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就汇率政策作出新承诺 但向美国发出善意信号

24日上午,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拉开帷幕。在会议开幕式上,国家主席胡锦涛发表了题为《努力推动建设21世纪积极合作全面的中美关系》的致辞。  胡锦涛表示,中国将继续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按照通行的国际经贸规则扩大市场准入,支持完善国际贸易和金融体制、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中国将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着力扩大国内需求、增加居民消费,积极推动对外贸易健康平衡发展,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  对于市场关注的汇率问题,国家主席胡锦涛表示,中国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在此前坊间猜测,中国政府可能会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就人民币汇率政策做出重大让步,但中国央行明确否定了这种说法,中国央行顾问对媒体表示,人民币汇率问题不太可能成为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核心议题,因为对人民币汇率过度施压无助于化解人民币升值僵局。“这样看来,人民币汇率问题可能不会像此前预计的那样成为对话主要议题,但也绝不会撇开这个话题。”  4月份,美国宣布推迟决定是否把中国划为“汇率操纵国”。4月8日盖特纳突然访华与王岐山进行闭门会谈人民币汇率问题,这次高规格的中美对话应该绕不过这个话题。现在从胡锦涛主席的发言中,可以推测出,中国方面还是想逐步推动汇率机制改革,但过程还是采取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不会太激进。

* 胡锦涛重申中国将持续渐进推动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

摘要:
作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特别代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国务委员戴秉国8日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将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财政部长盖特纳共同主持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此期间,两国将就此前提出的四大议题进行有效的沟通协调,以建立一个良好的中美关系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启  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 作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特别代表,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国务委员戴秉国8日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将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财政部长盖特纳共同主持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王岐山、戴秉国乘坐的专机当地时间8日下午抵达华盛顿郊外的安德鲁斯空军基地。按照安排,美方8日晚在白宫斜对面的布莱尔国宾馆(Blair
House)设宴欢迎中方一行,9日上午,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正式开幕。  据双方通报,对话期间,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会见王岐山与戴秉国,王岐山将与盖特纳共同主持经济对话,戴秉国将与希拉里共同主持战略对话,参加对话的中方代表包括央行行长周小川、财政部长谢旭人、商务部长陈德铭、科技部长万钢等,美方代表包括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商务部长骆家辉、劳工部长索利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夏皮罗等。  在战略对话层面,中美预计将就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苏丹问题乃至近期中东局势进行探讨,美方也期待与中方讨论“基地”组织头目本·拉登被击毙后的反恐合作议题,此外双方还将就维和、执法合作、气候变化等议题举行多场对口磋商。  同时,中美将在战略对话期间举行首次战略安全对话,中方由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牵头,美方由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牵头,双方外交、军事部门的有关人员将参加对话。  经济对话层面,据中国财政部早前介绍,经双方商定,本次对话主要讨论四大议题,即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完善金融系统和加强金融监管、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以及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由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共同发起,中美轮流在北京和华盛顿举行一年一次的会晤。按照双方商定,对话议题主要为事关中美关系发展的全局性、战略性、长期性问题,此外双方也会就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中美将首次举行战略安全对话
美期待讨论反恐合作  双方将启动第三轮战略经济对话,经济问题可能涉及利率市场化等  【对话主持者】  胡锦涛特别代表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国务委员戴秉国  美国总统奥巴马特别代表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和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  双方近30名部门负责人参与  对话将于美国华盛顿时间5月9日至10日举行。中美双方都十分重视第三轮战略与经济对话。双方分别有20多个部门的近30位负责人参加对话。其间,奥巴马将会见中方两位特别代表,双方将举行联合开幕式、企业家午餐会等活动。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是两国元首2009年4月共同倡导建立。美国负责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认为,对话已成为双方管理两国关系最重要的场合或机制之一。  中美需要对话增信释疑  分析人士认为,国际新问题、新挑战不断。此外,当前美国大选已启动,党派斗争日趋激烈。历史经验表明,中美间的分歧在美国党派政治中时常存在被放大和政治化的风险,从而可能干扰两国关系的发展。上述问题,中美客观上需要加强沟通,对话可增信释疑。  【时间】  ●华盛顿时间5月9日至10日  【议题】  ●战略安全对话(首次)  ●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苏丹问题、中东局势  ●美方期待讨论反恐合作  ●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完善金融体系、加强金融监管  ●美方将提出信贷方向、利率市场化、银行部门改革  ●预计中方将提出市场准入、出口管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随着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发展,美国经济相对萎靡,美中经济在发展速度方面的落差有可能在美国国内被政治化。——美国前国防部长科恩  ■
议题  美期待与中方讨论反恐合作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议题和内容历来是关注点之一。  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和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均透露,对话期间,双方将首次举行战略安全对话。坎贝尔说,这是本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一个“创新”。美国国际和战略问题研究中心学者葛来仪日前告诉记者,战略安全对话应是这轮对话的一个“看点”。  崔天凯介绍,双方将就建设中美合作伙伴关系等议题开展深入讨论。坎贝尔表示,在战略对话层面,双方代表将就朝核问题、伊朗核问题、苏丹问题、中东局势进行对话,同时期待与中方讨论反恐合作。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6日透露,经济对话双方将就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完善金融系统和加强金融监管等议题展开讨论。美国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官员表示,美方将向中方提出信贷发放、利率市场化以及银行部门改革等议题,预计中方将向美方提出市场准入、出口管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议题。  第三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谈四议题  两国将就此前提出的四大议题进行有效的沟通协调,以建立一个良好的中美关系,既符合中美两国共同利益,也为国际社会的发展做出贡献。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于本月6日举行的中外媒体吹风会上介绍,经中美双方商定,本次经济对话的主题为“建设全面互利的中美经济伙伴关系”。围绕这一主题,双方将讨论以下议题:一是促进贸易与投资合作,包括推进新兴产业领域的贸易与投资合作等;二是完善金融系统和加强金融监管,主要包括金融业改革,跨境金融监管合作;三是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四是促进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主要包括全球宏观经济形势与挑战,将涉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东北非形势对地区和世界经济影响、日本特大自然灾害等议题。  促进贸易与投资
减少政策障碍是关键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此前表示,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企业走向世界,这既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其他国家。“美方再三表示欢迎中国的企业赴美投资,但是我们也收到很多中国企业对赴美投资受到阻碍的一些抱怨”。  朱光耀表示,正如美国政府代表美方企业向中方提出在准入方面的要求一样,中国政府当然要代表中方企业向美方明确表明中方立场和政策诉求,要求美方对中国企业进入美国提供一个良好的法律制度环境,特别是不要歧视中国的国有企业。  与此同时,美国两家知名研究机构5月4日联合发布报告,建议美国两党应联合向中国发出欢迎中国对美投资的明确信息,同时从联邦政府系统形成统一机制,鼓励中国对美直接投资,确保投资符合美国需求。  报告称,至2020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将达到1万亿至2万亿美元,如果美国能够吸引1万亿美元的中国投资,可望创造70万份工作,有助解决美国现阶段出现的结构性失业危机,加快其经济复苏进程,可谓一种双赢的发展战略。  对此,上海浦东美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周敦仁接受采访时就认为,虽然美国政坛存在“反华”势力,但商业界却迫切希望扩大对华交流。不过,周敦仁也对“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表示担忧,他提醒:中国海外投资不能继续维持“只交学费不盈利”的现状,“必须做足功课再出击”。  人民币汇率:改革方向双方认可
升值幅度仍存异  5月6日,在回答人民币汇率有关问题时,朱光耀表示,汇率问题是一个国家的经济主权,汇率政策是整个宏观经济政策框架的一部分。中美双方对人民币汇率改革的方向认识是一致;但中方坚持改革目标应为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而美方更强调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幅度,因此需要讨论。  在此之前,国内对于人民币升值的争论早已如火如荼,不少专家持否定态度。无论被动升值还是主动升值,在市场升值预期存在一定空间的情况下,都会吸引国际资金尤其是热钱流入中国境内,从而使得资本项目顺差增加,结果反而加大物价上涨压力。如此一来,通过人民币升值不仅无法抑制国内通胀,反而会产生“抱薪救火”的效果,显然不是中国政府想看到的。  对于历次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民币汇率的改革方式总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今年4月16日至25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领袖瑞德率团访华时,对人民币升值保持强硬态度的议员舒默亦在其中,此行目的显而易见,美方要求中国金融监管当局允许人民币更快幅度升值。  而人民币持续大幅升值的背后风险巨大,这也导致中美贸易摩擦开始逐渐升温。人民币升值将导致境外热钱快速流入,促使资产价格飙升,市场面临严重泡沫风险;若泡沫在无限吹大后被国际资本刺破,那么国际资本将获得巨大利润,而留给市场投资者的是“一地鸡毛”。  客观来看,人民币汇率应以实际有效汇率为标准,不能以单纯的兑美元汇率作衡量,如果双方都站在客观的立场上,就不会再这样针锋相对。对此,朱光耀指出,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美双方保持着畅通的沟通渠道。在改革方向一致的前提下,在具体幅度上看法的不同,双方可以通过沟通,通过交流,来深化彼此的理解。  急于改变双边贸易格局
或致“两败俱伤”  海关总署发布的今年1~3月中国对外贸易数据显示,一季度中国累计出现10.2亿美元的贸易逆差,而去年一季度为顺差139.1亿美元。这是中国6年来首次出现季度贸易逆差,其中2月份73亿美元逆差创出7年来最大单月逆差值。  但是,就在今年一季度,中国加工业贸易顺差达771.1亿美元,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加工贸易,第一季度中国逆差将达781.3亿美元,折合年率3125.2亿美元,即中国将成为贸易逆差国。所以,如果按美国要求削减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只能削减加工贸易。  因此,美国为了改变这一趋势,必须使国内生产加工的利润率赶上并超过海外利润率。这里的海外是指全球,主要不是中国。因为,截至2009年底,美国海外直接投资总存量中对中国的投资仅占1.41%。  与此同时,对于中国削减加工贸易的困难在于地方就业和经济增长。仍以苹果公司为例,每年,仅苹果一家给富士康、广达、和硕、宸鸿和胜华等的订单,就约达1000亿元人民币,直接带动中国千亿GDP,解决上百万人就业。因此,现阶段削减加工贸易对中美双方均尚不可行,如果操之过急,将不利于中美两国现阶段的发展需要,而随着深入了解到贸易结构下的经济关系实质,也许本不必要的冲突就会随之化解。  由双边到全球
国际经济稳定是重要前提  面对全球性挑战和两国间存在的问题,中美分别作为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和最发达国家,客观上需要进一步加强沟通与协调。双方通过对话、沟通、协调,可加深相互了解,增信释疑,有助于减少或化解两国关系在今后一段时期面临的潜在风险,对于积极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促进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第三轮中美对话除双边问题的研究和探讨外,还将对涉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中东北非形势对地区和世界经济影响、日本特大自然灾害以及能源价格上涨对世界经济强劲、持续和平衡增长所造成的影响等议题进行讨论。毕竟,国际经济和生存环境的稳定是国家发展进步的重要前提,希望通过以上讨论,促进全球经济持续稳定复苏、减少全球经济不平衡
,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正如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5月6日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所说,一个良好的中美关系,既符合中美两国共同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希望通过讨论,促进全球经济持续稳定复苏、减少全球经济不平衡
,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

图片 1

2010年5月24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举行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式上致辞。REUTERS/Jason
Lee

* 胡锦涛称希望将更多的焦点放在国内增长之上

* 希拉里克林顿要求中国对朝鲜施压

* 中国发改委官员称,第一轮双方讨论了欧元问题,并未触及人民币

北京5月24日电—在周一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开幕之际,中国向美国发出善意信号,承诺将刺激内需增长并谨慎开启人民币汇率体制改革.美国奥巴马政府此前曾表示,中国需要改革人民币汇率机制以使全球经济恢复平衡.

第二届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拉开序幕,美国小心翼翼地处理汇率议题,并对北京长期以来对改革人民币汇率机制的承诺表示欢迎.

不过双方也出现一个小小的不和谐,那就是美国呼吁中国在韩舰”天安号”沉没的问题上,对朝鲜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相比之下,中国则呼吁各方就此保持冷静和克制.

今年稍早美中两国关系一度紧绷,现在双方开始探寻发展稳定关系.尽管中国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币汇率议题上没有新的提法,但他为为期两天的对话设定了友好基调.

他称,”中国将继续按照主动性、可控性、渐进性原则,稳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

胡锦涛表示中国政府希望扩大国内需求,实现更为平衡的经济发展,对于美国政府忧虑的贸易赤字问题亦有所表述.

欲浏览美中贸易情况图表,请点选:(r.reuters.com/duq35k)

在会谈中,美国财长盖特纳表示愿与中国政府合作,削减贸易障碍,发展更为均衡的全球经济.

在人民币问题上,盖特纳表示中国政府的努力方向是正确的.

他称,”我们对中国领导人认识到人民币汇率机制改革的重要性表示欢迎.”

为突显人民币升值将符合中国自身利益,盖特纳表示,市场主导的汇率机制不仅可以令中国保持低通胀水平下的可持续经济增长,还可以鼓励中国民间部门提高生产力和迈向高附加价值的活动.

**美国就朝鲜问题向中国施压**

不过,双方承诺将进行更为密切的经济合作所营造的良好氛围,被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针对朝鲜半岛局势的呼吁有所冲淡.她表示,希望中国加入国际社会,对朝鲜施加压力.此前韩国发布的”天安号”沉没调查报告称,该舰是遭朝鲜鱼雷击中而沉没.

“我们必须一道解决这个挑战,向维护朝鲜半岛和平与稳定的共同目标迈进,”希拉里克林顿在会谈上说.

北京官员已经表示,他们仅希望”低调讨论”人民币汇率问题.美国方面抱怨,人民币汇率过低,从而给予中国制造业厂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迄今为止奥巴马政府似乎也赞同以这种方式处理人民币汇率问题,认为这将给予北京允许人民币升值更大的政治空间.

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在记者会上表示,中美在战略与经济对话上讨论了欧元汇率,但并未谈及人民币.

“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仍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我们认为,在撤出策略时机的选择上,我们必须保持谨慎,”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2009年降至2,268亿美元,前一年则创下2,680亿美元的纪录水平.不过奥巴马政府正极力提振出口,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仍是导致中美摩擦的因素.

–编译 王洋/石冠兰;审校 沈以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