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美国铁哥们不多韩澳印都脚踩多只船

今年以来,中国周边环境呈现出了复杂的情势,与周边国家的友好关系一度出现抵抗甚至敌对状态。国际舆论对中国在外交上的新变化表示担忧,中国是不是将转向成一个拥有强硬姿态的甚至具有侵略性的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际研究学部主任张蕴岭先生今日在中国社会科学论坛2010年会发表了主题为“中国周边关系环境”的演讲。张蕴岭在演讲中称,各种迹象表明,中国一直奉行的和平发展道路的国策没有变化,周边关系基本格局和环境也并没有发生逆转。  周边关系超越历史模式  张蕴岭称,回顾中国历史发现,中国强大的时候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比较和谐,中国衰弱的时候周边国家关系就变得非常复杂,并反过来对中国产生不利影响。现在的情况则有所不同。  “经过多年努力,中国周边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周边成为一个稳定地区,一个发展合作的地区。应该说百年以来,第一次我们周边没有敌对国家,这样一个关系的转变应该说为我们构建一个和平、发展的环境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张蕴岭称,“通过区域合作把中国与周边国家置入一种制度构建,超越了历史模式。”  同时,中国经济实力增强也向周边国家提供了更大的市场和更高的利益,因此发展起一种比较平等、相互依赖、相互参与的关系。  中国的声音在变大  2010年以来,天安舰事件极大的损害了中韩关系,中国渔船事件使得中日关系陷入空前紧张。在南海地区,美国的介入也对中国东盟关系产生了影响,这些突发事件使得一些逆向因素上升,对中国和周边关系产生了损害。  张蕴岭分析道,随着中国实力上升,影响增大,利益诉求也随即增多,声音变得更大。在面对这些突发事件时,中国的反应也跟过去有很大差别,中国对美韩黄海策略、美国向台售武器、渔船事件等都明确表达自己的意见,作出强烈反应,甚至“半夜叫他们(日本)驻华大使来谈话”。  但这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张蕴岭表示,中国处在一个大的转型时期,强硬派有着更大的公众号召力,这些公众号召力也对决策者产生更大压力。  “我们看到市场上卖的最好的书是什么?都是些中华民族处于为王时代要说不等等这样一些书籍,刻意引起观众注意。”张蕴岭说,这样一些舆论导向和压力就造成不同的氛围。所以,在外界来看中国是发生了变化。  基本格局没有逆转  不过,张蕴岭认为,中国走和平发展道路的国策不会变,他表示,中国现代化进程非常长,还需要一个相当长的和平发展环节。尽管发生这么多的事情,领导人的决策,对外政策,以及最近一系列领导人出访就可以表明中国还在继续努力构造这样一种和平发展环境,来显示我们是走和平发展的道路。  尽管发生了一些舆论导向的逆转,张蕴岭认为,周边关系大的格局并没有发生逆转,基本关系和基本框架都没有变化。另外,周边环境也没有发生大的转变。“比如说,中国跟东盟的关系,东盟长期以来通过东盟自身的努力他做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大事通过区域合作框架把10个国家放在一个合作的框架上,实现了东南亚的和平。第二个就是通过构建不同层次对外关系框架,稳定了其他国家的关系。其中很重要的就是包括与中国的关系,既有经济合作又有战略伙伴的构建,还有南中海地区的稳定,这是符合东盟利益,境外矛盾在,中国和东盟发展这么一个关系大的趋势是不会改变,东盟会转向侵美反华的可能性是不存在。”  美国很难形成反华包围圈  对于美国重返亚洲策略,张蕴岭判断美国很难形成一个反华包围圈。他表示,处理得当的话,美国更多地参与亚洲事务可能是一个有利因素。  张蕴岭说,美国重返亚洲对构建一个更长的和平发展环境以及避免中美发生对抗有好处。尽管美国有遏制中国上升的打算,但其更多还是体现一种防御性。他认为,中国的周边国家也不会完全站在美国一边去反对中国。所以,关键还在我们自己,低姿态构建和谐地区和世界。

图片 1
全国政协委员张蕴岭在驻地接受记者采访 (黎萌
摄)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黎萌)钓鱼岛和南海的领土主权我们到底能不能拿回来?为什么中国面临的国际纷争近年来越来越多?中国周边的安全形势真地非常严峻吗?中国在复兴的关键阶段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在涉及外交纷争的议题时,目前的舆论导向存在什么问题?处理外交纷争,秉持怎样的原则才是真正于国有利的?

  近日,国际在线记者就这些热点问题独家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学部委员,国际问题专家张蕴岭,张委员一一作了解答。

  周边问题这时冒出来 是因为有些国家担心将来更被动

  近年来,中国与周边一些国家间出现了领土领海的争端。为什么原来可以搁置的问题现在冒出来了呢?“就是有些国家要防备一个综合实力上升的中国会用强制力来夺回它认为应该得到的东西,或者过去失去的东西。”张蕴岭如是说。

  另一方面,中国也想要。“老百姓会认为,你原来没有能力,该拿到的没有拿到,让别人占着。现在你有能力,为什么不夺回来呢?”张蕴岭说,国内民族主义的诉求在增加,别国在防备过程中也会激起民族主义。这样,问题就从冷冻状态变热和发酵,原来不成问题的现在就成问题了。

  在中国周边 美国的铁哥们没那么多

  关于中国周边的安全形势,近年来不断有人作出非常负面的判断,说形势全面恶化,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严峻局势,甚至有人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但张蕴岭称,“实际上,形势并没有严峻得不得了,周边那些国家要考虑的是,与中国为敌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张蕴岭说,看看中国的周边,“不就是跟日本有钓鱼岛、在南海跟越南和菲律宾有争端吗?”其他大部分都稳定。而且,中国和日本、越南和菲律宾并没发生全面的对抗,也只是在部分领域里争端凸显。

  “我们周边真正跟着美国来遏制中国的国家,很少,多数是半心半意,也主要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如越南和菲律宾,拉大旗作虎皮,希望美国来帮助他们减轻来自中国的压力。而死心塌地跟着美国的,日本暂时算是一个,澳大利亚和韩国都是半心半意,印度连半心半意都达不到。这些国家也要和中国发展关系,是脚踩多只船。”

  张蕴岭指出,美国的铁哥们没有那么多,而真心和中国发展关系的倒不少,包括俄罗斯、中亚国家、印度以外的南亚国家,韩国等。“朝鲜对抗美国对我们有有利的一面,当然他动作过大对中国也不利。至少他没有站在中国的对立面。”

  中国复兴进程中的最大风险

  张蕴岭认为,崛起的大国有两个最大的风险,一是高估自己的实力,导致盲动;二是国家政策被极端势力和舆论绑架。

  张蕴岭强调,能不能最终成为一个崛起的大国,“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也就是,不使局部的问题变成全局的问题、不使局部的争端变成全面的对抗,就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能力。”

  我们的舆论导向存在问题

  张蕴岭委员对我们的媒体在涉及外交纷争时作所的报道和评论提出批评:“我们的媒体几乎都是说对自己有利的理由。单向舆论引导,使大家走向单向方向,容易产生误导。应该让网民有综合的评价能力。”

  他说,现在的舆论导向让人感觉就只剩下“打”这一个办法了,那么,到最后,民众可能会更失望。“如果你不打,说明你更软。而简单地去打,去夺岛,可能也会达不到你想要达到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尽可能维护我们的战略机遇期和和平发展环境,尽可能避免发生任何干扰这个进程的事情。”

  处理外交纷争要冷静、淡定和谨慎

  “我觉得中国要冷静、淡定和谨慎。”如果不谨慎处理引起了战争,就无法预料结果。可能会暂时取得领土上的胜利,但是会花费巨大的精力,投入巨大的资源,需要更长的时间去重新塑造一个有利于中国继续发展的环境。

  “中国外交基本上是好的,不能用软硬来判断。”张蕴岭说,评价外交的好坏,第一要看能不能保卫国家的利益,第二看能否把短期、中期和长期的利益结合起来,第三,看能不能建立起有利于促进自己和外部综合关系发展的架构。

  “硬不一定带来好的结果,也可能丧失国家利益。”张蕴岭特别强调。

  钓鱼岛和南海的领土主权到底能不能拿回来?

  对这个最容易触动国人神经的超级敏感问题,张蕴岭的回答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气馁甚至愤怒。他的回答是:“有些可以,有些不可以,有些还必须做些妥协”。张蕴岭举例,越南有个副外长最近做了东盟的新任秘书长,“他就说南中国海问题只能相互妥协”,他原来在越南当副外长时就不敢这么说。

  为什么中国面临的国际纷争近年来越来越多?

  当初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各国都非常欢迎。现在当中国成长起来有力量之后,很多国家都不得不重新考虑该如何与这个迅速崛起的大国打交道。“所以中国突然发现,形势变得非常复杂了。”

  张蕴岭表示,现在发生的一些争端和问题,总的背景是中国综合实力迅速提升下出现的各种新变化的反映。

  “中国越来越成为一个对世界发展有重大影响的国家。这种影响对他国有有利的因素,也有挑战。”张蕴岭说,有利的方面是中国成为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导性因素,贡献率是最大的。没有中国这一块,世界经济的增长就更慢。中国成为世界大多数国家最大的贸易市场,而且来自中国的投资也在增加。

  同时也给他们带了新的挑战,因为中国巨大的需求、迅速的扩张,这种竞争力也对别国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这也就是现在为什么我们遭到的反倾销更多来自发展中国家(如巴西、印度、墨西哥等)而非发达国家的原因。”此外,中国还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

  张蕴岭说,这些情况和变化在很短的时间内突然一起冒了出来。过去,世界没有经历过一个大国取得这么快的发展、形成这么大的影响的情况。各国都在观察、思考和应对着中国。“应对的方法各种各样,包括敌对性的、限制性的、遏制性的、防备性的、竞争性的。所以说中国面临的形势变复杂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