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调控治涨不治跌 大蒜价格再度飙升

治什么,什么就涨。就在监管部门不断在对价格违法施以重拳时,大蒜价格再次上涨,截至昨日已达6.57元/斤,累计涨幅达21.2%,再次回升到5月上旬的价格高位。  7月13日,国家发改委拟订了《关于市场价格异常波动时期价格违法行为处罚的特别规定(征求意见稿)》,严打价格违法,处罚上限拟翻至200万。不过,有专家表示,这些炒作性价格的平地风云,绝不是一纸罚单所能治理得了的。  蒜价近期仍将上涨  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与前一日相比,7月18日,猪肉、蔬菜、禽蛋价格上涨;水产品价格以降为主;食用油、牛羊肉价格微幅波动;成品粮、水果、奶类价格基本稳定。  4月份以来,全国大蒜价格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行情:4月初至5月上旬价格持续上涨,累计涨幅为24.8%;5月中旬至6月中旬价格快速回落,累计降幅为17.6%;6月中旬以来价格再次大幅上涨,截至7月18日累计涨幅达21.2%,至每斤6.57元,再次回升到5月上旬的价格高位。尤其需要关注的是,近日大蒜价格呈现加速上涨的态势,目前上涨动力仍很大。  据业内相关人士介绍,由于去冬大雪和今年春寒气候的影响,大蒜产量降低。同时,今年的大蒜出口量上升,加剧了供需矛盾。此外,农资价格上涨、运输成本增加等因素也促使大蒜价格高位运行,这种运行态势近期不会改变。  专家:不能只靠下罚单  业内人士表示,本轮大蒜市场的操控已经非常明显地表现出金融衍生品炒作的娴熟手法,牟利几近疯狂。由于大蒜产量少而且产地集中,给了游资炒作的机会。今年以来,北京、上海、天津、重庆等地的多家大型大宗商品农产品中远期交易市场均涌入了一定数量的多头资金,并且坚决做多。  专家表示,价格问题,尤其是较为成熟的市场体制下的价格问题,基本上是供求与价值的问题,绿豆大蒜等非垄断性产品,更不大可能以阴谋论一以概之。至于农产品的调控,着力点还得从源头开始,只有调动并保护好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增加供给以纾解暴涨症结,才能在理顺价格的同时又防止打压到农产品价格的合理上升。而这些炒作性价格的平地风云,绝不是一纸罚单所能治理得了的。  相关新闻
发改委首次公布录音揭露绿豆涨价黑手  近日,国家发改委首次公布了一段录音,从录音可以看出,前段时间绿豆价格暴涨同一些企业和个人,散布绿豆涨价信息、串通涨价等行为不无关系。  发改委提供的这份录音显示,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因去年10月召集国内16个省区市上百家绿豆经销企业开会,串通涨价、哄抬绿豆价格。会上,一个代表在发言中呼吁参加会议的代表不要卖出绿豆,要卖也要少卖。从录音中不时还可以听到,“绿豆产量会出现明显减少”,“价格上涨已成必然”,“会议有益于经营者对未来市场预期达成共识”等言辞。  国家发改委价检司有关负责人表示,吉林玉米批发市场等企业相互串通,散布涨价信息,操纵市场价格,在客观上起到了对全国绿豆市场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编辑
陈婷慧)

几乎与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三部委重拳打击串通涨价、哄抬绿豆价格的百余家经销商同时,刚刚出现回归理性趋势的大蒜价格重新抬头。据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6月18日以来,国内大蒜价格又现涨势。截至昨日,全国大蒜价格累计涨幅已超过7%。从省区市情况来看,九成左右省区市的大蒜价格出现上涨,其中宁夏、河北、陕西、天津的涨幅居前,分别为27.4%、27.3%、26.0%、22.5%;甘肃、安徽、河南、山东、北京的涨幅在15.9%-19.0%之间;其余价格上涨省区市的涨幅均在10%以内。
今年以来,绿豆、大蒜等农产品短时间迅速涨价引起市场和主管部门的关注。从今年3月底开始,各地市场上绿豆价格飙升,上涨最多的从18元/公斤涨到了24元/公斤,涨幅达三成多。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除受干旱减产影响外,投机商们早在去年秋季时就开始囤货,制造紧俏假象,哄抬价格,从中牟取暴利。在绿豆之前涨起来的大蒜、辣椒,在绿豆之后出现非正常涨价苗头的花椒、玉米,也多与投机商的炒作相关。
针对农产品此起彼伏的非正常涨价,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等多部委5月底展开专项整治,大蒜、绿豆等农产品价格逐渐恢复平稳。三天前,吉林玉米中心批发市场有限公司等百余家经销企业涉嫌捏造散布涨价信息、操纵市场价格的违法行为,被处以最高100万元的罚款。同时,山东、河南等地执法部门也对当地一些涉嫌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的大蒜经销商和协会予以查处。
在业内外对政策调控立竿见影的效果拍手称快之时,大蒜价格又重新抬头的消息让农产品产业链上的相关方产生顾虑:百万罚单能否刹住农产品炒作之风?观察人士分析,用行政的手段去打击一些炒作农产品价格的投资者,见效比较快,却很难说是“对症下药”。该人士建议,防范农产品价格短期内不合理上升,首先,要稳定发展农业生产,政策调控的着力点要放在调动和保护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和增加供给,防止打压农产品价格的合理上升;其次,在农民和市场之间建立一个有效的中介组织,帮助农民走出价格波动的困境;最后,由于市场信息掌握在经销商手上,还要谨防一部分人在市场敏感期通过制造概念,渲染涨价氛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