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萄京史玉柱陈金霞潜伏青岛赛轮 IPO被否算盘落空

12月1日,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审核赛轮股份等4家公司创业板的IPO申请。在当日过堂的四家企业中,只有一家通过,两家被否,还有一家被取消资格。  当日晚间,赛轮股份创业板过会失败的消息就已公布,赛轮股份是地处青岛的一家轮胎制造企业。  据赛轮股份的董秘宋军透露,此次过会被否与轮胎“特保案”有关。但另有知情人士12月2日向本报记者透露:“实际上,赛轮股份盘子太大也是过会审核不通过的原因。”  突击扩股
史玉柱等埋伏其中  赛轮股份过会被否受到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史玉柱、陈金霞等资本大鳄埋伏其中。  今年6月25日,赛轮股份的200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上,同意陈金霞以及15名新股东以4.4元/股的价格增资,增资后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加至2.8亿元,赛轮股份的股本也增加到2.8亿股。而一个月后,赛轮股份就正式向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提交了材料。  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上增资的股东就包括了史玉柱等。史玉柱通过上海顺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对赛轮股份进行增资,增资228万股。  史玉柱靠做保健品生意发家,后造珠海第一高楼资金链断裂,又靠黄金搭档而翻身,他的名字早已被资本市场所熟知。  而陈金霞则是原“涌金系”掌门魏东的妻子。自去年魏东自杀后,陈金霞就接过了丈夫的职位。陈金霞增资455万股,增资后其共持有1707.49万股。陈金霞2007年11月进入赛轮股份,当时赛轮股份以每股5元的价格向陈金霞等34人增资5800万股,其中陈金霞个人购买1100万股。  同时增资的还有郑海若、何剑锋等。上世纪90年代,郑海若主要进行整合上市公司、到处竞购法人股等投资活动。目前,郑海若依靠其控制的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资本运作。目前郑海若持有云南城投1734万股,是第一大流通股东。郑海若购买了赛轮股份700万股。  何剑锋是美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享健的儿子,通过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购买赛轮股份300万股股权。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赛轮股份盘子太大是证监会否决其登陆创业板的原因之一。而这些资本大鳄突击埋伏赛轮股份,显然不是基于对公司盈利能力的肯定。  分析师表示,2009年由于汽车市场消费的旺盛,赛轮股份2009年上半年每股收益就达到了0.16元,折算发行后摊薄每股收益为0.12元,照此来看赛轮股份全年摊薄后每股收益可以达到0.28元。按40倍发行前市盈率来计算,赛轮股份的首发价格可能在11元左右。  对于史玉柱等资本大鳄的突击潜伏,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向本报记者表示,“史玉柱等在几月之前以4.4元每股的价格购买赛轮股份的股权,转身即可获利2-3倍,这种把股市当自家提款机的做法,监管部门不能纵容。从长远看,这不利于资本市场的发展壮大。”  盈利能力不足
或为过会被否又一原因  据行业研究员分析,赛轮股份盈利能力不稳定也是过会被否的原因。  赛轮股份的主要产品是子午线轮胎,而轮胎生产的主要原材料是天然橡胶,有业内人士称,橡胶成本占据轮胎总成本的30%-40%,因此,橡胶价格对轮胎企业的影响非常巨大。  据了解,近年来,天然橡胶价格整体呈上涨趋势,受到气候、供需、贸易、汇率等因素的影响,未来天然橡胶价格仍然可能继续上涨。对赛轮股份利润可能产生较大的影响。  赛轮股份董秘宋军说,赛轮股份被否,主要和近期美国推出的“特保案”有关。  2009年9月11日,美国总统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小轿车和轻型卡车轮胎实施为期3年的惩罚性关税,即在4%的原有关税基础上,自9月26日起的三年分别加征35%、30%和25%的附加关税。基于正常的价格判断,中国半钢子午线轮胎出口美国市场将受到重大影响。  赛轮招股说明书也显示:“特保案”对赛轮股份本次募投项目会产生一定负面影响。针对美国特保案,赛轮计划调整1000万条半钢子午线轮胎项目未来三年的全球市场规划,但是仍然不能完全消除美国“特保案”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的负面影响。  昨日,赛轮股份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我们上市的目标不变。”

奥门新萄京,1日,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审核青岛赛轮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轮股份”)等4家公司创业板的IPO申请。当日晚间,中国证监会宣布,赛轮股份的首发申请未通过。  记者发现,与已经上市或过会的其他公司相比,赛轮股份简直是个巨无霸,其发行前后股本比一些主板上市公司还要大。  公开资料显示,赛轮股份目前股本为2.8亿股,拟发行9800万股,发行后总股本为3.78亿股。  比其庞大规模更惊人的是,赛轮股份股东名单里或明或暗地显现出一大群国内知名的资本玩家,如巨人投资的史玉柱、涌金系新掌门陈金霞、因云南铜业(000878)一案而出名的富邦系掌门郑海若、美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等等。  赛轮股份能在“美国特保案”的不利背景下,以其庞大的身躯,一路闯关杀入创业板待过会名单,不知道这些能力巨大的资本玩家起到多大作用。  上市前临时扩股8000万  预披露招股书显示,赛轮股份在向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正式提交材料(7月26日)的前一个月,突击将公司股本由2亿股增加到2.8亿股,而史玉柱、郑海若、何剑锋等资本大鳄正是在此期间进入公司的。  今年6月25日,赛轮股份召开200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决议原股东陈金霞以及15名新增股东以4.4元/股的价格增资,增资后注册资本为2.8亿元。“老股东”陈金霞增资455万股,增资后其共持有1707.49万股。新增的15人中,郑海若购买了700万股,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购买了300万股,上海顺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增资228万股。  很多老股民对“郑海若”并不陌生。上世纪90年代,郑海若主要进行整合上市公司、到处竞购法人股等投资活动。目前,郑海若依靠其控制的富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资本运作。目前郑海若持有云南城投(600239)1734万股,是第一大流通股东。  广东盈峰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是美的集团董事局主席何享健的儿子何剑锋。目前该公司是上风高科(000967)第一大股东,占其40.21%的股份,何剑锋目前担任上风高科董事长。  公众并不熟悉上海顺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但说起其老板就无人不知了,他就是靠做电脑起家、靠做保健品发家、被珠海第一高楼压垮后又翻身的史玉柱。史玉柱与青岛资本界并不陌生,他在几年前曾经重组过青岛国货,现在更名为“民生投资(000416)”。  “涌金系”掌门提前埋伏  陈金霞是原“涌金系”掌门魏东的妻子。2008年4月29日魏东在北京家中跳楼自杀,之后陈金霞接替了丈夫的职位。后据《财经》杂志报道,魏东的死因可能与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案有关。魏东生前政界、商界关系极广,总身价超过200亿元。  “涌金系”规模庞大,其直接控制的上市公司就有九芝堂(000989)与国金证券(600109),此外还持有大华股份(002236)、青岛软控(002073)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权。  陈金霞2007年11月进入赛轮股份,当时公司以每股5元的价格向陈金霞等34人增资5800万股,其中陈金霞个人购买1100万股。  陈金霞进入后一个月,即2007年12月24日,赛轮股份有限公司就改制为股份公司,通过按净资产2.393:1比例折算,公司股本由1.7565亿股扩张成股份公司的2亿股。  其实“涌金系”与赛轮股份渊源颇深,目前魏东名下仍持有青岛软控2.16%的股份,而青岛软控正是赛轮股份公司前身青岛赛轮子午线轮胎信息化生产示范基地有限公司的主要发起股东之一。目前,青岛软控仍持有赛轮股份11.39%的股份。  赛轮股份发行前每股净资产3.28元,2006年-2008年以及2009年1-6月,销售收入分别为5.98亿元、11.72亿元、18.75亿元、9.4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336万元、5328万元、2630万元、4448万元;每股收益分别为0.12元、0.36元、0.11元、0.22元。公司盈利能力一般。

近期,创业板“冲刺阵营”出现分化,多家公司在终点“撞线”的刹那黯然出局。若以11月2日创业板IPO续审为分水岭,其后的创业板IPO过会率一直处于低位,审核当日均有公司遭否。据记者统计,11月2日以来,创业板发审委共召开10次会议,合计审核了21家公司的IPO申请,有9家遭否,“过会率”仅为57.1%,另有1家因故取消审核。而之前,创业板发审委密集审核了31家公司的IPO申请,仅2家冲关失利,“过会率”高达93.5%。

令人遗憾的是,两家经营汽车零部件的企业成为被否的主角。

上海同济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目前,在4家闯关失利的创业板公司中,上海占两席,另两家分别地处北京和南京。从预披露材料看,这些公司的“硬指标”显然不存在问题,多数公司的财务数据表现抢眼,被否的真正原因无从确认,但从公开资料中可察知蛛丝马迹。

从事汽车设计的上海同济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失利原因或与股权结构有关。资料显示,同济同捷共有股东51名,包括11名境内法人股东、2名外资法人股东、35名境内自然人股东和3名境外自然人股东,其股权布局令人眼花缭乱。

上海同济同捷科技股份公司是中国最大的汽车设计公司,也是中国最早一家汽车设计工程公司。上海同济同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本次计划发行4540万股,发行后的总股本为1.82亿股。公司主营业务是汽车整车、零部件、汽车高新技术。达晨2009年3月联合几家投资机构,对该公司增资逾5000万元,其中达晨认购了482万股。达晨认为其也符合创业板上市条件,也是自主创新的典范,但令其遗憾的是,该公司成为创业板发审委严格控制门槛的见证,最终没能加入首批IPO名单。

赛伦股份被否事关“特保案”

赛轮股份过会被否受到资本市场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史玉柱、陈金霞等资本大鳄埋伏其中。

今年6月25日,赛轮股份的200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上,同意陈金霞以及15名新股东以4.4元/股的价格增资,增资后注册资本由2亿元增加至2.8亿元,赛轮股份的股本也增加到2.8亿股。而一个月后,赛轮股份就正向证监会创业板发审委提交了材料。

第三次临时股东会上增资的股东就包括了史玉柱等。史玉柱通过上海顺泰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对赛轮股份进行增资,增资228万股。

分析师表示,2009年由于汽车市场消费的旺盛,赛轮股份2009年上半年每股收益就达到了0.16元,折算发行后摊薄每股收益为0.12元,照此来看赛轮股份全年摊薄后每股收益可以达到0.28元。按40倍发行前市盈率来计算,赛轮股份的首发价格可能在11元左右。

赛轮股份属于创业板上会公司中的“超级大盘”。资料显示,公司发行前总股本为2.8亿股,本次拟发不超过9800万股,上市后总股本将达3.78亿股,上市拟募集资金5.14亿元,若按照公司今年上半年每股收益0.22元、以创业板平均发行市盈率推算,赛轮股份上市后发行价将超过20元/股,募集资金规模可能高达20亿元。业内人士指出,赛轮股份的“体量”已远超创业板设定的规模,在中小板上市更为适合。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许多公司冲刺创业板上市失利,但能从众多中小企业中脱颖而出,表明其基本面相当不错,多数公司并不存在“致命伤”。在“对症下药”后可望迅速重整旗鼓,转上中小板或再上创业板时,成功过会的几率将大大增加。

相关文章