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投资者的虎年投资心境

编者按/
2009年8月中旬以来,上证综指3000点争夺战已经进行了20多个回合,至今仍未有明显的方向抉择。按照中央财经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贺强的观点,股市3000点“纠结”根源在于政策与经济错位:经济支撑股市的力度越来越强但比较缓慢,而积极政策的弱化却是一个较快的过程(详见本报3月15日B3版报道《贺强:股市纠结缘于政策与经济错位》)。  这20多个回合下来,券商、基金、私募、产业资本等市场“强势参与方”经历了怎样的“折腾”?在市场上占有绝对优势的他们,为什么也会像普通投资者那样发出“A股市场看不懂”的声音?3000点“折腾”战,还要延续多久,怎样的力量能成为压垮市场的“最后稻草”或者冲破阻力的第一线曙光?  “虎头”“斧头”
股市走向哪一头?  说起来可能有些诡异。  从牛年股市高位遇阻开始,各机构中的关键操作者们,每天收到的研究报告越来越多。近100家具备证券投资咨询业务资格的券商、100多家职业咨询机构、QFII和为数众多的外资投行,都是报告的提供者。这些“研究机构”每天可以“生产”出上千份研究报告。按每年250个交易日计算,每年仅仅是读完这些研究报告,就需要近百名分析师。  所以,在牛年渐远虎年将近时,就算很普通的机构,每天也能收到大量乐观预期,大家一致地对于未来充满希望,有人想象着“牛尾汤”,有人想象着“虎头”行情,还有人认为虎年大市至少会是“两头高”。  斯考特:“现在她是你的了,长官。所有系统均已设定就绪。一只猩猩和两个学徒就能控制她!”寇克舰长:“谢谢你,斯考特先生。我觉得你应该不是在说我。”——来自大片《星际旅行》的台词,被“植入”某大券商的年度报告,以此来表现其对2010年股市的信心。年初机构的自信由此可见一斑。  当其时也,真正能够保持冷静的机构相对稀少,但“少数人定律”却再一次“被证明”。对于A股,真正的市场趋势是逐渐走弱的:先是年前的“牛尾汤”不见了,然后是“虎头”行情,转化为“斧头”行情(掷骰子时,一个五点加一个六点,俗称“虎头”,对于押大的人来说是好牌,而对于押小的人来说,这个点数却被称“斧头”。);寄望于“虎年高开”和“跨年度的大行情”的投资者们,实实在在地被砍了一“斧头”。  眼见得一季度即将过去,未来的A股究竟是“虎头”还是“斧头”?每年一度的“吃饭行情”究竟还有没有?如果业界年初判断失误,我们又当如何应对?笔者对此有一些个人看法。  第一,市场对牛年的股市,至今还欠着一次严肃、认真的总结、辩论和检讨。对机构的报告更需要进行全面的分析和评判。  牛年的最大特征,是绝大多数新兴国家的股票市场已经跌无可跌,比如A股。由于经济基本面受危机影响不大,也由于市场本身仍处于全封闭状态,牛年年初,海外暴跌的金融产品无一能够对于我们的市场产生真正的损害。牛年的中国,GDP仍然保持了8.9%的增长;到了年未,对外出口事实上也已恢复到2008年年初的水平;外汇储备创下历史新高;以央企为主力的新一轮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方兴未艾,“如火如荼”。  以上这些成果,主要是由卓有成效的政府政策推动的。所以,与牛年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真实处境不同,当西方经济大国(特别是美国),对次贷危机所带来的冲击(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方面)的准备均不充分的时候,我们的投资空间却在扩大,而非缩小。  如果考虑及此,虎年股市的处境则大为不同。虎年的内外投资环境,与牛年似乎完全颠倒过来。人民币汇率面临外界的强烈质疑,而这一重要汇率体制的形成机制,近期无望改善。这将带来两个后果:后果之一是美元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继续维持目前的水平,西方国家的弱币(比如近期的英镑)也许会是下一个被抛弃的货币产品,至少也是易跌难涨,债务危机一触即发;后果之二是,虎年全年,如果我国外储继续以低息运行于基础经济之内,宏观经济的结构性调整(至少是具有相对规模的调整)短期内就不会发生,三大市场资源(金融资源、劳动力资源和自然资源)价格不变,至少在相当一段时间之内,结构调整将止于空谈。

短短一个月时间,A股市场再次经历一番大跌的洗礼。从4月16日股指期货上市算起,沪深两地A股市场最大跌幅超过16%。  是谁打响了做空A股的第一枪?谁又在不断做空中国股市?  《中国经营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以社保基金、保险资金为首的“国字头”资金,早在下跌前夜已提前出逃。而在下跌过程中,保险资金和公募基金争相“跑路”又导致了A股快速下跌。  社保逃顶放信号  “前段时间我们还都比较乐观,但现在逐渐变得悲观起来。”早在3月中旬,一位做社保基金投资组合的基金经理和《中国经营报》记者聊天时说,房价的过快上涨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他们对于经济的结构调整逐渐产生担忧。  3月22日,《中国经营报》B1~B3版重磅推出专题报道《股市再临十字路口》,其中《“虎头”“斧头”
股市走向哪一头》一文提出明确警告:预期中的“虎头行情”有可能转为“斧头行情”。之后几天,A股小幅下跌又再次冲顶,但终究选择了后来的大跌。  西南证券分析师张刚统计发现,2010年第一季度末,社保基金理事会及旗下24只投资组合,出现在263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合计持股市值296.85亿元。与2009年四季度的338.43亿元相比,减少了41.58%,减仓幅度为12.29%。即使考虑到同期上证综指下跌5.13%造成的缩水,减仓幅度仍然达到7%。  7%的增减仓幅度虽然不大,但出现在号称“只能赚不能赔”的社保基金上,则通常被认为是“政策顶”的迹象。  除了通过一季报流通股股东名单上得出的仓位变化数据外,社保基金在香港H股上的减持行动也被市场理解为明确的“做空”信号。4月13日社保基金减持中国银行3000万股H股,持有H股比例由14.03%降至13.99%;4月14日减持工商银行1530万股H股,持有H股比例由19.01%减至18.99%。  “大小非”也在不断减持。据统计,仅在2010年3月份,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限售股减持市值就达42.98亿元。  此外,Wind数据显示,信息比较灵敏的券商集合理财一季度合计持股市值变化为62.13亿元,占其总市值的20%左右。而且一季度,券商集合理财整体赎回基金规模也达百亿元。  保险提前减仓一成  5年前才被管理层批准可直接投资股市的保险公司是除公募基金和社保基金之外,入市规模最大的另一类机构。  Wind数据统计显示,截至2010年3月31日,国内保险机构共337次出现在上市公司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上,持股市值合计约790亿元,与2009年底的928亿元相比,减少了138亿元。考虑到同期大盘出现5%的跌幅,实际减仓金额约为92亿元,总体减仓幅度为10%左右。  按照Wind资讯的统计,保险资金中减仓幅度最大的是中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其一季度持股市值减少109.42亿元,占其总持股市值的约20%。其次是泰康人寿公司减少了12.27亿元,占其总市值的约30%;太平人寿保险公司减少了3亿元,占其总市值的70%。

在投资者对虎年股市“虎虎生威”的美好期待中,中国A股市场22日在早盘低开之后,其间虽然偶有震荡上行,但最终上证综指仍以3003.40点报跌收盘。

“宏观经济才是股票市场最终走向的根本动因,随着中国经济重回上升周期,上市公司的基本面也会逐步向好。”位于中国西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的股民邹琬琳说。

“股指期货的推出意味着A股市场从原来的‘单边市’迈向‘做空时代’,有利于股市的平稳发展,避免股市大起大落。”长期投资A股市场的中国股民李善华说,“但股指期货本身是一个风险极高的投资品种,它既可以让投资者获得数倍于本金的收益,同时也可能让其赔得‘血本无归’。”

然而,节后首个交易日的表现与股市未来一年的走向并没有必然的联系,面对“后金融危机”时代更加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以及中国A股市场股指期货上市、酝酿国际板交易等一系列创新举措的推出,复杂与期待,将是中国股市投资者虎年投资心境的两大写照。

事实上,对于虎年的中国投资者而言,提出更高要求的不仅仅是全球经济走向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有来自中国股市自身新变革的挑战。22日刚刚允许开户的股指期货即是其中重要的变革措施之一。

22日,李善华并没有赶到期货公司去开户。“风险太大,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

尽管虎年首个交易日遭遇股市下跌,但不少专业人士仍然对虎年中国股市向好发展抱有信心。齐鲁证券研究所高级分析师马刚说,与牛年中国股市更多依靠政策面、资金面推动不同,虎年中国股市上行的主要驱动力将来自于上市公司业绩本身。在目前国内宏观经济形势继续向好的大背景下,紧缩信号冲击的是股市短期投资心态,中长期走势不会反转,价值投资的理念将更加深入人心。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中率先复苏的中国经济在2010年将走向何方,将是决定虎年股市走向最重要的因素。不少投资者对2010年中国经济和股市的增长充满信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