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访华 或重启六方会谈前奏

5月7日,据新华社报道,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的邀请,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5月3日至7日对中国进行非正式访问。就在当天,朝鲜中央通讯社也自平壤发出这一消息。现年68岁的金正日很少公开露面,每一次都是在金正日的访问结束后,朝鲜官方才会透露他此前动向。  低调的陆路访问  这是金正日四年来的首次中国之行,也是他前年传出中风之后的首个外访。金正日自1997年出任朝鲜最高领袖后,先后四次访华(2000年、2001年、2004年和2006年)。不搭飞机的他每次以乘搭火车的陆路方式展开访问,而且行程都非常低调,朝鲜官方媒体一般都在其访问结束后才公布消息。金正日再次访华,或将带来新的区域问题解决契机,引起媒体高度瞩目。外界观察发现,过去金正日访华之后,朝鲜几乎每次都会有积极动作缓解区域的紧张气氛。一般预测,中国可能会要求朝鲜在重返六方会谈的问题上做出让步。新加坡《联合早报》  重返六方会谈前奏?  以越过朝中边境为准,金正日此次对中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访问,行驶距离超过2500公里。凭借这样紧凑的行程安排,他已经消除了国内外对其健康的质疑。金正日交替乘坐火车和轿车,先后访问了大连、天津、北京等三座城市,并参观了各地区的港口及产业设施。在大连和天津与地方政府领导人、企业界人士会面,在北京出席了近5个小时的首脑会谈及晚宴。有分析认为,金正日故意频繁出席各项活动,是为了给外界造成其长期离开也能控制住朝鲜国内局面的印象。朝鲜因货币改革失败而陷入经济困境,并且天安舰沉没事件后在国际社会上进一步孤立。韩国《朝鲜日报》  5月经济状况堪忧  金正日访华及首脑会谈往往只有两个主题:一是谈友谊;二是谈援助。这次访问无疑也包含着这两点。“5月”对朝鲜人来说是个分水岭,此时的种地状况决定下半年及来年的粮食储备状况。短缺的不仅是粮食,还有为种粮食而迫切需要的肥料。最保守计算,朝鲜1年至少需要30万吨左右的肥料。倘若中国不提供这块援助,朝鲜人民将徘徊饥饿的边缘。据朝鲜有关人士的介绍,近日,大米1公斤为600朝币、苞米1公斤为280朝币、汽油1升为1500朝币,朝鲜老百姓的平均月薪为1500~2000朝币左右。公务员拿出1个月的工资只能买3公斤大米,可以说明如今朝鲜经济的实况。英国《金融时报》  本期编译:高玲玲、李华、韩蓄、巩喆

1994年金日成逝世,金正日延长治丧期,决定守孝3年不履行新职,朝鲜国家主席和劳动党总书记这两个职位3年空缺。早在1959年,在陪同父亲访问苏时,17岁的他当着众人的面,跪在地上给父亲穿鞋。

文章摘自《了望东方周刊》2011年22期原题为《金正日历次访华路线图》

鸭绿江跨境大桥上,一列火车疾驰而过。

第二天,韩国和日本的媒体上,迫不及待地充斥着关于这列火车以及乘坐这列火车的一位邻国领导人的报道:他下火车后去了哪里?见了谁?参观了什么地方?此行目的何在?将对局势造成何种影响?

这些新闻的主角就是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

下一站是哪里?

2011年5月21日韩国《中央日报》网站报道,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5月20日上午乘坐火车抵达中国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图们地区,开始了他的访华行程。

与以往一样,金正日此次访华的消息一直没有得到中朝官方证实,直至23日,温家宝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完结前,才提及金正日访华一事,间接证实消息。

金正日此次访华行程紧密。他先在长春市参观第一汽车厂,并在南湖宾馆用餐,之后便乘专列奔向下一站。下一站在哪里?韩国媒体纷纷猜测,先说他将乘专列访问沈阳,后来又改口称他会直抵北京。

直到23日下午谜底终于揭开。韩联社报道,扬州火车站附近突然戒备森严,据此认为扬州八成是金正日的下一站。金正日此行一直在走旧路,先前到访的长春市南湖宾馆,他去年8月底访华时便在此与胡锦涛会面;至于扬州,更是其父亲金日成1991年10月与时任中国领导人江泽民会面之地。

次日,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朝鲜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在访华的第四天来到了江苏省扬州市,寻找1991年金日成主席在这里访问的痕迹,并学习市场经济的有关情况。可能是因为前一天刚从东北三省的长春奔波约2000公里,乘了30个小时左右的火车,所以当天的路线非常简单。但是,其日程的目的却很明显。

当天上午游览瘦西湖之后,金正日接着来到邗江经济开发区。这个地方是由太阳能、风力发电设备、金属板材加工、生物、医药、保健品产业为主而构成的工业区。朝鲜可以从这里看到招商引资创建开发区会得到的成果。

紧接着,金正日又来到了大型超市华润苏果的2层食品区,在这里观看了20余分钟。超市相关人员说,“他特别注意查看了卖食用油和大米的区域”,“还向服务员询问了商品的种类”。扬州市委书记王燕文随行参加了金正日当天突然进行的“市场经济”现场视察。

日本《产经新闻》表示,“有可能到附近的上海等重点城市”,参观经济改革和开放政策在中国的实施和发展,“而他到扬州是为了参观当地的太阳能产业”。

次日,金正日抵达中国东部城市南京,这是他此次马拉松式访问的最新一站。韩联社报道,69岁的金正日在武警护送下和约40辆随行车辆前往了江苏省会南京。随后参观了熊猫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然后下榻于东郊宾馆。在宾馆稍作休息后前往南京郊区参观体育设施和博物馆等。

东郊宾馆是朝鲜前主席金日成访问南京时曾下榻的宾馆。从金正日在南京的行程来看,他是在了解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面貌,也是在探访金日成走过的旧路。

对于本次访华,外媒推测说他可能希望与北京加强经济合作,请求中国提供更多的投资和援助。也有说他很可能希望借助中国向韩国施压,迫使其同意恢复朝韩对话。

韩国《中央日报》的说法是:金正日将通过这次访华向朝鲜国内和国际社会炫耀朝鲜和中国的亲密关系,并会向中国要求粮食等经济支援。此外,他还将通过此行再次确认中国对朝鲜接班体制的支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如此回应此次金正日的访华:中方根据惯例和对来访国的尊重,安排外国领导人访华相关事宜。中朝是友好邻邦,继续巩固和发展中朝睦邻友好合作关系是中国党和政府坚定不移的方针。中方愿与朝方共同努力,推动两国关系持续、健康、长期发展,造福两国和两国人民,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故迹难寻,焕然一新

新世纪的第一个月,一辆专列从朝鲜开来,从丹东入境,转而南下。

与上次不同的是,此次的主要到访地是上海。朱基总理在他此前担任市长的地方,为金正日举行了晚宴,尽地主之谊。

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上海通用汽车有限公司、上海华虹NEC电子有限公司、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宝山钢铁公司、张江高科技园区均留下了金正日的足迹。

面对上海崭新的城市面貌,金正日坦言,上海与他18年前到来相比,除了黄浦江涛声依旧之外,其他地方都“故迹难寻,焕然一新”了。

如此集中地参观上海的企业,让外界对金正日此次访问有了诸多揣测。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通过总统府发言人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朝鲜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十分关心,朝鲜正在谋求成为第二个中国。”

2002年,朝鲜的第一个经济特区——
新义州特别行政区成立。新义州特别行政区作为特殊的行政单位,其特殊之处让西方国家大跌眼镜,它拥有国家赋予的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

新义州特别行政区还能在国家授权的范围内以自己的名义开展对外工作,并可另行发放行政区护照。立法会议员可由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朝鲜公民担任,也可由拥有行政区居民权的外国人担任。

虽然一年之后,金正日任命的特区第一任行政长官杨斌被捕入狱——这位在江苏南京出生的华人因犯合同诈骗、伪造金融票证、非法占用农用地等等罪名被中国检察机关起诉并被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8年,罚款230万元,但新义州的改革在历经波折之后并未停止。

2008年,据南北经济合作相关团体“南北论坛”代表透露,朝鲜计划在当年10月至2013年12月的5年多时间,在新义州开发大规模综合物流园区,并在2010年12月底前建设基础设施,在2011年1月至2013年12月建设入驻设施。

秘密访华的金正日现在在哪里?

2004年4月19日至21日,金正日再度来到中国。当时朝鲜半岛核问题正搅起世界级政治漩涡,朝鲜先后采取了承认铀浓缩计划、重启核反应堆、完成废燃料棒再处理等措施。

金正日此行是否与朝鲜半岛核问题有关,外界又猜测纷纷。

中国官方这样公布:2004年4月19日至21日,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之邀,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对中国进行了非正式访问。中朝两党两国领导人相互通报了各自国内情况,就进一步发展中朝两党两国关系、国际和地区形势及朝鲜半岛核问题交换了意见,取得了广泛的共识。

巧合的是,就在本次金正日抵达中国的前一天,作为六方会谈国之一的美国,其副总统切尼前脚刚刚离开。

由此当时不少分析家在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基础上进一步发挥:金正日选在这个时候来中国,主要是想透过中方得知美国在朝鲜核问题上的想法以及下一步谈判的底线。

法新社当时如此报道,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同中国领导人举行会谈,以寻求经济援助和加强军事联系。同时还希望在如何促进经济发展方面受到中国的启发。

2004年,媒体关于中资企业进入朝鲜的报道层出不穷。当年末,朝鲜宣布在2005年举办“首届平壤国际商贸节”,当时报道说中国将有500多家企业参展。

2006年初,即“商贸节”举办的次年,金正日再次来到中国。他此次访问时间之长,所到城市之多,均高于此前。

他来到了广州、珠海、深圳、武汉等多个城市,参观了涉及农业、科技、教育等多个领域的企事业单位。返回北京后,金正日还在胡锦涛主席的陪同下视察了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

与中国的多个开放城市的零距离接触,是否表明金正日在释放朝鲜开放的信号?这是当年很多媒体对他那次访华的解读。

韩国媒体的“断言”

2006年之后,金正日好几年没有造访中国。不仅如此,从2008年8月开始,他就很长时间没在电视上露面,甚至当年9月9日举行的朝鲜国庆60年阅兵式,他也没有出现在媒体。

但2010年上半年,关于金正日要访华的消息,铺天盖地。

媒体的苦苦等待直到2010年5月,才迎来了呼啸而来的朝鲜专列和低调的金正日。而在前一天,载着199名朝鲜《红楼梦》剧组演员的专列已先期抵达丹东。如此超大阵容,创下近年来国外演出团体来华人数之最。

金正日的首站是海滨城市大连,在这里,他被记者们严密追踪,《朝鲜日报》记者如此描述:“来到金正日下榻的富丽华大酒店对面的新世界酒店大厅。3名日本记者躲在沙发后面,眼睛紧盯着马路对面。”

据朝鲜媒体报道,当日,李克强副总理来到他曾任职的辽宁省专程迎接金正日。

在大连、天津两地参观访问之后,金正日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会晤。

会谈中,胡锦涛代表中国党和政府以及中国人民对金正日再次访华表示热烈欢迎,对朝方在青海玉树发生强烈地震后迅速致电慰问表示感谢,对朝方积极支持和参加上海世博会表示感谢。

胡锦涛表示,中朝传统友谊是两党两国和两国人民的宝贵财富,推动中朝友谊与时俱进发展并世代相传是双方的共同历史责任。

金正日对上海世博会成功开幕表示热烈祝贺,并再次对青海玉树地震所造成的巨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表示亲切慰问。他同时表示,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立场没有任何改变。朝方愿同各方一道,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有利条件。

金正日在2010年8月对中国的再次访问,令很多外国媒体“猝不及防”。其中最“积极”的还是韩国记者。韩国媒体8月26日下出“断言”:金正日已经抵达中国。

俄罗斯《报纸报》也不甘寂寞,不但说金正日来了,还说金正日此行要向中国领导人介绍其接班人的消息。

新华社的相关报道称:
2010年8月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长春同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举行会谈。应胡锦涛的邀请,金正日8月26日至30日对中国进行非正式访问,并在吉林省、黑龙江省参观考察。

在吉林,金正日参观了他父亲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韩国媒体还从该中学一位老师口中套得消息:金正日在校内停留了20分钟,还参观了父亲曾经用功读书的课桌。

对于金正日此行的目的,韩国YTN电视台认为,金正日可能是为了向中国寻求更多援助而来。但韩联社称,金正日急切赶赴中国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想借访问为其子金正恩接班铺路。

本文出处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