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忽视热钱流向趋势遭疑

近日,针对三季度末我国外汇储备余额增长较快的问题,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其中主要的原因是人民币升值预期以及资产的价格变动。数据显示,2010年三季度末,国家外汇储备余额26483亿美元,较二季度末增加1940亿美元。今年上半年外汇储备余额增加551亿美元。其中,9月份新增外汇占款为2895.65亿元人民币。  该负责人承认,近期来看,我国资金流入仍面临较大压力。因此,防治“热钱”流动风险,需要采取综合性措施。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还表示,近一段时间,有观点以“新增外汇占款-贸易顺差-实际利用外资=热钱”为测算方法,断言“热钱”重新流入境内,是不准确的。他认为,这种分析方法有失科学,不但漏掉了服务、收益、证券投资等国际收支交易项目,而且在没有确定外汇占款构成要素及形成机制的情况下,将不同范畴的统计数据进行比对,由此得出的结论也不可取,具有一定的误导性,不利于正确认识跨境资金流动情况。  不过,在我们看来,外管局该负责人的这种说法,犯的错误与国家统计局一样,是在拿技术性的理由作为障碍,来否定对热钱流向趋势的判断。其实,如何计算热钱,是外管局的分内之事,不仅要算出来,还要把测算结果公之于众。但现在一方面对数据和测算方法保密,一方面又说其他的分析误导,这似乎太官僚了。对于政策制定者来说,数据的具体细节是一个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在全球再度松货币的背景下,提前对热钱流入趋势保持警惕,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过分的。

央行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末中国外汇占款余额为23.7万亿元。据此计算,3月新增外汇款4079亿元,较2月的2145亿元增九成,仅次于去年10月和今年1月的逾5000亿元水平。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研究主管石磊认为,在外汇占款还比较多的情况下,“对冲压力还很大。”2010年,中国金融机构外汇占款新增32682.14亿元人民币,月均为2720亿元左右。虽然一季度中国外贸为逆差,但中国外汇储备已达30447亿美元,同比增长24.4%。新增外汇占款持续增加,加大了央行货币对冲的压力。  在热钱方面,财政部副部长李勇日前撰文指出:“我国外汇占款已经表现出异常……热钱加速流入的迹象较为明显。……我国前期出台的一系列防热钱政策已初显成效,但阻击热钱的任务依然艰巨。”  不过,工商银行董事长姜建清15日表示,目前,热钱流入占中国货币新增量9%左右,去年这一比例是7%左右。2009和2010年末,中国M2余额分别是610225亿和725851亿,2010年增加115626亿,按姜建清所称热钱占7%来测算,去年流入中国的热钱有近8100亿元,按美元与人民币6.8的汇率,相当于1190亿美元,这是外管局数据的3倍以上。今年2月17日外管局在《2010年中国跨境资金流动监测报告》中称,2010年热钱净流入只有355亿美元。

5月14日,中信证券发布的最新研报称,4月外汇新增占款高达2863亿元,自2009年9月份以来平均每月新增逾2500亿。

此前市场也曾传出,4月外汇占款新增或达3747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1000多亿元。不过,上述数据均未得到有关部门的确认。

“4月份,热钱流入上升很快。”5月17日,一位国有银行人士向本报透露,“从商业银行内部结售汇数据看,4月份热钱涌入态势较明显。”

5月14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2010年一季度我国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其中外汇净流入为959亿美元。

对此,5月15日,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在出席交通银行一个研讨会时做出解释,按照央行的口径,2010年1季度外汇储备增加479亿美元,同比多增408亿美元;“但如果把货币折算、资产价格变动这些估值影响剔除以后,实际上储备资产一季度增加960亿美元,同比增长46%。现在减顺差的任务仍然很重。”

“在今年年初出现新兴市场国家资本流出风险基本解决的情况下,中国现在又重新面临国际收支大量顺差,储备快速增加的问题。”管涛分析。

同时,资本流入压力加大亦引起监管层的担忧。管涛透露,2010年1季度,资本项目顺差达到550亿美元,上年同期则为净流出134亿美元。

热钱涌入加剧

来自中信证券的数据称,4月份新增外汇占款2863亿,延续了2010年以来的增势。2010年前3个月,外汇占款增加7478
亿元,同比增长78%。

若采用“‘热钱’=单月新增外汇占款-新增FDI和贸易顺差之和”简单推算,4月份热钱涌入规模大致为328亿美元,高于此前1-3月份的平均水平。1-3月份,这一数字分别为213亿、154美元、373亿美元。

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丁志杰认为,早在2009年9月份,短期资本的流入就已达到了危机前的水平,而在今年的一季度这一趋势进一步强化。

丁志杰认为,观察热钱更为重要的一个指标是,经常项目项下的投资收益。

外管局数据显示,2010年1季度,经常项目投资收益顺差为213亿美元;而2009年全年收益顺差为433亿,2008年上半年为388亿。

丁志杰认为,与2009年以及和2008年比的话,目前短期资本流入即所谓的热钱,可能已经超过了2008年上半年的高峰值。

“从收益顺差这一指标看,至少现在来说,资本的大部分流入才刚刚开始;目前,更多短期资本的流入是通过合法的渠道。投资收益顺差,是由外国投资的利润没有汇出这个原因造成的。”丁志杰分析。

中国银行全球金融市场部分析师石磊认为,“4月份热钱涌入较多,主要原因是单月人民币升值预期较高;与此同时,整个东南亚地区面临国际资本流入态势,与中国股市表现不佳相比,东南亚诸如泰国、印度尼西亚市场股市表现突出。

同时,在人民币升值预期下,此前市场流行的美元套利交易更加活跃。

外汇贷款高居不下就是一个很好明证。截至4月末,金融机构外币贷款余额为4134亿美元,同比增长70.32%,当月外币贷款增加52亿美元;另一方面,外币头寸紧张之下,外币存款增长乏力,4月末外币存款余额2043亿美元,同比增长0.07%,且当月减少90亿美元。

5月15日,管涛直指美元低利率导致的美元套利交易活跃给现行政策带来的压力。“因为美元利率比人民币利率存款比重高,还有银行帮企业做一些产品不断套利、套汇。”

不过,管涛表示,1季度资本项目由逆差转为顺差不能简单理解为有供给进入。

管涛认为资本项目转为顺差主要由于三个原因:一是,直接投资顺差同比增长了79%。二是,银行减持境外资产转回境内运用新增153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仅为50亿美元。还有一块就是外债。今年一季度外债不下降反而增加,贸易信贷也在增加。

资本项目由逆差转顺差

与热钱涌入相关的是2010年1季度,资本项目由逆差转为顺差。资本项目顺差1季度达到550亿美元,去年同期则为净流出134亿美元。

与此相对的是,1季度贸易顺差下降,经常项目顺差亦随之下降,随之而来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也下降。

管涛表示,2010年,1-4月份贸易顺差下降将近80%,同时,1季度经常项目顺差同比下降46%,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3.5%,而去年同期为8.2%,全年为6.2%。

“基本上回到了2005年以前的水平。”管涛认为,经常项目顺差占GDP的比重下降,说明国内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取得成效。另外也是说明人民币汇率水平趋于合理,汇率不是经常项目顺差主要的原因。

丁志杰亦认为,从今年一季度情况来看,我国国际的收支状况回到2006年以前的情况,即汇改之前2002-2005年的情况,资本的流入成为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

当然,中国并不是特例。金融危机以来,2008-2009年流入发展中国家资本经历了一个由急剧减少到快速回升的过程。

资本流动趋势迅速逆转会带来很多问题。丁志杰认为,这可能导致发展中国家经济复苏过程中,货币升值、资产价格上涨、以及通货膨胀压力明显。

同时,从过去十年的经验看,不平衡的国际收支结构,特别是资本波动给货币政策执行带来较大难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