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中小银行更盼大额可转让存单缓解资金压力

沉寂多年的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市场有望重启。中国银行业协会日前举办“大额存单业务座谈会”,央行、银监会、国家开发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汇丰银行等17家机构的代表参加了会议。与会代表一致认为,目前启动大额存单业务的市场呼声日益提高,重启大额存单业务时机已经成熟。  中国银行业协会专职副会长杨再平指出,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作为商业银行主动负债工具,对商业银行由资产管理向负债管理转变有着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也曾被许多国家作为利率市场化建设的突破口。所谓的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是银行印发的一种定期存款凭证,凭证上印有一定的票面金额、存入和到期日以及利率,到期后可按票面金额和规定利率提取全部本利,逾期存款不计息。该存单可流通转让,自由买卖。  早在1986年,我国便已出现大额存单业务。不过,由于大额存单业务出现了各种问题,如利率过高引发的存款“大搬家”、盗开和伪造银行存单进行诈骗等犯罪活动猖獗等,在1997年监管部门暂停审批银行的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发行申请,该业务陷入停滞。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整个国内外汇率和利率市场形势的变化,启动大额存单业务的市场呼声日益提高,尤其是外资银行网点少、存款不稳定,需求更迫切一些,而中资银行也面临市场化工具太少的挑战。与会代表一致认为,目前重启大额存单业务时机已经成熟,其将增加银行主动负债的金融工具,拓宽银行的资金来源,增加市场投资品种,丰富风险控制的手段。

在贷款利率下限取消之后,存款利率市场化也初见曙光。业内传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将于近期面世,这或许将作为可转让定期存单出场的前奏,成为存款利率管制放开的第一道闸门。

数家国有大行已向央行提交发行大额可转让存单方案的消息,引发市场对推出大额可转让存单的猜想。银行业人士指出,未来若推出大额可转让存单,将有助于改善银行流动性。由于中小银行资金压力相对较大,因此其发行大额可转让存单的迫切性更高。

银行积极筹备大额存单

利于改善流动性

8月下旬,市场消息称,央行计划于9月下旬率先推出大额可转让NCD,并可能于年内重启针对非金融机构的企业及个人主动负债的大额存单。据了解,利率市场化还缺的“临门一脚”便是存款利率的市场化,分析认为重启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是存款利率市场化的一个很好的过渡。有消息称,央行于今年可能会重启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

从国外经验看,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是银行印发的一种可以在市场上转让的定期存款凭证,凭证上标明票面金额、存入和到期日及利率,到期后可按票面金额和规定利率提取全部本息,逾期存款不计息,可流通转让自由买卖。主要发行给企业、个人或者其他机构投资者,发行利率市场化,企业和货币市场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可以在二级市场交易。

对此,上周,中行副行长王永利在中行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中行同样在几大银行中是第一批提交了大额可转让存单的申请。“什么时候监管部门能批下来,到底是多少,还取决于最后的量的安排,我们有信心中国银行成为第一批取得发行资格的银行。”王永利称。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大额可转让存单是解决银行流动性问题的工具。银行间同业流转存单比同业拆借更方便,某一方机构流动性偏紧时,即使同业拆借拿不到资金,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获得资金。“这对于市场流动性平稳是有好处的,对于利率市场化改革也有好处。”

此前建行在今年中期业绩说明会上也表示,该行已根据相关要求向人民银行提交了建立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的方案。

“目前市场热议拟发行的大额可转让存单只限于金融同业之间,用来解决同业间的资金流动性问题。这有利于同业资金的流动性,也有利于货币市场利率进一步市场化。”光大银行首席宏观分析师盛宏清表示。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其他商业银行也非常希望能够参与其中。他认为,NCD此时推出,不仅条件已具备,市场需求也非常迫切。在贷款利率放开之后,市场定价需要基准,该基准可由央行公布,或寻找新参照标的。显然,在利率自由化进程中,后者更为合理。

中小银行需求迫切

需有更强定价能力

中金公司报告认为,从银行同业负债的角度看,最近几年中小银行的同业负债扩张较快,占总负债的比例也在持续上升。大型商业银行的同业负债占总负债比例较低,也没有出现持续上升。在试点初期,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并没有很强的动力把同业存单的规模扩充到很大。如果试点拓宽到其余的股份制银行和中小地方商业银行,则同业存款的发展速度可能会很快。

“目前3个月期以上的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认可度相对不高,原因就在于成交量较少。”鲁政委认为NCD实现流转后,能提高其可信性,进一步夯实利率基础。而从利率市场化角度来说,NCD影响确实有限,但专业机构定价相对理性,如果一下子将CD推到普通百姓面前,对市场冲击太大,定价也很困难。“不过,将理财产品标准化之后,其实也可以当做准CD。”他表示。

“中小银行吸收存款压力更大,资金更紧张,因此发行大额存单的迫切性也相对更高。”连平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张晓慧日前刊发于《中国金融》的《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一文称,在推进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不少国家是以发行大额存单作为起点的。我国允许金融机构发行同业存单等负债产品,将为今后推出面向企业和个人的大额存单创造条件,进一步提高存款利率的市场化程度。

盛宏清也表示,在商业银行中,中小银行发行存单的迫切性更高。大行吸收活期存款的平均负债成本要比小行低得多。在货币市场上,大行是资金净融出方,小行是融入方。2012年,大行向中小行融出资金达到30万亿元。

鲁政委认为CD发行将带来两方面影响:一是要求金融机构对未来利率具有更强的定价能力,与利率管制时的天然利差不同,需要对资产负债做更好的平衡;二是正如金融债利率不一定全部高于同期存款利率一样,CD发行导致利率上行还是下降并不能十分确定。但针对企业的CD将为银行带来长期稳定负债,成为比理财更优化的完美存款替代。

同业存单的推出是否会提高银行负债成本?中金公司报告认为很难一概而论。同业存单本身作为一种融资工具不会推动利率向某个方向发生趋势性变化,利率水平的确定仍需要综合判断经济增长、通胀、央行货币政策、银行资产负债结构等因素。

或将冲击银行理财产品

盛宏清表示,大额可转让存单对同业存款起到了某种程度的替代。其发行利率应该不会高于同业存款,理论上应该在同业存款利率和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之间。“存单对商业银行负债成本的影响还主要取决于央行对货币政策的态度。”他说。

早在1986年,交通银行、中国银行、工商银行等就曾相继发行CD,央行于1989年5月下发了《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管理办法》,对CD市场的管理进行完善和规范。1996年,央行重新修改了《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管理办法》,对CD的审批、发行面额、发行期限、发行利率和发行方式进行了明确。

盛宏清还表示,大额可转让存单设计的关键问题在于存单的期限、与现在协议存款的区别以及定价机制。初期,大额可转让存单发行可能仅限于银行间市场,未来希望市场参与者能进一步扩大,放开基金公司等机构进入这个市场。基金公司、央企等机构的入市,能够扩大市场的购买能力,同时能进一步推进利率市场化。

由于多方面原因,过去始终没有建立统一的CD二级流通交易市场。由于CD业务出现的一系列问题,如超过央行审批额度发行、利率超出允许范围、盗开和伪造银行存单进行诈骗等犯罪活动,央行于1997年暂停审批银行的CD发行申请。

中国银行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认为,目前银行间同业存放业务是线下业务,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定价机制不够透明,不利于央行监管;如果发行NCD,参与的金融机构将更多,透明度也更高,有助于银行完善自身定价机制。

“从短期看,由于同业存款占银行总负债的比重较小,所以同业存单对银行的成本压力也比较小。从中期看,CD的推出一定会取代一部分保本型理财产品,也会吸引货币基金、信托等理财产品的资金回归银行表内,从而可以产生盘活资金存量的效果。”中信建投证券宏观分析师王洋表示。

■名词解释

大额可转让定期存单

是银行负债业务的一种,始于美国,最初是为规避利率管制。客户将资金存在银行,银行为其提供凭证,双方形成债权债务关系。存续期间,银行向客户支付利息。存单可在二级市场流通转让,但不得提前支取。到期时银行向最后持有人支付票面资金。其中仅针对银行间市场的称为大额可转让同业定期存单,参与者包括商业银行、保险公司等。京华时报记者高晨
马文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