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收紧 中小银行信贷投放转向

2010年一季度已经接近尾声,北京玉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仍没有拿到银行一分钱的开发贷款。  “银行现在审项目特别细,甚至还要求我们提供销售进度的情况,还看我们项目的地理位置,以前贷款并没有这么细。”玉龙房地产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洪庆斌无奈地说。  进入3月以来,一季度银行信贷额度所剩无几,《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多家银行采取措施骤然“收紧”开发贷款。开发贷的冷暖,令洪庆斌和其他中小房地产开发商感同身受。  对于银行而言,受制于贷款额度“管控”的同时,开发贷既要保持“选择性增长”,又要防止信贷风险,拿捏两者之间的平衡难度增大。  审批从严  按照今年监管层“3:3:2:2”均衡信贷季度投放比例计算,一季度新增计划投放占全年7.5万亿元的信贷新增总量的30%,即2.3万亿元。央行已公布1月、2月新增贷款分别为1.39万亿元、7001亿元,3月所剩的2100亿元左右新增贷款额度则显得捉襟见肘。  “3月我们北京分行就没放过一笔开发贷款,2月分行仅放了一笔。分行实行日报制,每天向总行报贷款数据,现在没有放贷额度,开发贷很难放。”某股份制银行北京分行公司业务部人士说。  据悉,为了加强主动信贷结构调整力度,防范行业集中度过高带来的风险,该行总行已下文通知,从3月1日起开始对开发贷款恢复立项程序,即上报开发贷款项目之前,总行公司部要先立项,并进行审批前筛选项目,等总行公司部同意立项后才能进入风险管理部的审批程序。  “此前分行的开发贷款并不需要上报总行,直接可报给分行风险管理部门审批,现在增加项目立项程序,实际上是收紧开发贷审批。”上述公司业务部人士说。  这家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相对较高的股份制银行从3月起对开发贷的产品结构和业务结构“动真格”:严格控制商用房开发贷款和国家机关集资建房贷款;严格控制远郊区房地产项目贷款;对于房地产授信目标企业名单外的新增贷款客户实行严格控制;择优支持“总对总”授信(银行总行与开发商总部签订的融资安排)。“截至1月底全行新增房地产贷款已经达到73亿元,但全年的房地产贷款新增额度不超过150亿元。”前述公司业务部人士说。  民生银行(600016.SH)、兴业银行(601166.SH)等中小股份制银行人士均向记者表示,现在针对房地产的融资都在收紧,银行已经没有新增额度,开发贷融资暂时比较困难,除非个别优质客户或者长期合作的客户会有特别的资金安排考虑。  除了中小股份制银行外,国有大型银行的开发贷也趋紧。记者获得的某国有银行总行的一份关于房地产开发贷款管理指引文件显示,2010年该行房地产开发贷策略是“选择性增长”,并可适度提高行业信贷余额占比,“但应按组合管理要求严格控制总量,把握贷款节奏”。  记者获悉,该国有银行的开发贷业务重点投向于普通住房开发贷款,新发放房地产公司贷款(包括住房开发、商业用房开发和土地储备贷款)中,住房开发贷款比例应不低于80%。审慎发放商业用房开发贷款,适度控制土地储备贷款,严格限制支持高价地和地王项目。  据了解,该国有银行总行要求各分行动态开展房地产贷款压力测试工作,定期对房地产贷款进行排查,对客户或项目异常情况及时查明原因、调整授信策略。各分行要加强对房地产信贷业务的贷后管理,公司业务部门要提高现场走访的频率,原则上每月对客户和项目进行现场走访,每季度提供贷后分析报告,对于还款能力弱化的企业,制定一户一策的贷后管理措施。

摘要:
据中国经济网报道,记者从多条渠道证实,占据信贷市场大半江山的中、农、工、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10月底已停止了新增开发贷款审批。而此次不同于之前的月度性停贷调节奏。
11月7日,工行总行授信审批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工行已完成了全年的信贷任务,包括北京分行在内中国四大行将停对地产商放贷据中国经济网报道,记者从多条渠道证实,占据信贷市场大半江山的中、农、工、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10月底已停止了新增开发贷款审批。而此次不同于之前的月度性停贷调节奏。
11月7日,工行总行授信审批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表示,工行已完成了全年的信贷任务,包括北京分行在内的多地分行都停止了新增开发贷的发放。类似的说法也相继从中行、建行、农行内部人士口中得到确认。中行总行公司业务部的信贷人士更为直接:「一般各分行开发贷投放得更早,三季度就完成了全年的投放目标。」
国寿资产管理公司一位人士也证实了这一情况:「我们对四大行的调研发现,新增开发贷在10月份就基本停止了。」
「当前我们正在进行年度总结,新增已不可能,存量信贷资产的置换空间也有限,再加上四大行背负更多配合调控的任务,开发贷基本就算停了。」在工行负责人看来,2011年的新额度到来之前,勒紧裤腰带是开发商惟一办法。
更坏的消息还在后面。11月10日,央行决定再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配合着「十二五」的保民生、调结构目标,监管层防通胀、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化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在可预期的后市监管下,开发商即使挺过今年的信贷空窗期,2011年面临的信贷环境也不见得比今年好,甚至更差。「防通胀措施会加强,地产调控也会持续,预计明年的地产信贷供应会减少两成。」上述工行信贷负责人预测说。
开发贷断粮
早在8月底,农行曾给各分行下发通知要求暂停开发贷发放。与此同时坊间也传出中行、建行、工行暂停开发贷审批。
尽管农行行长张云随即强调,开发贷只是暂停8月24日~8月31日一周,并仅限于农行自身调整,另外三大银行也纷纷辟谣表示开发贷正常发放,但彼时日渐严厉的多部委地产联合调控以及各商业银行普遍抢贷的习性仍不免让市场对四大银行的表态心生疑虑。
「农行上半年的激进,恰可说明地产行业早放贷早收益对银行业绩的重要性。」上述中行信贷人士分析,「年初开发贷占比最重,到三季度结束,其实各银行已基本把全年规划的地产信贷计划放完了。」
再反观8月末的时间节点,按照银行所谓的信贷发放时间表,地产信贷正接近尾声。这正是此前市场怀疑银行,尤其是四大行表态继续发放开发贷真实性的缘由所在。因此当10月份四大行及另外两家股份制银行被银监会实施为期两个月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时,坊间更加笃信了四大行的超规模信贷,以及四季度新增贷款增速的不可持续性。
「四大行的盘子大,稍微松动,就会放出很大的量,所以银监会对四大行的监管更加密切,这也对市场起到调控风向标的作用。」尽管银行对地产信贷情有独钟,但上述工行信贷负责人表示为了配合国家宏观调控,在前三季度抢先完成开发贷投放后,四大行要想在剩余不多的信贷余额中新增开发贷已是难上加难,「尽管不会被命令叫停开发贷,但不配合的话『被窗口』、『被谈话』也很容易。」
「为了防止地方分行权力过大,杜绝业绩贪婪与金融风险,四大行当前都是采取中央集权的方式,由总行对地产企业进行授信与贷款控制。」上述工行信贷负责人解释,总行对各个分行也都设置了因地制宜的信贷新增额度,「分行的每一单结算数据都会被总行直接提取,对分行进行实时监督,新增额度用满了,就不许再发放新贷款,但可从存量信贷中置换。」
「现在这个通道不会起作用了,银监会的多项监管已经把这些通道堵死,即使是在新成立的银行间资产信贷转让交易平台上,被交易的信贷资产也鲜有中长期的地方平台与地产信贷。」中行人士认为过去「先放贷,后置换」模式的打破,也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当前的开发贷断粮。
2011年开发贷降两成?
再融资关闸、上市梦断、私募拆借成本高企,再加上行业调控笼罩在市场上的观望乌云,已经迫使更多的开发商将下一年度的计划押宝在2011年的信贷开闸上。
银行也正在积极地把真空期排队的融资需求转换为明年的客户项目储备。「到11月中旬,我们会基本结束一线开发商新一轮的授信,并完成明年一季度的项目储备。」上述工行信贷负责人表示在挺过今年的年关后,将为开发商开启新一轮的融资。
但这一切在银行眼中并不意味着开发商的融资困境能够柳暗花明。「明年的货币供应以及银行信贷总量预计不会超过今年,地产行业的调控也依然会持续。」上述中行人士的态度开门见山。
「今年监管部门主要做了三件事,整治地方融资平台、房地产以及『三高』行业不良贷款的信贷风险,这实际上是在调控的基础上使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逐步回归常态化。但明年监管部门还要加上第四件事,防通胀。」中行人士认为。农行总行资产负债处研究员保持了同样的观点认为在四件事的共同作用下,明年的货币供应与新增信贷将进一步回归常态。
持类似观点的群体还在扩大。11月11日,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发表研究报告称,在防通胀的调控预期下,可以预见我国将持续经历政策密集期,估计明年信贷投放难超7万亿元。
对此,上述工行信贷负责人表示,预计工行2011年的开发贷会比今年回落两成。「根据我们完成的授信情况,招、保、万、金为代表的一线房企额度并没有太多变化;出于地方平台风险控制,我们介入的也不会超过100个。」

2011年开年伊始,业界普遍认为:信贷将收紧,对银行的监管将更严厉。在观望和谨慎中,额度紧张的中小银行开始寻找新活法——通过信贷风险评估,谁给的利息高,贷款就给谁。这是否意味着只有暴利行业才能顺利获得贷款?  在严厉监管下,这些规模偏小的银行还有什么办法使自己活得更好?  额度紧张
中小银行缓“冲贷”  每年1月份,“冲贷款”是银行的惯例。目前,各家商业银行已将2011年信贷额度陆续下发到分支行,新一轮新增贷款投放潮已初步显现。  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各家银行的存贷比情况不一样,表现出来的放贷冲动不尽相同。部分中小银行目前的存贷比处在高位,不敢“冲贷款”了;而部分银行存贷比低,放贷额度就高些,“冲贷款”的冲动仍然较大。  “现在我们行的新增贷款只有一点点,放出来的贷款很少。我的客户2010年底审批好的,都放不了,没有额度了。”1月5日,也是2011年的第二个工作日,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公司业务部的一位人士很郁闷地告诉记者。  事实上,该行在2010年11月,就已经用完了2010年全年的新增贷款,此后,只能收回一点放一点。2010年最后一个多月申请的贷款,客户都要写承诺函,同意推迟到2011年年初放款。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1月份该行的新增放贷额度有限,开年即告急。许多已获审批的客户仍拿不到贷款。  这在整个银行业并非个例。2010年年底,由于贷款额度用尽,许多商业银行“被迫”搁置大量的贷款项目,等着2011年年初放贷。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银行不敢在开年“冲贷款”,是因为忌惮央行即将出台的监管措施。业界盛传,央行已制定出一套规范的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计算方法,将在2011年起对各银行按月测算并实施差别存款准备金率。  果真如此,部分信贷增速快、资本充足率低的小银行很可能会“被”上调准备金率。正是担忧这种差别存款准备金率的“惩罚”措施,部分银行抑制了“冲贷款”。  但是,一些资本充足率较高、存贷比较低的银行仍然按部就班地“冲贷款”。“1月份的放贷肯定是最多的。”1月5日,某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公司业务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行的存贷比不成问题。信贷额度是由总行在内部各分行之间进行调剂,在额度不够时,分行会向总行反映,由总行进行协调。我们广州分行由于放贷收益高,所以总行给我们调拨了一些额度,在2010年年底,多数银行没钱放贷的时候,我们仍能每天放贷。”  流动性收紧
贷款利率普涨  2011年的信贷收紧已经成为共识。2009年,信贷投放达到十万亿元,但至少有1.5万亿元的资金被结转至2010年使用。而2010年,又新投放了7.5万亿元贷款,这样,实际可用信贷资金至少有9万亿元。加之还有2万亿元的银信理财,银行业提供的信贷资金有11万亿元之多,大大超过了2009年。2011年,虽然央行尚未最终定下全年信贷额度,但目前业界普遍估计在7万亿~7.5万亿元之间,所以,银行体系提供的流动性将较2010年有三四万亿元的缺口。  在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下,贷款利率水涨船高几成定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