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退出QE预期引发资金撤离亚洲 印度首当其冲

根据近期公布的亚洲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外汇储备变化情况显示,各国外汇储备普遍达到近3个月以来低位,这意味着外资开始出现流出的迹象。全球宏观经济形势的不稳定,以及欧洲债务危机与中国房地产市场的宏观调控,造成了外资对亚洲风险资产的回避,这恐怕也是造成亚洲股市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另外,亚洲部分国家将要对短期资本进入进行限制的政策传闻、美元资产再次受到投资者青睐和亚洲外汇中欧元资产的贬值,也是造成外汇储备下降的因素。  日本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披露的数据也显示,海外投资者正在撤离亚洲股市。5月海外投资者在亚洲7个股市的卖出量较买入量总计超过200亿美元,总卖出量达到了自2008年10月雷曼兄弟破产以来的最高水平。除菲律宾以外,所有国家海外投资者的股票卖出量都超过了买入量。这也是海外投资者14个月以来首次成为日本、韩国、印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中国台湾综合股市的净卖出者。日本以海外投资者净卖出量达62亿美元位居排行榜榜首,占海外投资者净卖出总量的比例约为1/3。韩国以53亿美元净卖出量紧随其后,这也是自2008年1月以来韩国海外投资者净卖出量的最高水平。中国台湾海外投资者净卖出量为41亿美元。  美林全球基金经理人最新调查表明,全球基金经理人对未来经济成长看法开始动摇,主要是担忧欧洲债务危机及中国调控政策等因素可能对景气复苏造成不良影响。看好欧元区经济成长的经理人,由84%大幅降至67%,减少17%,创下纪录以来次高的单月降幅。另外,有3%的区域产品经理人不看好未来12个月的中国经济成长,这也是去年3月以来首度出现看坏中国的看法。

新加坡6月14日 –
热钱撤离亚洲新兴市场之际,印度的市况成了预警危机的金丝雀。

首尔9月27日 –
外国投资者本季度在韩国和台湾股市的投资规模创下六个季度来的高点,因为市场预期企业获利改善,而且投资者还认为相比于其他亚洲新兴市场,韩国和台湾更为安全。

图片 1

不过分析师称,由此导致的两地股市的上涨可能有点过度了,企业获利改善的步伐不太可能快到足以支撑更高的估值,因为预期中的出口回升还未出现。

资料图片显示印度国旗。REUTERS/B Mathur

汤森数据显示,自6月底到周三,海外投资者在韩国和台湾股市共计净买入超过140亿美元的股票,而6月份单月为净卖出86亿美元。

对美国利率上升的忧虑导致金融市场遭遇抛售,印度经济成长放缓,且对外资有很强的依赖,该国所发生的状况很可能会决定这仅仅是一场短期的溃败、还是一场全面的危机。

这提振了两地市场的股价和货币。据指数编撰者富时数据显示,以美元计价,韩国股市较6月底的低点上涨了逾20%,台湾股市亦上涨近10%。

自5月以来,印度卢比的跌幅在新兴市场货币中仅次于南非兰特,因为投资者抛售那些最容易受到美国终止超宽松货币政策冲击的资产。

“拥有经常帐盈余的国家明显吸引到外资的流入,并且,有关韩国经济和企业获利增长已经触底的看法也愈发得到认同,”美银美林的韩国研究部主管Bryan
Song说道,“基于历史表现,韩国股市在未来12个月或将录得约20%的涨幅,但外资能否持续流入,将取决于未来的获利表现。”

其他市场亦因为资金流向的转变而走跌,但跌幅并没有那么深重;自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2008年起陆续推出一系列刺激计划以来,不断有资金流入亚洲新兴市场,但近来这一趋势发生了反转。泰国、印尼和菲律宾的股市和债市均遭遇了大规模的资金外流。

浏览外资买入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gen43v)

“泰国、印尼和菲律宾都有大量的热钱。只要危情蔓延之势继续延烧,这三个国家仍将最容易受到冲击,”ING驻新加坡的亚洲分析师Tim
Condon表示。

浏览股价图表,请点选:(link.reuters.com/men43v)

“如果说会有一张多米诺骨牌被碰倒,我觉得会是印度,因为该国经常帐赤字规模庞大。”

**出口增长疲弱**

Condon认为,危情演化成一场像2007年或1997年那样的区域性危机的机率极低。

由于享有很大规模的经常帐盈余和外汇储备,当市场因预期美联储可能开始缩减购债计划而引发新兴资产抛卖时,韩国和台湾却脱颖而出,成为较为安全的投资对象。

情形已有很大的不同。亚洲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势头强劲。尽管过去四年获得低息资金较为容易,导致债务高企,但这不同于引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短期债务。

但出口增长疲弱意味着出口导向型企业的获利改善将较为缓慢。

多数经济分析师处之泰然,认为这是投资者通过重新调整全球投资组合,来对无风险美债收益率的重新定价做出的反应。

今年1-8月期间,韩国出口较上年同期成长1.7%。根据调查预估,9月增幅或可达到2%,远低于过去十年的均值14%。

不过,那些依赖外资来支付进口账单和利息的国家易受冲击。这类国家名单中,印度和印尼排在最前面,随后为越南和斯里兰卡。

台湾去年全年出口下降2.3%后,今年前八个月出口比上年同期也仅增长2.5%。政府数据显示8月外销订单同比仅成长0.5%。

**印度和印尼**

“尽管继续受到与其他一些受困新兴市场不同的对待,但要使外资保持投资势头,就需要有强劲的获利增长,”Korea
Investment & Securities的分析师Park So-yeon表示。

在截至2013年3月的财年,印度经常帐赤字达到950亿美元,花旗经济分析师Rohini
Malkani估计这相当于该国经济产出的4%以上。同期资本净流入926亿美元,帮助填补经常帐赤字缺口,一如近年来的情况。

Korea
Investment是韩国最大的券商之一。该公司最新的报告显示,截至8月,其已连续九个月下调追踪的200多家上市公司的获利预估。

但印度现在开始面临麻烦了。印度卢比自5月来贬值8%,短期外债达920亿美元,而且2,5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仅仅够应付六个月的进口,该国极度需要留住外国投资并避免出现国际收支危机。

更加凸显这一点的是,的计算显示,501家韩国企业6月当季的营业利润较上季增长12%,但除去前10大公司的利润则是下滑1%。

瑞银分析师估计,印度是新兴市场接收股市资金流入最多的国家,自2010年1月起收到了670亿美元,而此前10年一共才接收了630亿美元。即便经济增速放慢,但2009年至2012年间,印度股市的市值增加了一倍。

“我对于未来的台股市场维持相当中性的态度;我们预计市场不会有大起大落,”台北顾问机构财子学堂的副总经理林成荫表示。

经济分析师认为,日本和美国经济成长前景好转将提供缓冲。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在美国和日本增长加强的情况下,新兴市场不大可能出现危机,我觉得这不会是基准情景。”Condon说。

匈牙利和克罗地亚等欧洲新兴经济体外债水平很高,因此在本币贬值的情况下,偿债将愈发困难。而韩国、泰国和菲律宾等外币债务约占国内生产总值30%的亚洲新兴国家,也可能面临一些压力。

印尼则更加脆弱,因为外国投资者在该国高收益率债券市场的投资规模非常大。外资对印尼债券的投资额超过310亿美元,持有该国约34%的未偿债务。

印尼经常帐赤字达240亿美元,外汇储备约达1,050亿美元,短期债务规模则差不多是外汇储备的一半。结合起来看,形势远非乐观。

为了掩饰对外汇储备可能会被很快用于保卫本币的担忧,印尼央行本周做出了传统的防御选择,即上调政策利率,以期增强卢比债券的吸引力。

**不会出现危机**

亚洲企业手中也握有大量外资,这些企业已利用欧元、日圆和美元收益率较低的机会大举借债。2012年举债规模总计1,338亿美元,今年迄今则又举债884亿美元。

随着美国公债收益率上升,持有这些与美国公债收益率挂钩的债券变得十分棘手。自5月初以来,10年期美国公债收益率已累计上扬55个基点。

但目前而言,还没有人认为会出现危机,且不要说新兴市场仍坐拥规模庞大的外汇储备。其中包括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分别为3.4万亿美元、3,040亿美元和2,5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即使是从与短期债务或货币供应的比率来看,外汇储备规模也很大,印尼等国除外。

根据澳新银行的数据,中国外汇储备能够支付22个月的进口用汇,台湾能够支付18个月,菲律宾则足以应付16个月的进口用汇支出,泰国大约能支付9个月。

菲律宾的外汇储备相当于短期债务的10倍,马来西亚为4.5倍。此外,新加坡和菲律宾的外汇储备与本国货币供应之比也分别达65%和67%。由此来看,即便外资撤离这些国家,货币市场遭遇重压的机率也较低。

“我们预计,未来两年主要新兴市场不会出现国际收支危机,”瑞银策略师Bhanu
Baweja在报告中称。

“我们目前距离爆发国际收支危机还很遥远,”Baweja还称。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