国高层军事交流的恢复。这也是盖茨三年多来对中国进行的首次访问。

  对许多中国读者来说,美国“重返亚洲”最值得关注的一点是,美国是否在拉拢其他国家构筑对中国的包围圈。中美两位专家均不认同这种说法。葛来仪表示,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的战略并非旨在遏制中国或者在战略上包围中国;奥巴马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积极、合作与全面的关系。金灿荣则表示,这更像是“战略上的被动选择,是战略防御的表现”。

  帕特里克指出,五角大楼的决策者们一直认为,联合军演是最可行的威慑手段,一方面可展现实力以达到威慑对方的目的,让对方不敢挑起战争或挑战美国,另一方面也将对手拖入军事对峙中,从而侦测对方的军事实力与战略考虑。

  广州日报:美国“重返亚洲”的连串举动引发外界广泛关注和各种解读。在一些人看来,美国的诸多行动都针对中国,美国正在构筑对中国的C形“包围圈”。您如何看待?

  从黄海演习、美国航母访问越南、美军推迟撤退驻阿富汗美军的诸多状态可以看出,尽管台海局势大为缓和,但是在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中美关系的摩擦还将存在并有可能升级,因此一些西方学者认为,中美两国目前处于一种“冷和平”状态。其最为具体的表现是,这样的结构,有别于美苏冷战时代,不具备大规模、甚至中小规模直接战争的特点,但是会牵涉更多的亚太周边国家。美军会对所有与中国存在争端的南中国海周边国家提供政治帮助、军事装备供应、情报合作等等支持。

  在葛来仪看来,奥巴马政府的亚洲政策有四大关键支柱,首先就是加强与其传统盟友如日本、韩国等国的关系;其次,是寻求与印度尼西亚和印度这样的地区重要国家建立新伙伴关系;第三是加强与中国的合作;第四则是进一步加入地区性多边机构。这四大支柱有明确的轻重次序。

  ■中美军事交流重新启动

  与此同时,中美两国又有很多差异。近年来,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不断扩大,美国政府公开批评中国的货币政策。作为回应,中国政府宣布允许人民币渐进升值。但在美国看来,人民币的升值过于缓慢,美国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而在中国看来,美国没有给予中国市场经济体的应有待遇,在高科技领域特别是军事产品上继续对中国设置贸易限制。

  因此,中美陷入一种“冷和平”状态在所难免。

  葛来仪目前任职的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是一家非赢利、非党派、非官方的政策研究思想库,1962年由美国前海军作战部长及保守派学者共同创建,长期为华盛顿的对外决策提供支持,在美国颇具影响力。

  黄海美军大演习、中国军队的史无前例的反应以及美军、中国都把南中国海划归自己的“国家利益”,中国更是将其定义为“核心国家利益”等举动都证明:中美安全战略关系的摩擦面正在扩大,由台海危机时代的单一摩擦,升级成区域性质更加强烈的战略对抗,而且美军的战略意图是十分明显的,即进一步全面在战略上拉拢以阿富汗为首的中亚国家、以日韩为首的东北亚、以越南为首的东南亚、以印度为首的南亚、全面改善与俄罗斯的战略关系,形成新的围堵中国的全方位包围圈。

  对话

  在这次磋商中,双方就中美两国两军关系、中美海上军事安全问题、双方国防和军队建设有关情况以及国际和地区问题开展了深入交流和讨论。不过,马晓天副总参谋长强调,中美两军关系既有广泛共同利益,同时也存在问题和障碍。美方对台出售武器、国会限制两军交流的相关法案和美舰机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内高频度抵近侦察是两军关系发展的主要障碍。

  在金灿荣看来,美国“重返亚洲”首先表明美国的全球战略重点转向亚太。冷战后,美国就曾表示将欧亚并重,但一直未做到这种平衡。可以说,“重返亚太”其实是美国人的老决心、新行动。

  罗佐夫也坦言,美国在亚太地区越来越密集的军演中有扼制中国之意,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在东南亚、南亚、中亚还是东亚,几乎全部的军事演习都是环绕着中国进行的。

  从1982年开始,葛来仪教授担任了美国国防部亚洲事务的顾问,为美国国防部就中美军事关系提供决策参考。

  美国近期与韩国和日本多次进行联合军演,令中国感到不满。这一点美国似乎已经感觉到,五角大楼的一位官员表示,盖茨此次访华就是寻求让中国放心:美国对朝鲜采取的行动(包括派遣一艘航空母舰进入黄海,并邀请日本加入与韩国的联合军演)并非针对中国。

  广州日报:中美之间经济、贸易等领域关系密切,同时围绕贸易、人民币汇率等问题时有摩擦,您如何看中美经济关系及其存在的问题?

  英国BBC则在此次中美两军高层对话后采访了美方官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五角大楼官员称,虽然中美在海域安全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双方官员在华盛顿的会谈仍是“有成效”的。

  奥巴马上台后就希望将美中关系提升至全球水平。他希望在气候变化、全球经济再平衡以及遏制核扩散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奥巴马坚信,这些议题没有中国的参与都不可能得到解决。此外,在东亚峰会这样的东亚多边机制中,美国也希望与中国和其他国家密切合作。

  不过两国军事交流在下半年逐渐回温,包括中国国防部长梁光烈10月中旬在越南河内与美国国防部长盖茨会晤;中美就公海安全问题,10月在夏威夷完成磋商,以及这次在华盛顿举行的双边会谈,都显示中美军事交流有所回暖。

  广州日报:与中美紧密的经济关系相比,两国在军事领域的关系显然不在同一层次,您如何看待中美军事关系的现状及未来?

  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终于敲定了来华访问的时间,虽然盖茨一直表示希望来华访问,但是美国五角大楼不断作出对台出售武器、在中国周边举行大规模联合演习的错误决定,迫使中国不得不一再推后盖茨访华的要求。

  “我不认为美国在亚洲的行动主要是针对中国。奥巴马上台后就希望将美中关系提升至全球水平。他希望在气候变化、全球经济以及核扩散等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奥巴马坚信,这些议题没有中国的参与都不可能得到解决。”

  此外,英国BBC认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在明年1月访问美国,相信两国军事互访也有为该访问扫平障碍的目的。

  原因:重返亚洲-美国的老决心新行动

  ■盖茨来华有何算盘

  毕业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葛来仪,在美国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她也被认为是华盛顿少有的几个真正了解中国的人。

  美国五角大楼的官员表示,在围绕朝鲜问题的地区紧张形势不断加剧之际,美方正加大与中国军方恢复接触的努力。

  金灿荣表示,奥巴马政府认定,美国这些年的战略重点放在了反恐问题上,给中国的快速发展提供了便利。如今,奥巴马改变了布什政府的政策,反恐不再是其首要目标,而中国则被视为潜在的最大竞争对手。

  上述新的利益摩擦,在台海危机的时代相对被掩盖,而随着两岸关系的改善,这些过去潜在的利益冲突浮出水面。接下来,美军实际上将会在新的围堵战略框架结构下,重新强化在东南亚、东北亚的军事部署。

  葛来仪是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多年来一直从事中美关系研究。她的研究领域还包括中美军事关系、两岸关系、朝鲜半岛中的中国角色等。

  □本报专稿 胡锦洋

  人物故事:华盛顿少有的了解中国的人

  美国《纽约时报》披露,美国官员长期请求中方邀请盖茨访华,以改善两军合作,但这种合作经常因美国对台军售等问题而中断。在今年6月底举行的20国集团多伦多峰会上,奥巴马还亲自请求胡锦涛邀请盖茨访华。

  经贸摩擦仍处于可控范围

  其实在罗伯特·盖茨访华之前,中美军事交流已经得到初步恢复。据美联社报道,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率领的代表团于12月9日抵达华盛顿,10日与美国国防部负责国防政策的副部长弗罗尔尼女士在五角大楼主持举行中美国防部第11次防务磋商。这次会谈商定,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将于2011年1月10日至14日访华。中国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陈炳德上将也愿在明年双方方便的时候访问美国。弗卢努瓦表示,此次会谈标志着美中两军关系得以正式重启。

  中美之间亟须建立一种新型对话机制,在此机制下,双方的政府官员和军事官员可以一起就影响彼此国家安全的战略性话题进行讨论,类似话题可以包括核政策与核武器、太空计划、导弹防御、网络安全等。通过上述对话,中美可消除彼此的战略疑虑,建立战略互信。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弗罗尔尼女士表示,中美两军的代表进行了坦率的交流,相信此类交流有助于中美两国两军发展关系。但弗罗尔尼承认,中国和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与日本签署了安保条约的美国虽然支持日本,但同时也不希望因钓鱼岛问题而与中国对抗。

  展望2011中美关系:两大利好 两大隐忧

  ■中美“冷和平”?

  我不认为美国在亚洲的行动主要是针对中国。比如说,美国的军事活动与中国几乎没有什么关系。美韩军演在韩国“天安”号去年3月被击沉后增加密度和强度,在11月延平岛炮战后再次加强,这些演习的目的在于增强对朝鲜的遏制,并展示美韩稳固的盟友关系,改善韩国的防御能力。即使美军“华盛顿”号航母进入黄海地区也不是针对中国,五角大楼发言人曾经明确表示这一点。

  但盖茨的访问多少只是一种军事外交手段而已。目前,美国常年在亚太地区保持10万左右的军力,并将一半以上的航母、核潜艇、“宙斯盾”战舰和战略轰炸机部署到亚太地区。美国军事专家里克·罗佐夫表示:随着在亚太地区频密的大规模军事演习,美国加快了其全球军事战略东移的步伐。

  金灿荣:美国的举动更像是一种战略上的被动选择,是战略防御的表现。金融危机让美国的实力受到了影响,目前还处在颓势中,其基本思路是守住自己的地盘。想包围中国?它现在已经没有这个能力了。

  对于这次中美两军的高层对话,台湾地区“中央社”发表文章称,此次军方高层对话是中美重启双边军事关系的重要一环。今年初受美国对台军售案影响,中方中止了与美方的军事接触。

  在这一背景下,深入解读美国重返亚洲的种种动作和中美关系的波折演变,有助于读者更好地把握这一世界上极为重要的双边关系。

  版权声明:《世界报》授权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获准,禁止转载!

  文/记者温俊华 党建军 李明波

  美国全球安全机构的军事专家约翰·帕特里克也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如此频密地举行军演,其意图绝非只为增强其战斗力,更重要的是要扼制其他国家。虽然美国在演习时会一再强调演习的性质是“和平”,但美国通过强化其在亚太的军事存在以实现其“全球战略”才是真正的目的。

  金灿荣:2011年中美关系有两大利好。第一是美国国内政治对中美关系的干扰会减少。2010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2012年则是美国的大选年,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两个时期的美国国内政治都会或多或少干扰中美关系的正常发展,而2011年就没有这种担心。

  在中美两军的交流得到恢复之后,美国防长盖茨访问中国的目的将是什么呢?这是中国和美国媒体普遍关注的。

  第二,2011年,中美对对方的期待都更加理性和现实。2009年奥巴马政府刚上台,中美关系走出了低开高走的历史周期,但双方相互间过高的期待导致中美关系在人民币汇率、朝鲜核问题、气候变化等领域的潜在冲突在2010年全面爆发。

  美中需要建立更进一步的战略互信,不过,在美中军方缺乏更透明、更深入关系的情况下,这种战略互信不可能建立。过去几个月中,美中军方再次开始恢复关系。2010年12月10日,中美军方官员在华盛顿举行了防务磋商,1月,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将访问中国,2011年初,中美双边军事交流新计划也将成型。

  金灿荣指出,美国这一被耽误了20年的老决心,能在2010年得到落实,还有现实的必要性。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贸易重心已经从欧洲转移到了亚洲,美国与亚洲的贸易额已经是与欧洲贸易额的两倍,对美国这样一个贸易立国的国家来说,“重返亚洲”是很自然的选择。

  金灿荣说,中国的部分周边国家,对中国的快速崛起普遍感到不适应,因此非常乐于欢迎美国将战略重点转移到亚太地区,以制衡中国。这些国家在经济上依赖中国,安全上指望美国的骑墙政策,也给美国重返亚太提供了便利。

  但总体来说,中美之间的经贸摩擦处于可控的范围。由于两国经贸关系的密切性,双方政府都会尽最大努力协商解决问题。如果某些矛盾不能在两国框架内解决,该问题就会被提交到世贸组织。近年来,中美双方都越来越多地把问题提交到世贸,双方互有输赢。2010年12月,世贸就推翻了奥巴马政府自2009年起实施的对中国轮胎课税35%的规定。

  2010年的中美关系可谓一波三折。在这一年,美国在外交、军事、经济等领域频频向中国施压。在外交上,希拉里高调宣布介入南海问题;在军事上,美国一方面加强了与日本、韩国等传统盟国的关系,另一方面则积极寻求加强与东南亚等国的关系;在经济领域,美国在汇率、贸易、新能源等问题上一再向中国施压。

  葛来仪:中美经济关系非常复杂,两国的相互依赖性很强。中美之间,如果一方的经济出现问题,另一方也将受损害。因此,美国与中国都希望彼此的经济能持续发展与繁荣。在奥巴马执政早期,奥巴马政府与中国政府达成共识,分别在本国实施经济刺激措施,以促进全球经济发展。这就是双方经济合作的例子。

  葛来仪在采访中也提到了部分亚洲国家的因素。她表示,包括新加坡、日本等国在内的一些国家,都希望美国在该地区发挥更积极的领导作用。

  广州日报:您如何展望2011年的中美关系?

  如果说,2009年7月希拉里在东盟地区论坛上高调表示:“We are
back”只是吹响了美国重返亚洲的号角,那么,2010年,美国重返亚洲的步伐可说是紧锣密鼓。美国的这种动作直接影响到中美关系以及中国与亚洲邻国的关系,也直接影响到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葛来仪:展望2011年,中美关系依然将面临各种波折。如果双方在一些特定议题,如气候问题和朝鲜半岛问题上能够合作的话,双方就能建立更大的互信,探索出合作模式。除了加强政府间的互信,中美还应注意加强两国民众之间的关系。

  手段:美国有四大支柱

  中美军事亟须建立战略互信

  葛来仪:认为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的战略旨在遏制中国或者从战略上包围中国是不正确的。奥巴马政府寻求与中国建立积极、合作与全面的关系。

  2011年的中美关系也有两大隐忧。首先,美国经济依然没有彻底复苏,失业率一直维持在接近10%的高水平。奥巴马政府可能将责任推给中国。其次,2011年的朝鲜半岛局势可能会更麻烦更棘手。南北双方现在都采用“战争边缘”策略,导致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面对美国“高调”“重返亚洲”的一系列举动,我们不能不问:美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一直都在,为何要大举“重返亚洲”?

  美国无力“包围”中国

  葛来仪:美中军事关系近年来一直起起落落,几度停职: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之后,美中军事交流暂停一段时期;2001年美中撞机之后再度暂停;布什政府2008年10月宣布向台湾出售武器后,以及奥巴马政府2010年宣布向台湾出售武器后,中美军事关系又两度冻结。

  2010年,世界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美国“重返亚洲”的步伐。

  葛来仪提到的第二个例证是美国与越南关系的加强,她特别提到了美越军事关系的提升,具体表现就是包括美国“斯坦尼斯”号航母在内的战舰接连访问越南。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则认为,在2010年,奥巴马政府“重返亚洲”的政策升级为全面行动。“在朝鲜半岛,美国加强了与韩国安保合作,特别是在延坪岛炮击后,美韩频频在朝鲜半岛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在日本,美国重申了美日安保条约,明确将钓鱼岛纳入美日安保范围;在南海问题上,美国也一改往日中立的态度,高调介入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南海争端;此外,美国还先后加强了与印度和蒙古等国的关系。”

  对此,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葛来仪提到了几个例证。她提到,这一年,美国政府宣布加入东亚峰会。而在此前,布什政府对于东亚峰会之类的东亚多边机制甚少关注。与之相反,奥巴马政府决定,美国需要加入并塑造东亚新出现的多边国际机制。

  金灿荣还提到,美国“重返亚洲”政策的背后还有奥巴马的个人因素。奥巴马少年时期曾长期在亚太地区生活,他本人也有亚太情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