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银监会明年初发布国际资本监管新规指引

加强对系统性金融机构的监管是金融海啸后各国的共识。《上海证券报》24日透露,四大国有银行、交行、招行、中信银行已被监管层列为系统性重要银行,未来两年,这些银行可能将面临更高标准的监管要求。  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曾在今年10月召开的股份制银行行长会议上透露,一家专门研究系统性的国际机构,除了将中国几大国有银行纳入到系统性重要银行之列外,还将两家股份制银行纳入其内,因为这些银行对金融安全影响正在进一步扩大。不过,当时王兆星强调这一评判并非由银监会或其他政府部门做出,也未透露是哪两家股份制银行被纳入系统性重要银行之列。但从现在的消息来看,监管层显然吸纳了上述研究系统性的国际机构的意见,并有意对所列系统性重要银行提出更高的拨备和资本要求。  截至今年三季度,上述7家银行资产规模处在上市银行前七位,其中,除中信银行资产规模略低于两万亿元外,其他六家资产规模均超过两万亿元。一业内人士分析称,纳入系统性重要银行的一个重要标准应该就是资产规模,并认为,随着其他股份制银行,比如民生、兴业、浦发规模的进一步扩大,也包括被称为第五大国有银行的邮储银行逐步走上正轨,系统性重要银行的队伍有可能会逐步扩大。

近日,一位接近监管机构的权威人士表示,国际资本监管新工具方案年末会提交国务院,预计指引会在明年初正式推出。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亦在四季度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上强调,对于资本充足率、流动性、杠杆率、拨备率等基础监管指标,要尽早发布规则,力争两年内开始实施。  银监会高层近日表示,除国有大行和交通银行外,有两家股份制银行在被国外机构划入系统性风险银行。三季报显示,招商银行、中信银行资产规模分别达到2.36万亿元、1.95万亿,分列股份银行前两名,且两家银行综合经营业务均走在同业前列。“这只是海外机构的测算,银监会并未确认,两家股份制银行是否划入系统性风险银行明年年中才能确定。”  上述银行的一位高管向记者表示,现在仍然还在调研阶段,资产规模虽然在评定中权重较高,但还要通过银监会的综合评定。多位银行分析师表示,除拨备率外,个别股份制银行被划进系统性风险银行,可能执行更高的资本充足的标准。现行大行资本充足率要求较股份制银行高1个百分点。

北京3月2日 –
新上任的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周四在发布会“首秀“称,中国银行业系统性风险总体可控,金融业的系统性风险也总体可控;未来要坚决治理各种金融乱象,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他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否认了由其主导监管架构改革如“三会”合并的“谣传”,但同时也表示,银监会会积极参与、全力配合监管协调机制的建设,深化与“一行两会”及外管局等其它部委的信息共享和统筹协调,健全完善系统性风险监测预警和防控机制。

“不良贷款波动,在经济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开始下降、经济结构调整力度加大、经济增长的动能转换这个时期,都是正常的,即使有一些不良贷款的反弹也是正常的,”郭树清称,现在看到的情况比前些年确实差一些,但是国际比较来看,不良率并不是特别高。

他认为,中国银行业无论内部的风控、约束机制,还是外部的监管机制都是比较完善的,银行业的整体状况还是比较健康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在国际国内形势非常复杂的情况下,都是比较自然的,也不是特别有什么不可理解的地方。

截至2016年末,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1.91%,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其中,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4%,较上年末上升0.07百分点;去年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1.65万亿元,同比增长3.54%,整个银行业实现净利润超过2万亿元。

澳门新萄京手机游戏 ,郭树清表示,未来要根据银行业务和风险的新变化、新现象和新特征,全面梳理银行业各类业务监管规则,尽快填补法规空白,及时更新已经滞后于业务和风险发展的监管规制,废除不合时宜的监管规章制度。

同时,要治理市场乱象,深入开展违法违规违章行为的专项治理,重点整治违规开展关联交易、花样翻新的利益输送、重大经营管理信息隐瞒不报、违法违规代持银行股份等不良行为。

当被问及多家媒体爆出恒丰银行涉嫌违法违规行为时,同时出席发布会的银监会副主席曹宇称,银监会对此高度重视,已经会同山东省政府对相关事宜进行核查,如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从严从重处理。

郭树清则补充称,恒丰银行现在正在进行股份制改革,将在条件具备的时候,推向资本市场,公开上市。

**及时弥补监管短板**

郭树清表示,要及时弥补监管短板,排查监管制度漏洞,完善监管规则;针对近年来银行非信贷资产快速增长、表外业务也在不断扩大,他认为,这需要区别情况、进行梳理,但总的趋势是要把该纳入表内的业务纳入表内,这是一个基本的审慎的原则。

“当前,部分交叉性金融产品跨市场,层层嵌套,底层资产看不见底,最终流向无人知晓。这种现象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源于监管制度缺失,就是所谓‘牛栏里关猫’,没有完善的监管制度,银行业经营必然引发严重的风险暴露。”他说。

对于理财业务监管,曹宇称,将进一步加强监管,一方面引导理财产品更多地投向标准化金融资产;同时,严格控制嵌套投资,加强银行理财对接资管计划和委外投资的监管,强化穿透管理,缩短融资链条;并严控期限错配和杠杆投资。

他并称,银监会正在研究制定新的理财管理办法,目的还是要推动理财业务规范转型,“这个办法基本成熟了”。截至去年年底,全国银行业理财资金账面余额大数30万亿元,2016年银行理财为客户创造的收益是9,773亿元。

对于市场热议的大资管监管草案,曹宇透露,“目前人民银行牵头、会同‘三会’正在制定统一的资产管理产品标准规制,进展很顺利,…银监会积极配合人民银行和其他部门做好相关工作。”

郭树清也称,该共同监管办法将立足于最基本的标准,在达到该标准的基础上,各个机构、行业可以制定更高的要求,以“提高资管产品透明度,缩短链条,使得得所谓‘影子银行’去掉‘影子’。”

**分类实施房地产金融调控**

对于房地产金融业务,郭树清认为应分类实施房地产金融调控,鉴于房地产市场地域性差别巨大,希望银行从各自的实际出发,稳健、审慎地把握对房地产市场的资金投放,包括对开发商和居民个人。

他指出,目前银行贷款的四分之一流向房地产,并占去年新增增量的45%;过去居民贷款比重不是特别高,但是最近一两年比重很高,去年新增贷款里将近一半是房地产贷款,其中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就占了很大一部分,是需要审慎关注的领域。

“居民部门总体来说,银行贷款不算太多,杠杆率不高,但是这样一个增速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他说。

同时出席发布会的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从银行角度来说,更希望房地产市场稳定健康发展,既不能出现巨大的泡沫,也不愿意看到出现巨大波动,所以在房地产信贷政策方面还是采取差别化政策:对带有泡沫和投机性的房地产信贷需求加以限制;对一些库存过大的三四线城市,在信贷上要给予考虑;对于住房需求特别是基本的住房刚性需求,要给予信贷支持。

至于债转股,郭树清称,将坚持市场化和法制化原则,不设规模指标及进度要求,与商业银行法相抵触的地方也将加以研究;他认为债委会是处理企业债务方面问题的好形式,可以促使银行、企业、地方政府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坐下来共同面对问题。

“至于下一步会不会修改商业银行法,可能会根据形势的发展,现在还没有这样一个计划。”王兆星并透露,关于新设的专司债转股业务的银行系子公司已有一批上报国务院,将对机构资本、业务范围、资金来源等有相应的监管要求。

目前中国已成立12,836家债权人委员会,涉及用信金额为14.85万亿元;而截至2月上旬,中国市场化债转股签约金额4,300多亿元人民币,实施金额400多亿。

欲览详情,请点击国新办发布会文字实录链接 here

发稿 马蓉;审校 乔艳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